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派报娘子军 25年不言倦

“冠病病毒阻断措施以来,别人待在家里吃胖了,我却瘦了整整七公斤。”(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今年4月,一些原本帮忙派报的人手因病毒阻断措施等各种原因辞工,谢彩琴只能叫来三个孩子和朋友临时顶替,自己的工作量翻倍。

“冠病病毒阻断措施以来,别人待在家里吃胖了,我却瘦了整整七公斤。”

不是减肥,而是累瘦的。

在男性占绝大多数的本地派报行业,谢彩琴(49岁)是为数不多的娘子军之一,拥有25年的派报经验。

曾是房地产经纪的她,从最开始为了养育孩子赚取外快一早派报,到后来全职投入还雇人帮忙,早已习惯了特别的作息生活。她每天凌晨4时起床,披星戴月驾小货车到蔡厝港提取一叠叠厚重的报纸,和同事合作分派到武吉班让和武吉知马上段的几百户家庭。过后回归家庭生活,积极参加创价学会的活动,晚上11时睡觉。日复一日,每年只有两天报业假期可休息。

送报看似单调,但每天都会遇到新状况。有时一起床,就收到帮手临时无法派报的消息,要马上联系后援接手;遇上组屋电梯维修,只好一层层爬楼梯;刮风下雨天,要想着如何保护报纸不被淋湿;还试过送报途中锁匙意外掉入电梯缝隙,要等维修员“江湖救急”。  

今年4月,一些原本帮忙派报的家庭主妇和退休人士因病毒阻断措施等各种原因辞工,谢彩琴只能叫来三个孩子和朋友临时顶替,自己的工作量翻倍。为了加快送报速度,她开始调整做法,改成统一送报到组屋底层信箱。只有为方便部分年长订户,她才送报到家门。

“原本报纸要在早晨7时半前送完,疫情期间缺人手,甚至要派到10时才结束,还好订户们能理解。以前送报后还有时间吃早餐,最近忙完都快到午餐时间了。”

问派报生涯多年来有什么变化?电话那头的她想了想,“刚入行驾的是大货车,随着越来越多人改成网络读报,我驾的货车也越来越小,利润难免越来越低”。 

不变的是,“习惯了4时醒来的生物钟,就算出国旅行也不例外。我想我会派报派到不能做为止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