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环保科学家利用自然资源 推动经济同时也应对气候变化

知名环保科学家许连斌说:“我们可以在这场冠病19危机中变得更强大、更环保。”(Nicky Loh摄)
知名环保科学家许连斌说:“我们可以在这场冠病19危机中变得更强大、更环保。”(Nicky Loh摄)

字体大小:

旅居海外16年后,知名环保科学家许连斌回返新加坡寻找新的增长领域,协助新加坡在这场冠病19危机中变得更强大、更环保。

今年初,各国因冠病疫情相继进入封锁后,有关自然界逐渐修复,取回对地球合法主权的故事,为这个饱受致命疾病威胁的世界带来了一些令人兴奋的消息。

然而,许连斌教授却收到一些令人不安的报告。由于疫情严重打击全球经济,亚洲和南美洲各地绝望的民众为了生计,诉诸于非法采伐和偷猎野生动物,导致苏门答腊虎、犀牛和大猩猩等濒临灭绝的物种面对更大的威胁。

领导国大新成立的自然气候方案研究中心的许教授说:“虽然有一些关于空气更清新和野生动物重新出现在自然环境中的正面报道,但冠病19疫情也对自然生态系统造成更大的影响。”

这位知名环保科学家在澳大利亚、瑞士和美国工作16年后,于3月透过一项国家研究基金计划回到新加坡。

许教授(44岁)对保护大自然和维护生计之间长久以来的角力一点都不陌生。

毕竟,他的工作包括制定方案来评估经济增长活动的环境成本,为新加坡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和决策提供依据。

这场本世纪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重创全球经济。当人们天天都在担心柴米油盐的问题时,很难再有精力关心地球的健康。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的确切起源仍是个谜,但许教授说:“毫无疑问,要防止未来再次发生大流行病的一大重要措施就是,避免进一步破坏和损毁我们的自然生态系统,并减少我们接触野生源头和人兽共患病的机会。”

不可持续的农业、采矿和林业活动,往往会破坏和侵蚀大自然,迫使野生动物得和人类接触。

迈向环保的蓝图

越来越多国家意识到,制定一个环保方案对经济复苏乃至全球的生存都至关重要。

世界经济论坛在1月发布的新自然经济报告中指出,有44万亿美元(55.3万亿新元)的经济价值创造活动,中度或高度依赖自然生态系统,这相等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

例如,稳定的气候、清洁的水源和授粉等因素,对于价值2.5万亿美元的全球农业至关重要。因此,要确保国家的经济福利,就必须将自然资产作为优先考量因素。

7月发布的一份跟进报告指出,新冠疫情是对世界的一记警钟,呼吁世界“改变我们的饮食、生活、成长、建设及为生活提供动力的方式,以便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自然积极型’经济,以及制止生物多样性的丧失。” 

该报告警告:“照常营业已不再是一个选项。”

20201208_zb_koh_lian_pin_02b_Large.jpg
许教授是越战越勇工作小组的成员,他正在草拟协助新加坡实现绿色目标和经济复苏的蓝图。(Nicky Loh摄)

新加坡目前正努力从冠病19危机中反弹,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它把可持续性列为经济增长的七个关键领域之一,并由越战越勇工作小组于6月份委托一个由业界牵头的行动联盟,为该领域快速制定与执行可持续性的概念。

越战越勇工作小组也在机器人、智能商务和教育科技等其他领域成立了这类称为行动联盟的小组。

在后冠病时代,对可持续发展,以及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标准的要求将日益增加。越来越多投资者以ESG标准来评估潜在投资,可持续性行动联盟(Sustainability Alliance)认为,这是新加坡开发相关解决方案和服务以满足自身和全球需求的机会。

许教授是可持续性和环境科学的著名研究员,同时也是越战越勇工作小组的成员,他正在协助新加坡制定实现绿色目标的蓝图。成立于5月的越战越勇工作小组,旨在协助新加坡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

