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从建筑认识文化历史

罗功彦自小生活在香港和新加坡,就发现两座城市规划和建筑的差异,从此开启对城市规划的兴趣,并尝试通过相机记录下来。(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罗功彦自小生活在香港和新加坡,就发现两座城市规划和建筑的差异,从此开启对城市规划的兴趣,并尝试通过相机记录下来。

看似沉闷或破旧的粗野主义建筑,却是各国独特的“社会主义现代主义”(socialist modernism)城市规划和建筑风貌,本地城市规划师闯荡东欧和前苏联,记录这份独特历史记忆。

罗功彦(29岁,城市规划师)自小生活在香港和新加坡,就发现两座城市规划和建筑的差异,从此开启对城市规划的兴趣,并尝试通过相机记录下来。

他指出:“每一座建筑和每一个单位的形状和编排,都展现出了不同人的生活方式,记录了不同时代背景和社会思想,更是承载了不同的文化和历史。”

念大学时的一个偶然机会,让他踏足乌克兰,并对当地60、70年代社会主义现代主义的建筑深深着迷,记录下这些独特的风景线。

他说:“即便这些建筑和风景线在今天看来很不起眼,也和亚洲的建筑很不同,但它们确实代表了这些国家的人民在60年代对现代化和乌托邦的思考。”

他指出,这些苏联时期建造的房子虽然抹上岁月的沧桑,“赫鲁晓夫楼”的设计也不符合现代的审美观,但最能让人窥探那个时代的人的生活方式。

罗功彦之后也走访了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等国人较少踏足的国家和城市,虽然语言不通,但凭借对于这些建筑的热忱而耐心留下记录。

他说:“我们在观察别人的生活方式时,也让自己能以更开放的态度去理解他人,并且反思自己的生活环境。”

随着近年有越来越多人关注社会主义现代主义建筑风格,罗功彦会通过社交媒体、博客和参与座谈会,向新加坡和全世界观众分享观察。

他说:“这些建筑有着独特的历史包袱,那些国家也围绕拆除或保留进行讨论,但无论其决定,至少我们已经为它做记录,并让更多人知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