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水:林厝港渔人故事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去造访阿胜,非常偶然。他的渔场就在林厝港的梁宙路上,从靠近华人坟场的林厝港路转进梁宙路,要走多好几公里的路,才能到达他的渔场。

这里已是新加坡最北的地区了,很靠近克兰芝蓄水池,也临近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完全看不到高楼大厦,田园野趣四处可见,纯粹是一片山村景色,它让我想起小时候住在农村的一景一物。

阿胜的渔场很大,开辟了29个鱼池,全养着本地人常吃的一些鱼种,例如尼罗红、巨马甲、tongsa鱼(和泥鳅不同)和巴汀鱼等。那天就是为了巴汀鱼,特地来造访他,想了解他养殖巴汀鱼的情况。

谈起养鱼滔滔不绝

阿胜今年58岁,两鬓灰白,个子不高,许是常年在太阳底下劳作关系,皮肤显得黝黑。

谈起养鱼,阿胜滔滔不绝,年轻时候是从养观赏鱼开始,20年前敢敢拿下这片足有8个足球场大的渔场,养殖本地人常吃的食用鱼,而且是一个鱼池一个鱼池慢慢建立,才达到今天的规模。

站在渔场的进口处,一眼望过去,渔场确实很大,看不到鱼池尽头,阿胜的脸上充满自豪感,可以感觉到他为渔场所注入的心血。

那天他带我和友人参观其中一个鱼池,池里养殖了数以千计,还在成长阶段的尼罗红,密密麻麻,他把鱼饲料撒下去,一只只幼小的尼罗红,活奔乱跳,争着抢食,非常壮观。

阿胜所建的鱼池,每个约略有篮球场大小,我在想,在这么一个不算太大的鱼池里,密密麻麻“挤”了那么多鱼,它们会不会面对缺氧问题?

阿胜说,若是在以前,这样一个传统鱼池,肯定没法养殖那么多鱼,因为鱼儿多,排泄物也多,久了后,这些排泄物无处可去,全混在水里,造成污染,也会滋生细菌,影响池水缺氧,也会影响鱼儿繁殖,甚至死亡。

后来他苦心钻研,让他找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把鱼池做成漏斗状,上面放了截网,并通过旋转式的吸水法,把排泄物往下吸,因为有截网,鱼儿没法去吃或搅浑这些排泄物,隔一段时间再开闸排掉排泄物,池水就变得更干净,也就能养殖更多鱼。

本地养鱼达人

阿胜开玩笑说,把他封为本地的养鱼专家或养鱼达人,应该没有人会有异议。他也很愿意分享这套养殖法,不过他说,至今还未有人向他讨教。

其实,不说不知,阿胜为了这个渔场,曾先后卖掉两间组屋,一间四房式,一间三房式,卖屋的钱全投进渔场里。后来他每年还加注投资,几乎倾家荡产。

卖掉屋子后,阿胜就在渔场旁盖了一间小平房,一家五口包括太太和三个孩子,都住进渔场里,每天跟鱼儿打交道,他太太也成为他的好帮手,只是苦了三个还在上学的孩子,每天必须长途跋涉去上学。

但让阿胜操心的还是渔场的未来。政府在2014年宣布收回林厝港的62个农场用地,腾出空间作为军事用途,阿胜是其中一个受影响户,虽然渔场至今还未收回,政府也让他的租约展延多三年,但面对未卜的前途,阿胜心里难安。

毕竟,这里处处有他心血的结晶,他花了20年的时间打拼,一点一滴积累起来,渔场才有今天的规模,现在却要他面临割舍问题,叫他情何以堪!

阿胜从手机里翻找了一些照片给我看,都是一些渔场的风景照,有晚霞满天映照渔场的照片;有情侣双双在鱼池旁互诉衷情的照片;也有爱侣前来取景的婚照。阿胜告诉我,最近有两部电视剧还拉队到他渔场那里拍摄........

谈起这些,阿胜很是洋洋得意,喜不自胜,暂时忘却“未来”的烦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