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陪护暖心陪伴

为了更好地与听障长者沟通,义务医疗陪护黄美君特地到民众俱乐部报名上手语课。(新加坡红十字会提供)
为了更好地与听障长者沟通,义务医疗陪护黄美君特地到民众俱乐部报名上手语课。(新加坡红十字会提供)

字体大小:

为了更好地与听障长者沟通,义务医疗陪护黄美君特地到民众俱乐部报名上手语课,在疫情期间也不忘照顾弱势长者,确保他们家中所需药物充足。

义务医疗陪护主要陪伴年长者求医复诊,黄美君(51岁)却付出更多,甚至特地学手语,以更好地理解有听障的年长者。

黄美君告诉记者,她最初尝试以写字沟通,可是对方不识字,两人只好利用手势传达意思。

尽管沟通存在困难,这名年长者还是相当“健谈”,总是比手画脚分享许多故事。问及是否了解这些故事的内容,黄美君笑说:“我通常就只能靠猜的。”

她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到民众俱乐部报名上手语课。她说:“当我终于能理解他讲公积金的手势时,我高兴得不得了,而且我还能问他是否想要喝美禄。这也有助于我更好地帮他翻译医生的叮嘱。”

黄美君在2019年3月开始当医疗陪护前,已做了约12年的家庭主妇。她当时觉得,既然两个儿子分别已15岁和20岁了 ,是时候找份工作,或是部分时间上班赚点零用钱。在新加坡红十字会当医疗陪护,做义工又有补贴拿,正好符合她的需求。

冠病疫情暴发初期,许多年长者的复诊预约都延期,但黄美君仍继续履行职责,包括确保年长者家中药物充足。

有一次,一名年长者已服用家中最后一剂药,这还是她每天必须服用的重要药物。由于药房至少需要一周时间送药,黄美君赶紧跑一趟综合诊疗所,然后亲自把药送上门。

谈及当义工的感悟,她说,所有人在这段期间都过得不容易,弱势群体的生活更不好过,不仅要担心自己的病情,还要小心冠病病毒。

“许多年长者只是希望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必要时有求助的对象,这让他们安心。”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