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承父业继传统

吴维斯(图右)自小看着父亲吴圣平(图左)雕刻、挥墨长大,耳濡目染下也爱上这门技艺。(陈慧琳摄)

字体大小:

吴维斯相信是本地最年轻的裱画师之一。他自小看着父亲吴圣平雕刻、挥墨长大,耳濡目染下也爱上这门技艺。

本地提供裱画做框服务的小店越来越少,这冷门的技艺已逐渐被年轻一代淡忘,吴维斯(33岁,图右)四年前却毅然离开所任职的国际晶片制造公司,置身百胜楼的小店里,为这门技艺寻找生机。

吴维斯相信是本地最年轻的裱画师之一。他自小看着父亲吴圣平(多元艺术家,64岁,图左)雕刻、挥墨长大,耳濡目染下也爱上这门技艺。

不过他在理工学院选科时,考虑到理科生的就业前景较理想,便选修了电子工程专业文凭,毕业后到电脑记忆与数据储存设备制造商美光科技(Micron)工作。

闲暇时,他经常会到父亲的店里边学边做,2017年他决定辞职,当起全职裱画师,也提供做框、修补红木家具、招牌设计等服务。

他坦言,社会较不重视人文艺术教育,加上互联网上的廉价商品,使得传统艺术业者难以为继。

为了吸引年轻顾客群,吴维斯透过网络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裱框服务,让年轻顾客群通过裱框开始接触传统艺术。

六年前,他父亲的裱画店为了接近顾客群,从工业区搬到百胜楼,见证了书城里一些由父辈开始经营的裱画店,因面临顾客群减少、后继无人等原因而难逃倒闭的命运。

以老顾客为主要客源的吴维斯说:“投入这行主要是自己喜欢,只要生活过得去,能在传统的基础上再创新,希望能把传统艺术延续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