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栈桥之歌

字体大小:

日本自游行 林象平∕文图

拥有百年历史的横滨港大栈桥国际客轮码头准备翻新,吸引了全球的660个提案,结果冠军落在伦敦夫妻档。这作品的特殊处在于大栈桥由木条衔接串连而成,一根梁柱都没有,推翻了世俗对建筑物的看法。

记得去年春末的某个黄昏,我在神户港口极目眺望遥远的海平线时,同行的老朋友说她更喜欢横滨码头。那时候我连横滨码头的正式名字叫做什么都不清楚,但我曾经在Instagram上面看过照片,当下就被招魂过去,从此心心念念朝思暮想,希望有朝一日重游东京的话,能到那个景点走走看看。

后来我才知道它的全名很长,叫做横滨港大栈桥国际客轮码头,简称“大栈桥”。大栈桥原本就是个老码头,有百多年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89年。1995年横滨市港务管理局为了让老码头重新发光发热,特别举办了一次国际性竞图,设计国际客轮航站,吸引了来自全球的660个提案,其中不乏知名设计师的作品,结果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由来自伦敦的夫妻档Farshid Meussavi和Alejandro Zaera Polo组成的Foreign Office Architects事务所脱颖而出,当时他们才不过三十出头。

评审之一伊东丰雄认为他们的设计令人醒悟原来建筑不一定要成为地标,也不一定要有象征意义,建筑也可以不像建筑,在创作的国度里,没有不可能这回事。据说这件作品的特殊之处,在于它一根梁柱都没有,全由木条衔接串连而成。不过那时日本正值经济衰退,这个案子因为缺乏经费而停滞不前,直到许多年后,日本确定与韩国合办2002年世界杯,而总决赛就在横滨,为了促进观光,以及彰显日本的建设实力,这个案子才得以推动,并于2002年6月竣工开幕。这座一点都不像建筑的摩登建筑,如今已是横滨地图上一个亮眼的名字。

不像建筑,不像码头,也不像桥,倒有点像停靠在港口的太空船,一大片高低起伏的甲板,充满了律动感,像波浪,像音乐,不同的坡度带来不同的视野,走在脚下的地板扩展现房顶公园,模糊了室内和室外、地面和屋顶之间的分界,出入来回感觉又像被巨大的鲸鱼吞吐,有机的造型令人错觉整座建筑都是活的。

这是冬天,然而阳光无限,不是很冷,走到后来甚至还觉得热。出发之前我的想象先到大栈桥上散了一个小小的步,想象中的大栈桥寒冷潮湿,薄雾弥漫,海鸟在苍茫中盘旋……现实中确实有海鸟,有的栖息在栏杆上,有的拍翅飞了起来,有人靠在栏杆上远眺,有人躺在草坪上小睡,有情侣坐在长椅上默默享受公开的私密时光,有风从背后吹来。我们还没有离开,就已经知道下次我们一定会回来这里,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横滨港大栈桥国际客轮码头

英文名:Osanbashi Yokohama International Passenger Terminal

日语名:横滨港大さん桥国际客船タ一ミナル

休日:全年开放

交通:JR关内站南口,徒步15分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