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犬抚慰心灵

一只治疗犬会在志愿者指导下,与准备喂它零食的病人互动。(SOSD提供)
一只治疗犬会在志愿者指导下,与准备喂它零食的病人互动。(SOSD提供)

字体大小:

狗对人类有奇妙的影响力,当这种跨越语言的独特关系运用在治疗上,效果可能比药物更佳。

以狗为主的动物辅助治疗日益盛行,与一般家庭犬不同的是,治疗犬接受过专业培训,成为协助人们更快康复的最佳伴侣。

本地动物福利组织拯救流浪狗协会(Save Our Street Dogs)四年前发起Healing Paws项目,让治疗犬走进医院、疗养院和其他福利团体中心,安慰病人和有需要的人。

本期《大特写》带大家走进治疗犬的世界,理解这些另类可爱的“治疗师”如何帮助有需要的人,为他们的生活带来希望与色彩。

还记得第一次带治疗犬到医院慰问病人时,病房里的失智症患者反应冷淡,让王鈺涵(26岁)感到有点气馁。

或许是被治疗犬的活泼可爱打动,患者数个月后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主动与定期到访的治疗犬互动玩耍,脸上也绽放出笑容,让王鈺涵留下深刻印象。

王鈺涵说,年长者较被动,平均需要至少三个月才会主动与治疗犬互动,同它们和志愿者建立较亲密的关系。

她说:“虽然一开始极具挑战性,但看到病人过了一阵子有显著改变,每个月期待我们到访,让我很有成就感。”

王鈺涵是本地动物福利组织拯救流浪狗协会(Save Our Street Dogs)旗下Healing Paws项目的负责人之一。

Healing Paws是协会在2014年初发起的项目,以动物辅助活动为主,志愿者会带治疗犬到全岛各地,让更多人通过治疗犬的陪伴受益。

以狗为主的动物辅助治疗10多年前在本地出现,目前较活跃的有Healing Paws,以及新加坡治疗犬组织定期举办的动物辅助活动。

Healing Paws的动物辅助活动分两种,第一种是一次性活动,例如考试期间到本地学府,让学生通过与治疗犬的互动舒压。

第二种则是较固定的中长期活动,Healing Paws会与机构合作约一两年,每个月进行一次访问,让治疗犬陪伴受益者。

志愿者从四名激增到百多名

王鈺涵指出,动物辅助治疗在近两年更受欢迎,项目从最初的四名志愿者,扩大至目前的100多名志愿者及50只治疗犬。

她透露,项目刚推出时并非一帆风顺,医疗机构及其他组织对动物辅助治疗较陌生,不愿让病人同治疗互动,让协会到处碰壁。

她说:“不过大家渐渐开始意识到这类活动的好处,我们的项目也就越做越大。”

Healing Paws志愿者以国人为主,但近一两年也有外籍人士加入,带着他们的治疗犬一同散播爱心。

20180319_ln_datexie-03_Large.jpg
芭芭拉(左)与玛利亚带着他们的治疗犬参与Healing Paws,每个月到访不同机构,慰问有需要的人。(龙国雄摄)

芭芭拉(Barbara Wright,43岁)在2015年举家搬迁至本地,一年前加入Healing Paws当志愿者。

芭芭拉目前是全职妈妈,之前在其他国家则从事专业训犬师的工作20多年,足迹遍布美国、澳大利英国等地。

她在工作之余不忘回馈社会,会定期带治疗犬参与志愿者活动,包括到悉尼儿童病院慰问癌症病童。

一辈子当治疗犬主人

如今,芭芭拉也经常带五岁治疗犬Ace参与Healing Paws活动。

边境牧羊犬Ace是在七周大时被芭芭拉一家领养,不久后便被训练成治疗犬。

她说:“Ace与兄弟姐妹截然不同,它的性格非常温顺,又很爱结交新朋友,因此我们从小就将它训练成治疗犬。”

Ace和芭芭拉目前定期参与Healing Paws同儿童城(Boys Town)合作的一年计划,每个月与该机构的青年互动。

对芭芭拉来说,成为志愿者最大的收获就是能见证到受益者的改变。

她说:“这些青年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后来期待治疗犬的到来,性格也变得更加开朗活泼。治疗犬与青年之间也培养出无可取代的友情,这就是动物辅助活动的美妙之处。”

芭芭拉指出,未来或许将同家人旅居他国,但她希望不论身在何处,能与治疗犬继续为社会尽一份力。

她说:“这是我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治疗犬主人’的身份也已成为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要我还有能力,我希望能与治疗犬继续改善他人的生活。”

20180319_ln_datexie-02_Large.jpg
芭芭拉当过专业训犬师20多年,她的爱犬Ace七周大时就开始受训成治疗犬。(龙国雄摄)

少妇受益后当义工传爱

治疗犬给人带来快乐与温暖,也有受益者从中获得启发,下定决心成为志愿者,把爱传下去。

来自巴西的玛利亚(Maria Coelho,31岁)去年4月同丈夫与两岁大的波士顿梗犬Benjamin移居我国。

她在两个月后因背部问题在伊丽莎白医院住院一周,当时正好碰到Healing Paws治疗犬到访医院慰问病人。

玛利亚透露,她在住院时无法下床走动,既感无助也很想念爱犬,当时Healing Paws的一名12岁志愿者带着他的黄金猎犬到访病房,给她带来不少安慰。

她说:“现场有几只治疗犬给其他病人带来欢笑,我本身也受益,之后就下定决心成为志愿者,将这份快乐传递下去。”

玛利亚与Benjamin今年初加入Healing Paws,至今已参与两场动物辅助治疗活动,包括到新加坡救世军属下的恩典之家(Gracehaven)收容所与儿童玩乐。

Benjamin性格活泼,可爱的外形也深受儿童喜爱。“它在我们居住的公寓就已经是孩童眼中的‘迷你明星’,平时就对大家非常友善,非常适合成为治疗犬。”

玛利亚笑说,当初买下Benjamin时只把它当成家庭犬,从未想过它会被雇用,有了自己的“工作”。

她也指出,Benjamin能在外面同其他人交流,比整天呆在家里更好。“与此同时,它也能通过自己的能力给大家带来欢笑,这是双赢局面,何乐而不为呢?”

