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痴洪瑀声 习武不镶金没包袱

洪瑀声习武,不为输赢,不为利益,只为最纯粹的喜欢,期待借由武术,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洪瑀声习武,不为输赢,不为利益,只为最纯粹的喜欢,期待借由武术,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字体大小:

热爱武术的洪瑀(yǔ)声,几乎每次出国都是为了到世界各地“踢馆”、习武;也因为如此热爱武术,所以他选择不让自己的武术世界和金钱利益沾上边。

他坚持不以武术谋生,甚至推掉日本空道协会的邀请,拒绝担任新加坡空道会长。他的正职是游泳教练。

习武,不为输赢,不为利益,只为最纯粹的喜欢,期待借由武术,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用“武痴”形容洪瑀声(30岁,游泳教练),应该不算夸张。

13岁开始学空手道,过去10年又学了摔跤、泰拳(muay Thai),巴西柔术(Brazilian Jujitsu)、综合格斗(MMA)、柔道和空道(kudo)。除了在本地练武,他经常到世界各地“踢馆”和比赛,积极与不同高手切磋交流。

摔跤场上的洪瑀声。图为4年前在本地举行的摔跤锦标赛。
摔跤场上的洪瑀声。图为4年前在本地举行的摔跤锦标赛。

从东南亚各国到台湾、日本、印度、上海、澳大利亚,甚至俄罗斯,次次远行都留下习武足迹,他甚至不记得到底为武术出了多少次国,也不记得上一次纯粹出国游玩是什么时候。

洪瑀声说:“除非公干,否则每次出国几乎都和武术有关。我无法想象自己的世界没有武术。如果没有习武,我应该还是相当懵懂,也缺乏人生目标。”

2012年,洪瑀声(左)在日本的空手道比赛遇见欧洲冠军Alejandro Navarro。
2012年,洪瑀声(左)在日本的空手道比赛遇见欧洲冠军Alejandro Navarro。

与父共赏李小龙

洪瑀声如此热爱武术,原因可追溯至童年时的李小龙电影。更重要的是,父亲洪添平(60岁)功不可没。

洪添平也是武术爱好者,而且从中学时候就喜欢李小龙。学了跆拳道和国术的洪添平说:“武术在那个年代非常流行,大家都喜欢。”

在洪瑀声大约七八岁的时候,母亲就经常为父亲录下李小龙的电影。他回忆道:“父亲工作忙碌,我总是期待他回家后一起看李小龙电影,以及一起讨论武术。或许从那时开始,我就把武术和那份期待与兴奋的心情挂钩,也因此对武术和李小龙留下深刻印象。”

洪添平(中,打赤膊者)40多年前就学习空手道和国术。
洪添平(中,打赤膊者)40多年前就学习空手道和国术。

洪瑀声认为,自己其实非常幸运。父亲同样热爱武术,却必须为了生活奔波劳碌。父亲在湿巴刹经营冰冻海鲜的小生意,无法持续习武。比较之下,他有更多时间和资源追求自己的兴趣。

第二届空道世界杯今年2月在印度举行,洪瑀声(右)是首名本地代表。
第二届空道世界杯今年2月在印度举行,洪瑀声(右)是首名本地代表。

他说:“父亲无法追求的梦想,我希望可以由我代为追寻。”

现在,两人偶尔也会一起习武。看到洪瑀声“打”得有声有色,甚至远赴世界各地比赛和练习,父亲自然赞成。

他说:“男生就是要出去闯一闯,看一看世界,磨练一下。何况武术是很好的运动。”

爸爸洪添平(右)现在偶尔也会和儿子一起练习,互相切磋。
爸爸洪添平(右)现在偶尔也会和儿子一起练习,互相切磋。

不担心独生子在比武时受伤,或在国外碰上危险吗?洪添平说:“母亲比较保守,难免会担心,我就不担心他啦。从他小时候,我就灌输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判断和主见,我对他非常有信心。”

洪瑀声(右)两年前到泰国曼谷练习泰拳。
洪瑀声(右)两年前到泰国曼谷练习泰拳。

飞日“踢馆”证明自己

看过洪瑀声练武,一定明白洪添平为什么对儿子这么有信心。

大约四个月前第一次见识洪瑀声的武打功夫。当时采访联合早报形象广告系列《陪伴每一天》的幕后花絮,洪瑀声和好友陈伟良(31岁)担任其中一支广告的主角。虽是第一次拍广告,也非专业演员,两人站在镜头前丝毫没怯场,每个镜头都十足配合导演要求,甚至超越导演期待,踢腿挥拳通通到位,每个动作都让人目不转睛。

好友陈伟良(右)用“疯狂”来形容洪瑀声对于武术的热爱。(萧紫薇摄)
好友陈伟良(右)用“疯狂”来形容洪瑀声对于武术的热爱。(萧紫薇摄)

拍摄过程中,洪瑀声空档较多,闲聊时他透露自己四年前到日本“踢馆”的情形。那时已是空手道黑带的他,透过极真(Kyokushin)空手道本地分会会长拿到推介信,单枪匹马到日本极真会馆总部,希望在当地受训。没想到满腔热血碰了一鼻子灰,应门的老外对他非常不友善。

