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信不信由你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讲求诚信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处世态度。

自古以来,许多大思想家和哲学家都在“信”这个字着墨甚多。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意思是说,一个人不讲信用,真不知道怎么能行。

程颐说:人无忠信,不可立于世。意思是说,人如果不讲忠诚,信义,那么他将无法在世界上立足。

用人不疑非绝对

问题是,很少大儒真正教我们,怎么样才不会错信人。

或许,他们都相信,只要社会上每个人都讲求诚信,就不存在误信的问题。

翻看昨天的晚报,头条新闻就是本地著名发型师李荣达的女佣,被指偷偷把家里的名牌包包和衣物运走了四大箱。

李荣达的女佣跟了他14年,他说关系好到把女佣当家人。李荣达平时工作很少在家,家里都交给女佣打理。因此,他有一种遭“背叛”的感觉。

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其实是很复杂的,“信”也分好几种亲疏关系。有雇主和员工或上司和下属之间的信;有朋友或同事之间的信;有家属和亲人之间的信;也有社会与族群之间的信。李荣达与女佣属于主仆之间的信。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那也不是绝对的。

现在很多夫妻在外工作的家庭都聘请女佣来帮忙照顾孩子及打理家务。很多情况下是“被逼”信任女佣。因此,只能一边聘用一边观察,求神拜佛不要请到手脚不干净的。

如果过了几个月没有出现什么乱子,一般都会放手让她们工作,甚至连家里的钥匙都得交给她们。

问题是,外籍女佣一般都只是两年合约,期满了她随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因此“夹带私逃”的诱惑是相对提高的。等你发现有东西不翼而飞时,对方往往已回到家乡,无从追究了。 因此,这层主仆之间的信必须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

女佣是一个生活空间跟你很靠近,但思想与文化差距很遥远的人,因此要怎么去信任,很考功夫。

关键就在爱与信

昨天晚报还有一则邻国女子来新加坡,遭男网友带回家两度强奸的报道。

那名女子肯随男网友到他家,大概是基于朋友之间的信任,毕竟他们在网上认识已有两年。但这层朋友之间的互信,却没有把网络的虚拟环境考虑在内。他们两人一直只在网上联系,从没见面,当然也无从听其言而观其行。等到正式见面时,可能有一种已经认识很久的错觉,结果女生防备之心大减,惨遭凌辱。当然,这里应该谴责的是男子背弃女生对他的信任,强行施暴。朋友之间的信任被践踏至斯,确实可恨。

还有一则牵涉到亲人之间互信的新闻,那就是我国首个女性自我激进化被拘留的事件。最近当局一直呼吁国人如发现亲人或家属有自我激进的迹象,应当机立断及早举报。这是一个理性和感性可能出现矛盾的问题。

关键就在爱与信。亲人一般会选择相信对方已知悔改,况且举报亲人难免会有一种背弃对方信任的“罪恶感”。理性上或许可以理解,尽快举报是在及早给予亲人机会改过,但情感上却难以面对。家人究竟是该固执地守护这个“小信”,任其沉溺?或是为了不负这份“大信”,忍痛举报?怎么获得别人的信任是修为,要怎么去相信别人是学问;信不信都由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