20201208_zb_koh_lian_pin_03_Large.jpg
2017年,许教授在南澳大利亚亚弗林德斯山脉国家公园进行实地考察。(许连斌提供)

他领导的新研究中心致力于利用自然资源来应对气候变化,解决方案包括对森林、湿地和农业用地的保护、修复和改善管理。这些策略使得更多来自大气层的二氧化碳被植物和土壤吸收,并以有机碳的形式存储,这一过程称为碳固存。

许教授说,这些具成本效益的土地管理策略,每年可在全球抵消多达110亿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中国2019年碳排放量的近80%。中国那一年的碳排放量估计为139亿吨。

新加坡作为碳服务中心

二氧化碳是导致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温室气体,减少二氧化碳浓度将有助于减轻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并建立气候韧性。

随着人们日益关注气候变化和可持续性发展,新加坡也致力于成为亚洲的碳服务中心,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经济价值。

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和公司努力抵消它们的碳足迹,新加坡可提供的服务范围包括与碳信用额市场相关的法律、金融、工程、研究和咨询服务。

可持续性行动联盟一直在试行各种想法,例如为公司提供测量、减少和抵消碳排放量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许教授及其团队正为这类推动提供宝贵的科学建议,这些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是碳信用额的重要来源,并在国际政策和企业界迅速获得关注。

他们目前正在展开数个“与政策相关的优先研究项目”,包括针对本区域的气候缓解以及此类方案的潜在与经济回报,进行技术测绘、监督与核实。

“毫无疑问,要防止未来再次发生大流行病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避免进一步破坏和损毁我们的自然生态系统。”——许连斌教授(44岁),国大理学院生命科学系保护科学、科技及政策教授

保护蓝碳生态系统

例如,他们正在研究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全球城市可以如何在不损害经济机会、住房和其他社会需求的情况下,在城市景观中重新造林,为碳固存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做出贡献。

该中心还在修复森林和蓝碳,或由全球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吸收的二氧化碳等领域,加强技能、人力和其他资源。

许教授希望到了明年初,该中心的研究员和学生将从目前的35人增加至50人。

许教授回国前在西雅图担任非营利环保组织保护国际基金会的科学合作与创新部门副主席。

从他耀眼的履历可以看出,新加坡为何会致力于通过“科学家回国计划”邀请他回来。

20201208_zb_koh_lian_pin_04_Large.jpg
许教授还成立了ConservationDrones.org这个非营利组织,以建设和共享低成本的无人机技术。他因此也必须前往尼泊尔奇特旺国家公园等地方,培训护林员如何使用无人机巡逻公园。(许连斌提供)

毕业于华侨中学的许连斌,在2013年获世界经济论坛评为全球青年领袖,他曾任苏黎世理工学院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教授,之后出任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应用生态学与环境保护主席。

除了在期刊发表文章、在全球性会议上演讲及接受国际媒体采访,他也拨出时间成立了ConservationDrones.org。这个非营利组织旨在建设及与环保科学家共享低成本的无人机技术,以用于他们的研究工作,并提高公众对其领域挑战的意识。

崎岖归乡路

经历了海外的辉煌职业生涯,许教授于4月出任国大理学院生命科学系保护科学、科技及政策教授。

他的职称或许听起来很复杂,但他回家的动机很简单:“我希望为保护新加坡和本区域的自然环境带来长远的改变与影响。”

许教授于3月下旬回国,恰逢本地冠病19病例激增。 由于西雅图的疫情早已暴发,疫情也很严重,因此他和身为家庭主妇的太太对于严格的安全措施或居家令并不陌生。

新加坡阻断措施期间,夫妇俩和他们的两只布偶猫住在校园,“每天绕着宿舍跑步”来调适身心。

两人是国大生物学的同学,当时他“帮助她研究乌鸦,而她帮我进行蝴蝶相关的调查”。

阻断措施结束后,他们恢复了最喜爱的周末活动——长途徒步。

20201208_zb_koh_lian_pin_05_Large.jpg
许教授和妻子朱钻玉,以及他们的毛孩Mia(左)和Pickle。(许连斌提供)