2015年,洪瑀声(中)到日本的极真空手道总部练习。
2015年,洪瑀声(中)到日本的极真空手道总部练习。

他说:“或许是因为没有新加坡人或东南亚人在那里练习过。即便我有推介信,他还是不停问我‘Are you sure? Are you sure?’(你确定吗?),似乎一点都看不起我。”

费了一番唇舌才说服对方进入会馆,接着还必须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能获准在当地受训。洪瑀声在众目睽睽下,逐一单挑日本教练委派的选手,结果一连打败五个对手后,日本教练终于给予认定,并安排他接受比一般培训更具挑战性的“fighter training”(战士培训)。

洪瑀声说:“或许他们认为我贸贸然上门要求培训,其实是来者不善,有意踢馆。但只要你可以证明自己,其实去到哪里都不必担心。新加坡很小,水准不及外国,所以一定要常到不同地方练习和受训,才能进步。”

正是这种自信和不畏挑战的精神,让洪瑀声在多个地区受训、参赛,甚至担任评审时,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更理解不同国情文化。

他举例说明:“俄罗斯人非常强硬,澳洲人相对随和,日本人凡事都一板一眼,特别讲求纪律。但无论哪个地区或国籍,武术就像是共通语言和目标。两个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习武人,可以因为武术而展开对话,正因为有所不同,所以才能彼此学习。

洪瑀声(左二)今年8月受空道创办人东孝之邀,和本地几名空道爱好者一起赴日参加在东京举行的空道协会夏令营,这是他们一起晨跑时的合照。
洪瑀声(左二)今年8月受空道创办人东孝之邀,和本地几名空道爱好者一起赴日参加在东京举行的空道协会夏令营,这是他们一起晨跑时的合照。

“空道”世界杯代表我国

对洪瑀声来说,武术的学习永无止境,所以学了空手道之后,他又学了摔跤、泰拳,巴西柔术、综合格斗、柔道和空道等。他认为:学习不同武术,其实可以相辅相成,也加深造诣。

洪瑀声在本地也练习巴西柔术。
洪瑀声在本地也练习巴西柔术。

他说:“每一种武术都有特色,例如空手道的技法规矩非常多、柔道和柔术不得出拳,拳击则是只能靠出拳。每一套制度都有它的强处和弱点,如果只懂一种武术,其实就学不到其他方面的技术,而且对一种武术越熟练,练习时就越可能缺乏思考和意识。”

自认从小就叛逆的洪瑀声坦言,他不会一味接受所有规矩。他喜欢问为什么,也希望了解武术背后的哲学。

他说:“武术是发现和理解自己的途径,正如人生有许多规则,武术同样有自己的规矩。但并非所有规矩都要照单全收,我会考虑它是否适合我,也会思考自己是否应该改变。我非常享受在不同武术间游走的感觉。”

或许正因如此,洪瑀声才会被空道吸引。空道是日本一种混合武术,简单说是空手道和柔道的结合。比起空手道和柔道,空道历史较短,也相对冷门。创办人东孝(Azuma Takashi)其实先后练过柔道和极真空手道,却因为不满极真空手道容易造成头部严重受伤,也不利于体型较小的选手,而决定在1981年自创一套武术。

洪瑀声说:“空道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它相对开放,而且融入了其他武术的元素。我认为它是最开明(open-minded)的日本体育项目,我可以从中检讨自己。”

洪瑀声在朋友介绍下开始在本地练习空道。为了进一步了解这种武术,他发电邮给东孝自我介绍,结果对方用英文回应:“Are you sincere?”(你有诚意吗?)。为了表示自己诚心学习,洪瑀声立即买了机票,去年12月亲自上门拜访。

或许因为两人都对现有制度存疑,所以见面之后交谈甚欢,东孝还邀请洪瑀声代表新加坡参加今年2月在印度举行的第二届空道世界杯,并安排他和手下名将过招。比赛中,洪瑀声并未夺下奖牌,但他的表现仍给东孝留下好印象,东孝又邀请他今年8月到东京参加空道协会的夏令营和年度会议。

洪瑀声说:“去了日本练武不下15次,以前或许因为经验尚浅,所以会觉得比较紧张,现在感觉比较踏实。”

空道目前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习武者,年度夏令营聚集了世界各地的空道好手一起切磋交流。洪瑀声回国后第二次受访时,透露他受邀担任本地空道分会会长。

原以为洪瑀声一定接下重任,没想到他露出为难的神情。他说:“我其实不太感兴趣,因为说到底,开设分会就会涉及金钱利益,因为必须注册和缴付会费等等。我习武是纯粹的喜欢,金钱和名利我没兴趣。”

用自己的方式经营梦想

把兴趣变成谋生工具,或许是一种幸福。但从洪瑀声的角度来看,兴趣和工作或许必须分开,才有更纯粹的追求。

洪瑀声毕业自新加坡管理学院(SIM)经济学系,毕业后在银行担任客户关系经理,并去了澳洲深造,修读金融学。去年从澳洲回国,小时候的游泳教练洪秉祥邀请他加入游泳学校担任全职游泳教练,他毅然答应。洪瑀声一向喜欢运动,也从国民服役时期开始担任兼职游泳教练,这份工作让他享受教导和分享的快乐。

