陈来水:都是公鸡惹的祸?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有一个时候,我常到东海岸公园快步走,每次经过有四十年历史的东海岸Big Splash时,我都会遇到两只大公鸡。

这两只公鸡,体型健美,形影不离,宛如一对“亲兄弟”,经常一前一后,在Big Splash周边的草地或树丛觅食。许是遇的人多了,两只公鸡不怕生,不会见人就跑,有时还会穿梭在来运动或散心的人群中,自由走动,悠游自在,形成一道相当独特的景致。

当时我一直在想,饲养这两只公鸡的人家是谁?是附近餐馆的主人?还是两只完全没人照料的野生鸡?如果是后者,相信它们很快就会从这片野地消失。

原因无他,因为公鸡会啼叫,打破清静,扰人清梦。

两只公鸡悄悄没了踪影

后来想想,东海岸公园离住宅区蛮远,它的叫声应该不会干扰到民居,但过了几个月,我的猜测没错,两只公鸡悄悄没了踪影。是转移阵地觅食?还是遭人举报被捉走了?不得而知。

这让我想起大巴窑8巷组屋附近,有一组为数不少的鸡群。

那是两三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常到大巴窑8巷的小贩中心用午餐,小贩中心旁靠近停车场进出口处,设有一个简单的神台,安置了几尊神像,供人烧香祭拜。

那时,在神台旁或神台附近的草地,我经常看到一只母鸡,带着几只小鸡雏,咯咯叫用鸡爪扒草扒土,觅食给小鸡雏吃。

鸡群里还有几只成年鸡只,以及一只大公鸡。那只公鸡雄壮威武,体型也比其他鸡来得大,却常欺负其他鸡只,兴致来时,不时昂首拍拍翅膀,展示一下它的威武雄风。

较吸引我的是那只母鸡和五六只小鸡雏。小鸡雏非常可爱,吱吱啾啾叫着,每当母鸡扒到蚯蚓或昆虫之类的食物,就会发出咯咯呼叫声,几只小鸡雏就会闻声涌上抢食。

说也奇快,神台旁就是小贩中心,餐桌和椅子下,随时都有掉落的饭菜和饭粒,但鲜少见到这些鸡只跑到小贩中心里来觅食。

小鸡雏长得很快,不到几个星期,它们已长出较大片的羽毛,开始学飞学跳,彼此也能互相追啄嬉戏。

母鸡依旧带着它们,四处扒土觅食,到了晚上,则带它们跳上神台旁的树上栖息,躲避野猫野狗,也躲避来来往往的人群。

后来不知怎地,这些鸡群一夜间消失,有好几次回到那里用餐,想要看看这些鸡群的变化,始终不得要领。

听附近组屋居民说,这些鸡群都被认定是野鸡,不能在组屋区里四处游走,悉数被捉走了。

呼吁当局手下留情

想不到,事隔三几年,野鸡再度成为热议的话题,皆因岛国许多地方,都深受野鸡滋扰,而且都把矛头指向野公鸡,大清早鸡鸣不停,把好多人从睡梦中叫醒,烦不胜烦。

当局接获的投诉和举报不少,于是立马采取行动,决定展开杀鸡行动,结果民间网上一片哗然。

好些议论除了呼吁当局手下留情外,也都把这次的问题怪罪在公鸡身上,要是野公鸡不啼叫,就不会有这次的“杀戮”行动。

但是世界上有不啼叫的公鸡吗?答案相信没有,大巴窑8巷附近几个相识的居民也这么说。

言谈间,有一两个居民很快联想到早前栖息在神台旁那组鸡群,并且坚定认定,那些鸡之所以成群消失,就是鸡群里那只大公鸡惹的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