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全成:在台北看书展

“疯子”雷克的《徒步中国》巨型看板。(摄影/ML)
“疯子”雷克的《徒步中国》巨型看板。(摄影/ML)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你们是去偷书啊!女儿WhatsApp。

抵达台北的第二天,寒流来袭,气温骤降8度,我们加了厚厚的外套,还戴上口罩,一出捷运站,就背对着台北101拍照,传给家里的小管家婆——每回出远门,都要我们时时汇报行程。

选择这段时间到台北来,除了逛灯会、赏花,就是要看看这闻名的台北国际书展。

寒流影响不了人流

走进世贸中心一馆,但见人头涌动,寒流显然影响不了人流,迎面那一排比人还高的巨型书本摆设,正向来客宣示着书展厚重的分量。书展像我们熟悉的,分隔成一个又一个的展厅,太小不一,一眼望去,就像是个书的海洋,展厅如密集的岛屿,人们穿梭在千岛之间,寻寻觅觅,找寻最爱。

这里,背包旅行作家吕逸伟正与大家分享他从德黑兰到伊斯坦堡的见闻。那里,专栏作家马家辉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个黑社会”,谈的是小说《龙头凤尾》。那边,两个巨型看板相对应,一个是村上春树高高翘起二郎腿,卖的是《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另一个是从北京走回德国的“疯子”雷克,宣传的是他的《徒步中国》。

看书听讲座,你选哪一样,你听哪一场?兜兜转转,只能说是见识见识,实在分不了身。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还有第三展馆……我原本想找一些新出版的花草树木和与摄影相关的书籍,但都分散在哪里?

感叹之余突发奇想

看看这些数字:参展国家与地区59个,出版社621家,总展位达1780个,文艺沙龙活动930场,以“读享时光”为题的展览,果然是名副其实的亚洲最盛大的出版盛事。

书展共举行六天,我们买的是台币200元的套票,可以天天来逛,但像这样每个展位去找要买的书,得找到什么时候?

短短10天的台北之行,除了看书展,还要逛灯会,又要到处追樱赏花,还有,夫人指定要逛的菜市场、成衣批发中心,还有整条街都卖豆腐的深坑老街……时间如何分配?所以,后来是到台北最大的诚品信义店,专找植物与摄影分类处,一两个钟头就把要买的书买齐了。

书展对爱书人来说绝对是朝圣之地,但对行色匆匆的旅人,就显得像跟团旅游一样,也只能“到此一游”了。在感叹之余突发奇想,假如来个分类书展,让同类的书不分出版社,不分出版国家,统统集在一起展出,让不同爱好的读者专逛心仪的部门,你看多方便,多亲读者!但是,参展为打自家品牌的商家能依吗?场地费谁来买单?

不过,书展不正是为爱书人而办的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