洪瑀声(右)目前在洪秉祥的游泳学校担任全职游泳教练。(陈来福摄)
洪瑀声(右)目前在洪秉祥的游泳学校担任全职游泳教练。(陈来福摄)

商业元素淡化武术精神

既然如此热爱武术,为什么不当武术教练,或全职选手?洪瑀声解释:“武术圈子越来越商业化,很多事情都是为了娱乐观众。一旦加入商业元素,武术精神就会淡化,我对这些商业活动没有兴趣。武术的价值在于帮助别人,如果要收钱,我认为是一种讽刺。我比较想做的是,在基层推广武术,鼓励更多人习武,并从中获益。”

洪瑀声认为,习武有助培养韧性和纪律,也能提升思考能力。他说:“练习武术,就会习惯输赢,所以在生活中面对失望和沮丧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输了、败了,就想想下一步要怎么走才最有逻辑,要怎么做才能比现在更强。”

“最疯狂”的武友

洪瑀声从大学开始积极推广武术。当时,新加坡管理学院课外活动不多,他带头组织的泰拳活动是最早创立的课外活动之一。他也经常鼓励朋友一起出国受训,也会邀请志同道合的朋友,定期聚餐讨论武术哲学。

热爱武术的洪瑀声,几乎每次出国都是为了到世界各地讨教与学习。(萧紫薇摄)
热爱武术的洪瑀声,几乎每次出国都是为了到世界各地讨教与学习。(萧紫薇摄)

当时陪他一起“开垦”的大学朋友陈伟良说:“Alex(洪瑀声)一直喜欢办活动,也喜欢搞新东西。本地的武术爱好者不少,但大部分只把武术当作嗜好。Alex最疯狂,我们这群喜欢武术的朋友常和他开玩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认真。”

对此,洪瑀声的回应非常正经。他说:“大家说我喜欢当小队长,我承认我是武术朋友之中的‘坏人’,因为我最no-nonsense(不乱来),说一就一。也有人说我对武术的坚持是一种疯狂,但我认为就是要这样,因为推广武术是我的梦想,而且,我要以自己的方式经营这个梦想。”

将拜访李小龙徒弟

明年三月,洪瑀声要进一步实现自己的武术梦想:到美国拜访偶像李小龙的徒弟。他说:“我一直对李小龙的武术哲学感兴趣,‘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法为有法’,这绝对是一个经典,无论经过多少年还是值得我们学习。”

洪瑀声解释:李小龙的截拳道没有套路或固定招式,特征就是没有特征。可以不拘泥于形式,是因为已经到达最高境界,从“有招”变成“无招”,可说是把道家哲学融入拳术,让武术得以升等。

李小龙每部电影,洪瑀声看了至少十余次,李小龙的传记和著作也让他产生共鸣。洪瑀声说:“李小龙去世时才32岁,而我已经30岁了,我希望可以和他一样,发展出自己一套武术,也希望出版自己的著作,分享自己的武术经验和想法。我习惯写日记,也喜欢用纸笔记录想法和心情,希望可以把这些文字集结成书。”

要发展自己的武术谈何容易,但听洪瑀声这么斩钉截铁地说,你会打从心底希望他愿望成真,也开始明白他的上司——李婉婷(洪秉祥的太太)为什么对这个年轻人赞不绝口。

李婉婷认识洪瑀声十多年,亲眼看着他成长。她像形容自己孩子般自豪地说:“他最好的特质就是可以为了爱好毫无怨悔地付出,他一点都不计较得失,也不像很多年轻人那样急功近利,无论做什么都想要立即看到成效。他这份热情非常难得,在年轻人之中尤其罕见,希望他可以一直这么热血下去。”

采访侧记

对洪瑀声的第一(错误)印象是冷漠。

当时采访联合早报形象广告系列《陪伴每一天》幕后花絮,抵达拍摄现场后和两名主角洪瑀声和陈伟良打招呼,后者友善回应,洪瑀声却只是点了头,似乎是不拘言笑的慢热型。

但一谈到自己喜欢的武术,他忽然双眼炯炯有神,生动的描述让人忘记他在不到半小时前予人冷漠之感。话匣子开了,他几乎每一道问题都滔滔不绝,大方分享自己的武术故事和习武心得,兴奋得像小朋友谈起喜欢的东西一样,也像是循循善诱的学长,让人忍不住对武术产生兴趣。

所以完全可以理解洪爸爸为什么对儿子这么有信心。态度开明的洪爸爸说:“年轻人就是要按自己的兴趣走,但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出一番成绩。我知道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计划,所以从来不担心他。”

洪瑀声明年去美国,是否能够成功拜访李小龙的徒弟?又是否可以如愿出版书作和宣扬自己一套武术?有些理想好像高不可攀,但最美的愿望,好像就是一定要这么疯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