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转当宿舍经理

林国曜结束水疗生意后,中途转业当了一个月的客工宿舍经理。(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林国曜结束水疗生意后,中途转业当了一个月的客工宿舍经理。从平时所见所闻,他感受到外来竞争越来越激烈。

林国曜(38岁)与妻子一起经营的水疗生意因业务欠佳,去年结束营业后,找工作长达一年。

他发出上百份履历,却没有一家公司回应。今年初冠病疫情暴发,让原本困难的求职过程更艰辛。

今年3月,他偶然在网上看到劳动力发展局免费的职业辅导广告,决定前去求助。

职业辅导员看到他有建筑业背景,推荐他到健康客工暂时居住的军营当宿舍经理,合约只有一个月。

自认擅长项目管理和预算的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没想到自己会在临时宿舍给客工送三餐,或顶着烈日当空,身穿闷热的个人保护装备清理垃圾。

“跟我一起工作的另一个人曾是某家公司的财务长,50多岁被裁退。看到他,你会想,这个人挺能干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所幸,上司赏识他的管理能力,公司后来聘请他为长期员工,负责与国防有关的项目管理。

尽管不知道当初求职无门的真正原因,林国曜说,能从平时所见所闻,感受到外来竞争越来越激烈。

他指出,要不是有宿舍经理这个契机让他证明实力,他感觉自己就像许多中途转业者一样,似乎被遗忘。

然而,回归到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层面,他并不排斥外国人。“每个人都要生活,每个人都需要一份工作,不管他是什么人。人往高处爬,他们过来也是想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