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首基础科学

10多年来埋头于基础科学的研究,曾剑宏生动地形容,基础科学就像买保险,人们花这笔钱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杨雯婷摄)
10多年来埋头于基础科学的研究,曾剑宏生动地形容,基础科学就像买保险,人们花这笔钱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杨雯婷摄)

字体大小:

10多年来埋首于基础科学的研究,曾剑宏形容,基础科学就像买保险,人们花这笔钱是为防患于未然。

“如果不是基础科学多年经验的积累,冠病疫苗面世可能要等上10年。但是,人们却常忽略基础科学。”

为解读大自然的信息,人类用尽心力研究环境、研究植物、研究世界种种奇观。这是科学的源头,也是让杜克—国大医学院助理教授曾剑宏(39岁)悸动的源头。他志愿当科学家,因为想了解这个世界。

10多年来埋头于基础科学的研究,曾剑宏生动地形容,基础科学就像买保险,人们花这笔钱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但是,现代人更重视工业科学(Industrial Science)和转化科学(Translational Science),这些好像买短期基金,三到五年即可获取股息,收益与回报直接且诱人,几乎是立竿见影,所以更多人将精力投入这类研究中。

“正因为很多科学家长年致力于研究爱之病等疾病,当2019冠状病毒疾病出现时,才能够立刻将技能应用于冠病上,快速找到疫苗,全靠多年基础科学研究的积累。”

曾剑宏说,人类开始重视环境保护,是因为环境已被破坏;同样的,人类50%的治疗用药来自大自然,科学家应该在基础科学下功夫找答案,才不会亡羊补牢。

越投入基础科学研究,曾剑宏越感渺小。他希望有更多人愿意投身其中,为人类科学的发展铺垫坚实的基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