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梿飘香忆外公

(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还有三天就是新加坡54岁生日,今年也是狮城开埠200年纪念。今天起,《联合早报》通过五名读者的小故事,讲述他们的祖辈和家族,如何在这片土地扎根、繁衍,传承祖辈留下的遗产。


邱黛思忆述,外公的榴梿园靠近河边,空气清新,偶尔还会看到鹤群,不用去度假村也有度假的感觉。

每到榴梿收成的季节,47岁的邱黛思就会怀念在外公榴梿园度过的童年时光。

邱黛思的外公当年因为家乡局势不稳定,从潮州汕头乘船下南洋,先是到马来亚、印度尼西亚,再辗转来到新加坡。

邱黛思受访时说:“外公家境还算不错,不用帮人打工,他在林厝港买了一块园地,种了百多棵榴梿树和红毛丹树。那块地很肥沃,随处挖个洞就能栽种。除了榴梿和红毛丹,还能种木瓜、苦瓜、黄梨、酸柑等。”

每逢周末,外公的榴梿园也成了家庭聚会的好去处。

邱黛思忆述,榴梿园靠近河边,空气清新,偶尔还会看到鹤群,不用去度假村也有度假的感觉。

她和表兄弟姐妹最喜欢在园里来回奔跑,比赛看谁拾到的榴梿最多。

有点泛黄的黑白照片中,邱黛思(左一)还是个扎辫子的小女孩,和几个表兄弟姐妹挨着外公(中)合照。

“外公常提醒我们要小心,不要被掉下来的榴梿砸到。有空的时候,外公也会分享他在家乡的点点滴滴,并叮嘱我们‘简单就是福’。”

这块土地后来被政府征作军事用途,经过重建后,原本的自然生态已不复存在。

虽然外公没再寻找新园地,但邱黛思和家人仍延续着外公对园艺的热忱。“表姐家里有个小花园,闲暇时会种一些花花草草。舅舅也学到爷爷几成功夫,他种的榴梿比外面卖的猫山王还要好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