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从崩溃到满足 走入居家看护世界

字体大小:

大特写

我国人口迅速老龄化,目前每八名国人就有一人超过65岁,到了2030年,预计倍增至每四人有一人超过65岁。

加强长者的护理资源成为日益棘手的问题,特别在疗养院床位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让慢性病患在家养老将是关键。

对此,居家个人看护提供另一种选择,让病患在家中接受简单护理,协助家属分担压力。

本期《大特写》带您走入居家个人看护的世界,看看这些蓝衣天使如何帮助慢性病患家属,带给他们最简单的感动。

看护①:家属最依赖的人

“母亲完全认不得我是谁,每天这样照顾她,我真的很累。”

林基泽(69岁,摊位助手)的母亲林红标高龄104岁。每周一至周六,他都先把母亲安置在附近的日间看护中心,再去工作。

对他来说,每天早晨都是一大挑战,因为母亲患严重失智症,生活无法自理,吃饭和排便都得在床上进行。

虽然母亲白天会到看护中心,但早上林基泽还是得帮助她洗澡和换衣,很不简单。

“妈妈完全无法配合我所说的,我也不知道怎样和她沟通。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真的很难做到。”

面对这个情况,家庭个人看护沈佳憓(25岁)成了林基泽每天最依赖的人。

周一至周六,每天早上8时,沈佳憓都会准时到林基泽的家报到。在短短一个小时里,沈佳憓会帮助林红标梳洗和换衣。

沈佳憓是活力国际专业护理公司属下的居家个人看护,目前在大学念心理学的她,发现这份工作既符合她所需的灵活性,也能满足个人发展需求。

这些看护也会视病人的病情和需求,调整每周上门的次数和长度,以便最有效地帮助家人照顾慢性病患。

他们主要负责的工作包括为病患洗澡、陪伴病患到住家楼下用餐,或散步等,让家人能有喘息机会。

看护②:首次帮阿伯洗澡 看护很‘震撼’

“半路出家”当居家个人看护,一开始就得帮男病患洗澡,主妇坦言“很崩溃”。

现年43岁的克里斯蒂育有三名孩子,从小对护士行业抱有浓厚兴趣,但由于家人反对,她最终放弃修读护理课程,毕业后10多年来,一直从事文职工作。

随着孩子们长大,不再需要全程监督,克里斯蒂开始发现越来越有时间和经历追求童年的梦想。

在机缘巧合下,克里斯蒂从朋友口中得知有关居家个人看护的工作,就毅然辞掉文职工作,今年初投身这一行业。

她忆述:“我最先接触的病人是名阿伯,当时必须帮他清洗身体,我这辈子还没看过陌生男性的身体,给我很大震撼。”

克里斯蒂因此一度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这份工作,但在和其他看护交流后,她认识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和满足感。

“和同事交谈后,让我明白这份工作当中有哪些是不能逃避的事,自己的心态也必须调整好,凡事要以病患为重。”

‘我不帮,谁帮?’

工作上虽然必须把屎把尿,但是在和病患接触后,沈佳憓意识到自己有着巨大的责任去关怀病患。

沈佳憓向记者分享工作上面对的辛苦,包括在照顾阿嫲林红标时,必须帮她清除排泄物。

“有一次,她的粪便溢出纸尿片,弄到满身和满床都是,那个味道让我至今仍难以忘怀,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逃开。”

不过,沈佳憓说:“经过那次事件后,我认识到一个道理,如果我不去帮助他们的话,又有谁会去帮助他们呢?这也成为了我努力的动力。”

居家看护更注重 患者家属心灵需求

居家个人看护并非私人护士,两者定位不同,个人看护更注重患者和家属的心灵需求。

活力国际专业护理公司同时拥有私人护士和居家个人看护的业务,而创办人卡利卡强调,两者定位有所不同。

她解释说:“私人护士大多从国外聘请过来,接受过专业的护理课程,能为病患进行医疗护理,如帮忙注射药物等。”

而居家个人看护主要雇用本地人,更注重病人和家属在医疗护理外的需求,极少触及需要专业医疗知识的环节。

不过,卡利卡强调,个人看护在开始工作前会经过两周培训,学习移动病患和与他们沟通。

另外,私人护士住在病患家中,24小时给予协助,而居家个人看护的服务则有更大灵活性。

由于公司同时提供两种业务,必须经由医生或社工建议,根据病患和所需的帮助,以更准确地决定病人所需的服务。

看护帮忙 让家属有喘息机会

聘请居家个人看护并非不孝,活力国际创办人认为,慢性病病患家属精力透支问题必须获得更多重视。

对于照顾家中老人,部分国人还持有保守观念,认为奉养父母是儿女的责任,绝对不可假手于他人。

因此,聘请私人护士,或将家中老人送到疗养院的国人,往往面对负面言论,认为他们是在推卸责任。

但卡利卡说:“家属在照顾患失智症等慢性病患时,精神和体力都会很透支,也可能将积累已久的压力释放在其他人身上,造成人际关系紧张。”

