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为客工排忧解难

黄润尘向来关心社会问题,在冠病疫情暴发前就到帮助客工的非营利组织实习和当义工。(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目前在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主修环球事务的黄润尘认为,客工的艰难处境是复杂又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黄润尘(21岁)向来关心社会问题,在冠病疫情暴发前就到帮助客工的非营利组织实习和当义工。她目前每周二会到“情义之家”的女佣庇护所帮助落难女佣处理劳资问题。

她受访时说,女佣在雇主家居住和工作,得独自面对各种问题和难处,这是她决定帮助女佣的原因。

例如疫情期间,女佣休息日不能出门,休息与工作之间的界限更加模糊,有些雇主会叫女佣在休息日继续工作,却没有补偿薪水。

在女佣庇护所,她的任务包括打电话向雇主解释为什么女佣要离家出走,以及代女佣与人力部接洽,协助女佣更换雇主。

黄润尘去年也在另一个非营利组织“客工亦重”实习一个月,帮助男性客工。她注意到,男性客工行动较为自由,遇到问题较容易到非营利组织办事处求助。

在她看来,客工的艰难处境是复杂又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唯有女佣打点家务事,一个家庭的男女主人才能都出去工作,赚取更高收入,享有优渥的生活。

黄润尘目前在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主修环球事务。她说,自己出身幸运,能过上好生活,对她而言,帮助弱势群体几乎是一种责任。

“我也很有可能出生在孟加拉的某个乡村,得长途跋涉出国做苦工,赚的钱又少。只因为没有出生在那里,我才能有现在的生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