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不为在行 反而有兴

字体大小:

人有时就是这样,当你得以掌握或从事某项专业或事业时,你可能醉心于自己的这些“宝贝”成果,但可能绝少去评论其他人在同一专业或事业里的成就。这可能是所谓同侪之间的相互尊重吧?否则大家相互鸡蛋里挑骨头,外人可能就会把被相互批判的那一行业看扁了,对大家都不好。

就譬如说,在人文艺术里,我可说唯一勉强还算“就手”的是写作。多年来自己不停写作,坦白说有时甚至连自己的刊出作品可能都来不及读完,更何况是平白无事的去读人家的呢?要读人家写的,除非是需要参考或核实一些资料,或者是读一些娱乐性较高(但又不失风雅)的来轻松消遣一下。至于什么书评等,当然也还是有某方(如作者或出版社或副刊)的邀请,方才拿起该本书来一读,再力求中肯又实际的下笔,与读者们分享一下我的看法。所以阅读对我来说,虽时常为之,但可能只能说是一项“消极”的嗜好。

然而,对于自己“不在行”的一些人文艺术,如绘画、雕塑、建筑设计等,我却时常不由自主地兴致勃勃。我自己连一个简单的人形都画不出来,更遑论立体的雕塑,或住人的建筑物了。以前念工程时必须读绘图这一堂课,但那终归是一板一眼的工程设计,而不是包含大量艺术元素的设计,所以也还得以过关。但应该是自己年青时开展事业的起步是在欧洲吧,一下子被投入那么个充满古今艺术氛围的所在,我就情不自禁的爱上了这些自己一窍不通的艺术领域。

从那时起,每到一个还算有些文化基础的重要城市,除了当地的博物馆外,我还会力求也到主要的艺术馆或画廊等去参观一下。同时,有空时也不断翻阅有关艺术进展、门派等图片多过文字的书籍,尝试去理解艺术的演变。能够亲眼看到、甚至摸到一些著名的艺术作品当然最好,至少也得从图片里领略一番。

后来结交了现在已成为太太的女朋友,爱屋及乌,也对建筑设计深感兴趣,当然也只是鉴赏的兴趣。这建筑呢,最好当然也是得以亲身体验那使用的效果。所以从此外游时,我与太太几乎每趟都有任务,除了一些著名景点外,主要还是去造访一些建筑大师的作品,当然不是“偷师”,而是参考、对比而已,其乐也还是无穷的。

(作者是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