许教授夫妇在国外生活时,曾经探索过无数风景秀丽的湖泊和山间小路,相比之下,这里的选择似乎非常局限。不过,他们发现有其他方法可以满足两人热爱大自然的需求。许教授最新的爱好是水族造景,这是一种以植物、岩石和其他自然元素装饰水族箱的艺术。他表示,这个嗜好让他感到“非常放松”。

其实,让许教授比较难以接受的是这里对塑料的滥用。他笑着忆诉:“我们第一次到超级市场时,那里使用的塑料袋数量让我们感到震惊。”

投资人力、地球和伙伴关系

就如许教授经常面对的各种生态难题一样,“地球或塑料”的问题并不容易解决。如何权衡优先事项和取舍,始终是一个挑战。

许教授于5月在《联合早报》旗下英文电子杂志“思想中国”的评论中写道:”例如,有些农村社区需要维持他们的传统生计或扩大耕地,这可能与保护或修复森林以进行碳储存和埋存碳的气候政策相抵触。”

自1994年出现“三重底线”这个词语后,许多具社会意识的决策者都采用了以人(people)、地球(planet)和利润(profit)组成的相关框架。随着新加坡努力实现更具可持续性的经济和进一步脱碳化,许教授正把焦点放在另一个“p”——伙伴关系(partnership)。

他一直积极地与公共和私人领域的利益相关者、教育工作者和民间组织接触,让他们参与绿化“小红点”的工作。

他的最终目标是设计出一套“具科学性、经济可行及社会可接受”的双赢解决方案。

他说:“最好的政策和解决方案都不会奏效,除非公众在充分知情的情况下,能接受并理解做出这些艰难决定和妥协的原因,这样我们才能在这场危机中变得更强大,更环保,并有望迎来新契机。”

许教授也希望人们可以重新调整生活重点。“或许我们不需要大量的奢侈美食,不需要每个家庭成员都拥有一辆车,因为生产和消费多余的东西并不能真正改善人类的福祉。”

正如大家所说的,任何巨大的改变,都从小步开始。

携手越战越勇

为了协助个人和企业应对冠病19挑战,越战越勇工作小组利用集体资源,协助新加坡人把握疫情之后的新契机。

小组的其中一个举措是行动联盟。由行业领导的联盟与政府合作,对不同增长领域快速提出原创建议,可持续性是其中之一。

在后冠病时代,对可持续发展,以及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标准的要求将日益增加。随着越来愈多投资者以ESG标准来筛选潜在的投资项目,新加坡可开发相关解决方案和服务,以满足自身及全球需求。

● 制定崭新气候战略

例如,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在建设气候韧性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管理得当,森林、农场和湿地可以吸收大量的温室气体,以抵消碳排放并减轻全球暖化的影响。不过,这类自然气候策略很复杂,而且未得到充分利用。

● 成为碳服务中心

通过利用新加坡健全政策框架和高效基础设施的优势,可持续性行动联盟已找到方法,采用自然气候方案作为一个新经济机会。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和公司致力于抵消碳足迹,我们可以成为亚洲的碳服务中心,提供与碳信用额市场相关的法律、金融、工程、研究和咨询服务。

● 公共—私人领域合作

可持续性行动联盟与经济发展局和国家气候变化秘书处等私人企业及公共机构合作,试行了各种想法,包括从优质自然解决方案验证和认证碳信用额,以及为公司提供测量、减少和抵消碳排放量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行动联盟希望打造一个拥有公共和私人领域参与的整体生态系统,让新加坡成为茂盛的小绿点。

欲知更多详情,请浏览emergingstronger.sg

【本文由越战越勇工作小组联合呈献】这是新加坡人坚韧抗疫系列的六之二,国人在因冠病19改变的大环境下团结起来把握新契。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