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听力受损的听力学家

陈笃生医院耳鼻喉科高级听力学家钟易宏七岁开始佩戴助听器而感到自卑,但长期与听力学家的接触,让他体会这份工作的意义,于是努力追梦,如今通过自身经历,帮助其他失聪患者。(庄耿闻摄)

字体大小:

钟易宏说:“还有许多人对于助听器有一些误解和偏见,甚至听觉受损后还排斥佩戴助听器,我认为必须改变公众对助听器的态度,让它成为如眼镜一样稀松平常,这也能鼓励更多人在出现听觉障碍时主动寻求治疗。”

七岁开始佩戴助听器,让钟易宏一度感到自卑,但长期与听力学家的接触也让他体会这份工作的意义,让他勤奋努力追梦,希望通过自身经历帮助他人。

陈笃生医院耳鼻喉科高级听力学家钟易宏(30岁)四岁时因扁桃体发炎导致听力严重受损,七岁那年开始戴助听器才能听清楚别人交谈的声音。

他说:“当时助听器的技术没有那么发达,挂在耳朵后面非常明显,上课时也必须坐在前排才能听清楚老师。许多同学看到我的助听器之后都会很好奇,但是也有一部分同学会毫不客气地嘲讽,而这也让我感到非常自卑,除了上课之外都不太敢出门,所以性格也变得孤僻。”

这段期间,钟易宏不时会回到医院复诊,听力学家会在过程中给予他许多鼓励。久而久之,他也开始对这份工作产生兴趣,励志成为能帮助他人的听力学家。他说:“我每次复诊时都会询问许多关于失聪和助听器的知识,之后就到澳洲修读听力学科硕士学位。”

身为过来人,钟易宏能更形象地向失聪患者解释佩戴助听器时碰到的难题和挑战,以及如何去适应。他说:“佩戴助听器时可能会出现回音,我就分享经验,如何去适应这种感觉,以及教他们如何通过阅读唇语,避免沟通上的误解。”

钟易宏也积极向公众与学生分享自己佩戴助听器的经历。他说:“还有许多人对于助听器有一些误解和偏见,甚至听觉受损后还排斥佩戴助听器,我认为必须改变公众对助听器的态度,让它成为如眼镜一样稀松平常,这也能鼓励更多人在出现听觉障碍时主动寻求治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