她强调,看护的帮忙能让家属有喘息机会,甚至让他们能有个人时间去处理私事,不必全天候照顾病人。

“新加坡是非常重视孝道的国家,而居家个人看护也不应完全取代家属角色,而是在适当时给予协助,这才是我们的工作。”

辅导员:家属面对多方压力 看护能提供协助

辅导员认为,照顾病患的家属往往比病患本身更辛苦,居家个人看护能帮助家属更好地照顾病患,并应对压力。

触爱家庭服务中心资深辅导员陈汉锡受访时说,病人的重点集中在自己身上,作战对象单纯是病魔。

“但家人的情况比较复杂,必须同时照顾病人的健康,兼顾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往往需要他人帮助。”

陈汉锡认为,家人精力透支是很普遍的现象,家人往往成为病患的出气筒,自身累积的压力却无处释放,久而久之情绪也会受影响。

他说:“居家个人看护可以扮演两个角色,一方面教导家人如何以正确方式照顾病患,同时也可分担心灵上的累赘,让家人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弥补本地护理行业不足

活力国际专业护理公司成立于2012年,公司创办人希望填补目前本地护理行业的不足之处。

创办人尤睿·卡利卡曾任职于一家顾问公司,在2012年自己出来创业时,看准本地护理行业的潜能,毅然投身这一行。

卡利卡说:“当时护理行业还没成熟,大部分人才任职于专业的医院和疗养院,本地市场没有其他的选择。”

活力国际专业护理公司从2012年成立至今,不断分析本地市场的缺乏之处,并提供相应服务,最初推出私人护士服务就广受欢迎。

不过,卡利卡不满足于此,公司在2016年获得新加坡卫生部的招标,为本地提供受津贴的居家看护服务。

“护理市场的潜力很大,有很多其他领域可以开拓,只有仔细观察周遭,就能不断有新灵感,可以进行新的尝试。”

更注重求职者性格 业者高薪仍难请人

高薪招聘仍面对人手短缺问题,业者表示,国人对护理行业缺乏兴趣,是严峻的挑战。

卡利卡表示,和专业护士不同,居家个人看护无需护理相关的证明,因此公司更注重求职者的性格。

“我们的工作需要和慢性病患接触,很考验耐心。虽然有几名接受过专业护理训练的成员,但大部分看护都是中途转行。”

虽然入职门槛不高、福利也不低,但这份工作却乏人问津,卡利卡表示,平均每个月只能招募到两人。

“我们提供的薪金非常吸引人,但国人对护理行业还是有偏见,很难聘请到真正适合的员工。”

她强调,居家看护服务供不应求,公司能帮到的病患人数和人手形成强烈对比,虽然本地还有很多需求,但人手不足导致供不应求。

卫生部盼更多长者在社区养老

卫生部希望更多长者在社区养老,鼓励业者提供不同的护理服务。

卫生部发言人接受本报询问时指出,活力国际专业护理公司在2016年赢得招标,在本地提供受官方津贴的居家看护服务。

据了解,在这之前,提供类似服务的通常都是志愿服务团体和义工。

通过招标,卫生部希望业者能推出品质和价格都具竞争力的津贴看护服务,让更多长者在自己居住的社区养老。

发言人也透露,居家个人看护负责的工作,包括保持病患个人卫生和家庭环境干净、提醒吃药、帮助病患进行刺激脑力的活动等。

采访侧记:正视家属精力透支问题

采访过程中,我不时想起本地多起法庭新闻中,施暴者都会辩解在家照顾患慢性病的老人,因此面对极大压力,才会一时失控或失态。

我也回想起家人在照顾患轻微失智症的奶奶时,所面临的精神压力和精力透支。

如果当时就有居家个人看护服务,是否就能让更多人面对和分担照顾慢性病患的压力,从而避免许多社会矛盾?

当然,这纯属我个人的看法,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承认,在老龄化背景下,这个问题只会日益加重加深。

在护理年长病患时,如何“护理”他们的家人,让他们保持正面积极的心态,值得我们反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