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全成:缩水了的称呼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过新年,亲友间的称呼又成了话题。

一个说,现在的人乱乱叫,什么安哥安娣,叔叔伯伯都分不清,更别说舅父舅母了……

一个说,那至少还是个长辈,在职场上才没大没小,个个直呼你名字,也不管他是不是比你孩子还小……

这也没什么,一个说,像叫彼得玛丽的,不是更方便……

当然的事不再当然

30年前,我在晚报写过一篇《长大了的称呼》。那时刚结婚,有两年住在二姐的家,与几个外甥的接触相对多了。有一回,一个十岁不到的外甥问我:舅舅,我长大了还叫不叫你舅舅?我当然对他说:我们的舅甥关系是不会改变的。

30年过去了,有些当然的事已变得不再当然了。

小时候,我们受到的教诲是,自家亲戚都得按辈分称呼,至于左邻右舍,年龄大过父母的名字后面加个伯,如石头伯,他的妻子就叫石头姆;年龄小过父母的就加个叔或婶;年龄大过自己的,名字后加个兄或嫂,未婚的女性加个姐;年龄与自己相若或小过自己的才直呼其名。

打工后,有了所谓的文明称呼,叔伯辈的一律称先生,同辈叫名;女性年龄大的称女士或某太太,年轻的叫小姐,当然也有人一辈子都要人唤她小姐的。

职场上也有论级别的,有人喜欢被称老板或某某总的,也有人喜欢唤他名字的,不一而足。个人还是该称先生的称先生,可以叫名字的叫名字,不论他是你的上司或下属。

‘称呼夹心人’一代

不过,周遭的人并不都是这么想,随着年岁的增长,喊你名字的人,从长辈、平辈,变成年龄越来越小的小辈。二三十年过去了,称呼越来越“缩水”,而且每况愈下,这样的小辈越来越多,已经成为趋势,成为一种习惯,不只大家见怪不怪,反而见怪的要被视为跟不上潮流,跟不上时代。

于是,一方面既维持着自己的称呼习俗,一方面却要应付新的称呼风潮,我们这一代——也许人数不多,遂成了“称呼夹心人”。

还有一种情况是,小时候叫你安哥安娣的——在华语语境,这是小孩对大人的一般称呼,不是什么亲属关系——长大了却叫不出来,或者就干脆不叫了,不是假装看手机,就是装着不认识你了。

这已经是缩水到消失了的称呼。

颠扑不破的物质不灭定律在非物质的传统里,竟是如此地不堪一击。

还好,当年以先生称呼我的一些年轻朋友和同事,如今已年过半百依然以先生称呼,不论他的职位有多高——相隔30年,两代人真是差很大;还好,我的外甥们今日也依然叫我舅舅,还叫他们的孩子喊舅公。刚过的新年,年纪最大的外甥添了孙,我跟我的兄弟已晋级太舅公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