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清理海滩垃圾保护生态

SG Beach Warriors(新加坡海滩战士)发起人陈序娟(48岁,图左)参加了国家公园局海龟产卵期义工巡逻团队后,发现本地海滩非常肮脏,危害到自然生态。因此,她在去年7月发起清洁活动,号召国人当义工帮忙清理本地的海滩。(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SG Beach Warriors发起人陈序娟说,团队每个月举办两三次活动,每次会有四五组、每组五人分头在樟宜海滩捡垃圾。她希望下来能带动更多人组织清洁活动,为保护居住环境尽一分绵力。

“当我得知有一些海龟因为海滩上有太多废塑料,无法找到产卵地点,只能返回海里时,我非常难过。”

SG Beach Warriors(新加坡海滩战士)发起人陈序娟(48岁,图左)参加了国家公园局海龟产卵期义工巡逻团队后,发现本地海滩非常肮脏,危害到自然生态。因此,她在去年7月发起清洁活动,号召国人当义工帮忙清理本地的海滩。

之后,她更正式组织了SG Beach Warriors义工团队,定期举办海滩清洁活动。

陈序娟最初只是想要为海龟打造更理想的产卵地点,但后来希望提高国人对环境污染问题的意识。

团队至今已清理超过6000公斤垃圾,当中包括2万多个塑料容器。

陈序娟说,诸如泡沫塑料的垃圾多不胜数,但却很轻,因此垃圾重量不是评估污染情况的理想指标。“新加坡不如想象般干净。其实我们的沿海地区有很多垃圾,我们是一个被打扫干净的城市,而不是一个干净的城市。”

在两名活跃义工唐绍强(53岁,信息技术业人员,图中)和陆琬琳(54岁,家庭主妇,图右)的协助下,团队展开更有系统的清洁活动。最初他们都是到东海岸公园去,但从今年起他们就转移阵地到樟宜国民服役人员消闲与乡村俱乐部(NSRCC Changi)附近的海滩。

团队发现由于地点偏僻,少有义工组织到那里进行清洁工作,那一带也就累积了不少垃圾。团队每个月举办两三次活动,每次会有四五组、每组五人分头在樟宜海滩捡垃圾。

“我们看准退潮的时间段才进行清洁工作。这么一来,我们才能捡到平时连清洁人员也错过的垃圾。”

SG Beach Warriors也希望能带动更多人组织清洁活动,为保护我们居住的环境尽一分绵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