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守社区急救防线

谢豪骏自2015年起担任社区先遣急救员,至今已为约50起心脏病例提供急救。(新加坡心脏基金提供)
谢豪骏自2015年起担任社区先遣急救员,至今已为约50起心脏病例提供急救。(新加坡心脏基金提供)

字体大小:

谢豪骏自2015年起担任社区先遣急救员,至今已为约50起心脏病例提供急救。为了让心脏急救术在社区普及开来,他也到新加坡心脏基金志愿担任指导员。

心脏病发的生死关头,若有社区里的急救员在救护车之前抵达现场,有助提高患者存活率。对2015年起就成为社区先遣急救员的谢豪骏(25岁)而言,患者心脏病发时,社区就是速应的前线。

熟悉心肺复苏术和使用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的谢豪骏,担任社区先遣急救员至今,已通过“myResponder”手机应用为约50起心脏病例提供急救。说起他接手的第一起病例时,当时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那是一名50多岁的男子,他已经失去意识,也没了呼吸。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一个人没了呼吸。虽然我受过心肺复苏术和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训练,但还是有些害怕和慌张。”

谢豪骏马上进行心肺复苏,并在消防电单车人员到场后为患者心脏除颤。

又有一次,一名38岁男子心脏病发,在家中厕所晕倒。谢豪骏和朋友赶到现场,为他进行心肺复苏。

“那起事件让我意识到,心脏病不只在年长群体中发生,任何人都有可能。如果身边有懂得心肺复苏术的人,将大有帮助。”

为了让心脏急救术在社区普及开来,谢豪骏自2013年起便在新加坡心脏基金志愿担任指导员。这名新加坡国立大学李陈爱礼护理学中心护理学士课程毕业生也说,送院前心脏病发的存活率已从2011年的11.6%提高到2018年的25.9%,说明社区急救的功效和重要。

“人人在全面防卫当中都得尽自己一分力……发生心脏病时,脑细胞四到六分钟内就会开始死亡,等到救护人员到场就太迟了。社区能作为速应的第一道防线,公众掌握基本急救技能、随时做好施救准备,是非常重要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