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悦读@NLB第19场讲座 林子恒:一带一路五周年 何以继续“带路”全球经济增长?

“一带一路”倡议在2013年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主要以在沿线各国打通公路、港口、能源管道等基础设施,实现沿线经济体协同发展。
五年多来,该倡议已从概念转换为现实,目前已有超过10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文件,中巴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等一系列项目稳步推进。
一带一路倡导互联互通,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亟需的动力。但同时,它也被指项目不透明、将贫穷发展中国家诱入“债务陷阱”等。

西方发达国家也担心,一带一路会把中国方案和标准提升为世界标准,对现有以西方主导的国际贸易与国际秩序形成竞争,甚至是重塑国际地缘政治格局。
站在一带一路五周年的节点上,中国如何总结这些年的经验与教训、如何回应外界的批评?一带一路会不会继续推进?新加坡又能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联合早报前北京特派员林子恒在英美深造,长期浸濡在西方体系,三年前带着理想去中国,发现中国有很多更复杂的层面,不能用单一眼光判断。

他现看待中国问题时,多了一层务实的考量。

由《联合早报》与国家图书馆管理局联办的早报悦读@NLB,将再次聚焦中国,这次将在2月1日的活动上,请来林子恒分享“一带一路”及他在京城的点滴。

早报悦读@NLB每个月第一个周五相约读者,阅读天下大事、小人物心声。下一期主讲人林子恒是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采访组记者。林子恒2016年1月前往北京担任特派员,最近刚归国,在北京拥有三年工作经验,他曾采访中共十九大、两会,也曾远赴朝鲜,去年也赶回来参与特金会采访工作,第一手接触当今最重大的政治事件。

林子恒受访时说,一带一路2013年提出时,不过是个模糊的概念,2016年他到北京工作,甚至在郊区看到一个水果摊挂着“一带一路”的名号做生意,难免会出现一些招摇撞骗的行为。后来中国政府在2017年举办高峰论坛,强调一带一路的重点在于基础建设,其内容才终于明晰。此外,一带一路也是外交策略,它不仅仅是经济倡议,要扩展到文化、教育等其他领域,这个趋势让西方感受到威胁。

不应先做价值判断

林子恒长城.jpg
联合早报前北京特派员林子恒非常喜欢北京的多元。(受访者提供)

一带一路的经济效应很受发展中国家欢迎,它和美国长久以来的经济霸权有何差异?

对此,林子恒说:“美国觉得中国的模式越来越有吸引力,其他国家同时也接受中国式的中央集权模式。我个人觉得两者没差,提供了两种模式,我们不应该先做价值判断。”

林子恒曾在英美深造,长期浸濡在西方体系,到中国三年,他发现问题还有更多更复杂的层面,不能用单一眼光判断。

带着理想去,现在则多了一层务实的考量。

林子恒坦言,许多西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曾认为中国终有民主化的一天,可是在十九大之后,许多人失望了,因此当西方阵营采取强烈的对华政策时,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已无话语权。

除了和官员、政治人物打交道,林子恒也深入偏乡接触乡民。他说,到了中国才发现,一个国家这么庞大,如果要变革,整个国家很可能会乱。如果民主化,给他们一人一票,要如何确保乡区人民具备民主意识?“也许我这么说会显得有点精英主义,但如果中国乱,就是影响14亿人口的生活。”

林子恒就是在各种矛盾中度过三年特派生活。

zb_0121_happy_read_linziheng_Small.jpg
要抵达四川悬崖村,得攀两小时的铁梯,下山特别可怕。(受访者提供)

爬上四川天梯访少数民族

北京清除“低端人口”的时候,他到现场采访受影响的人们。

“我很心酸,这城市这么大,但容不下他们。现在北京规划得很整齐,马路也修得很美,但也失去了character(个性)。清除街边摊贩后,现在真的买不到早餐了。有一段时间甚至连快递员也没有。”

他认为北京政府的手法太粗暴,一味执行政策,没有妥善安排受牵连者。

林子恒也曾深入四川的悬崖村,爬上那著名的天梯,采访当地少数民族,报道中国的扶贫计划。他相当认同扶贫计划,但计划也有争议。悬崖村就在山腰上,必须爬两个小时的铁梯才能抵达,山上的少数民族畜牧农耕,从来不知道自己生活处在贫困的标准。扶贫计划为他们提供新的经济作物,也包括旅游业的开拓,他接触的村民中的确不少人支持改变,希望能够更富裕一些。同时却又回到另一个问题,到底谁有资格或理由去改变他们的生活,或是认定新作物或旅游业就是改变他们的唯一方式?不过反过来,如果当地人愿意接受,外人也很难要求他们保留原始生态。

中国不易被了解

“现在有两个平行的发展,到底是更自由了,还是更不自由了呢?也许你可以说,他们对记者友善,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操作媒体。我总觉得中国是个很复杂的地方,当你觉得收紧时,他们又有自由。”

——联合早报前北京 特派员林子恒

矛盾,中国处处是矛盾。

悬崖村也给林子恒留下特别的回忆。他记得当地领导们兴致很高,问他要喝什么酒,他会意,指定要白酒,开席后,领导们轮番给他敬酒。

林子恒笑说:“我常喝,知道自己的限度,所以每次有人敬酒,我就先夹一块肉吃,结果那天没被灌醉。”

谈及北京的新闻工作环境,林子恒认为,某方面开放了,另一方面又收紧了,可说是当今非常矛盾的现象。

他说,中国官方的新闻办事处,其实对外国记者更加友善了,但与此同时,整个国家的舆论却越缩越紧。

“现在有两个平行的发展,到底是更自由了,还是更不自由了呢?也许你可以说,他们对记者友善,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操作媒体。我总觉得中国是个很复杂的地方,当你觉得收紧时,他们又有自由。我去了三年回来,了解到,中国真的很难全面被了解。或许这样说吧,你永远可以试探红线,毕竟写新闻就是要push boundaries(探问言论的界限)。”


讲题:一带一路五周年 何以继续“带路”全球经济增长?

主讲:林子恒

日期:2019年2月1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时

地点:国家图书馆底层1楼,Programme Zone

报名:https://tinyurl.com/zbonebeltoneroad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