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租赁组屋居民交流

2010年投身社工行列的丘爱莉,每天的任务是到租赁组屋逐门逐户地探访居民,与他们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彼岸社会服务提供)

字体大小:

在彼岸社会服务担任社工的丘爱莉也是一名育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坦言:“与租赁组屋的家长交谈时,我们的话题一般围绕在孩子的教育与健康。我发现,一些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事,对他们而言其实是很困难的”。

40岁的丘爱莉是慈善组织彼岸社会服务的一名社工。

2010年投身社工行列的她,每天的任务是到租赁组屋逐门逐户地探访居民,与他们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

丘爱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们认为,租赁组屋居民所面对的问题,最好是能通过社区内部的支援网络自行解决,而无需第三方的介入。”

因此,除了家访之外,社工们采取的另一项方案是,每三到六个月在组屋底层举办团队建设活动,邀请居民聚首,讨论他们共同面对的问题。

例如,他们曾邀请居住在锦茂路一带租赁组屋的青年一同讨论梦想,包括他们在未来一年想要完成的目标。借助这类对话,社工有时能发掘出更深层的问题,并给予针对性的帮助。

本月初,彼岸社会服务(Beyond Social Services)就为一名17岁单亲妈妈举办聚会,召集她的家人、朋友与邻居,了解如何更好地从旁支持她的育儿之旅。

丘爱莉说:“这名单亲妈妈原本很抗拒社工的帮助,因为担心我们会对她的育儿方式指手画脚,甚至把孩子带走。我们因此希望通过聚会,让她感受到旁人的鼓励。”

“刚巧这个月是她的生日,我们也帮她完成了心愿。她八九岁丧母,愿望是能够再次吃到母亲生前常做的油炸通心粉。聚会当天,社区里另一名母亲就为她烹煮这道菜。”

丘爱莉本身也是一名母亲,育有10岁儿子和5岁女儿。她从社区工作中体会到天下父母心,无论居住在租赁组屋与否,大家面对的课题其实都很相似。

“与租赁组屋的家长交谈时,我们的话题一般围绕在孩子的教育与健康。我发现,一些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事,对他们而言其实是很困难的,例如为孩子报读游泳课或美术班等。彼岸社会服务因此尽力为他们提供这类资源,或是找义工来授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