何谓动物辅助治疗?

动物辅助治疗是一种以动物为媒介的治疗计划,通过人与动物的接触和互动,改善身心灵和社交状态。

这类治疗早在30多年前就在美国和英国等地使用,主要以狗为辅助治疗助手。

本地动物辅助治疗师黄愷文(35岁)指出,动物辅助治疗大致上可分为动物辅助活动和动物辅助疗程这两种。

动物辅助活动(Animal-Assisted Activities)

也是Healing Paws项目顾问的黄愷文指出,动物辅助活动一般以“见面会”等较轻松的方式进行,治疗犬与志愿者会到医院、乐龄活动中心或其他福利团体等地,与受益者进行短暂交流。

黄愷文说:“治疗犬在这种情况下可为受益者带来温暖、安慰与快乐,但无法治愈任何特定的健康问题。”

Healing Paws就是本地少数提供动物辅助活动的动物福利组织。

每场活动的治疗犬数量视活动规模而定,但平均会有五只至10只治疗犬。受益者可在志愿者指导下拥抱或抚摸治疗犬,体积较小的治疗犬则可抱到病床或轮椅上,与行动不便者交流。

动物辅助活动没有特定限制或要求,只要没有过敏等问题,一般人都可参与。

动物辅助疗程(Animal Assisted Therapy)

动物辅助疗程则是以特定目标为导向的专业计划,一般针对患有健康或精神问题的病人,疗程按照个人需求定制。

20180319_ln_datexie-06_Small.jpg
本地动物辅助治疗师黄愷文在2013年创办Pawsibility机构,提供动物辅助治疗疗程,同治疗犬Telly和Hope为儿童和青少年进行心理辅导。(黄愷文提供)

例如,专业辅导员可通过该项目协助抑郁症患者,物理治疗师同样可让受过专业培训的治疗犬协助车祸伤者恢复手臂的功能。

黄愷文说:“在这种情况下,治疗犬可为他们提供支持与鼓励,也可提供病人与社会交流的动力。”

她在2013年创办的Pawsibility机构就以动物辅助疗程为主,专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心理辅导。

物理治疗方面,治疗犬可协助病人完成一系列复健动作,包括散步、反复捡回服务对象丢出不同重量的物品,或为治疗犬梳毛等。

参与动物辅助治疗疗程的治疗犬,必须经过严格筛选、培训与鉴定,黄愷文的治疗犬Telly就是在美国受训后才随她回国工作。

具体医疗效果有哪些?

与狗交流能让人产生脑内啡(endorphins)和催产素(oxytocin)等“快乐荷尔蒙”,让人感到愉悦。黄愷文也指出,只要与治疗犬互动15分钟,就可减少血压、心率和皮质醇(cortisol,是人体感到焦虑或受威胁时,肾上腺分泌的激素,有降炎功能)。

她说:“我也注意有了治疗犬后,我的病人更愿意参与治疗疗程。”

黄愷文举例说,她和治疗犬Telly曾为一名患有“选择性缄默症”(Selective Mutism)的12岁女童进行动物辅助治疗疗程,女童在家能与家人有效沟通,但一旦到学校等备受压力的环境就无法说话。

“当初见到这名女童时,她只能通过书写方式与我沟通。”

不过,这名爱狗的女童碰见Telly后卸下心防,与它交流后逐渐学会给出“坐”和“躺下”等较简单的指令。

黄愷文说:“渐渐地,这名女童感到更加自信,敢带Telly出去散步,在它的陪伴下与路人交流,也开始在学校与教师和同学对话。”

20180319_ln_datexie-01_Large.jpg
Healing Paws治疗犬在玛利亚住院时给她带来安慰,让她下定决心带着爱犬Benjamin加入项目成为志愿者。(龙国雄摄)

如何成为治疗犬?

任何狗都能申请成为治疗犬,但过程并非想象中容易,须经过严格筛选,并通过健康检查、动物性情及动物技能等多项测试,才能成为合格的治疗犬。

健康检查包括确保狗儿没有任何传染病,且拥有良好健康状况,也须接受预防注射。

王鈺涵指出,治疗犬服务的对象来自各种背景,部分受益者的行为表现也较难预测,因此须确保狗儿能从容应对。

她说:“例如有些孩童较兴奋时,会拉扯治疗犬的耳朵或尾巴,所以我们会故意以较粗鲁的方式触摸狗儿,以测试它们的性情,测试它能否保持冷静。”

治疗犬正式投入服务前,也须学会听懂“坐、留下、走、趴下、别管(物品)”这五个基本口令。

王鈺涵说:“狗儿处于可怕或不熟悉的高压环境时,可能会较难控制,因此治疗犬不仅须要听懂这些口令,也要轻松完成主人或志愿者给出的指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