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黑的美丽与哀愁

字体大小:

》文接p17

南斯拉夫曾是理想主义的亮眼标签,多元民族、文化与宗教组建的祥和社会,没有极端化,也不存在歧视。作为无神论社会主义者的铁托去世时,怀抱《可兰经》下葬,始终秉持包容与相互尊重的理念,举世共赞。然而,传奇并未延续,民族主义与宗教偏执撕裂了这个联邦,一场内战将巴尔干打回一战前混沌状况,而回教徒过半的波黑更遭受毁灭性的破坏。

波黑正在努力重建与恢复独特的多元色彩,向游客呈现一个不一样的欧洲。在萨拉热窝、莫斯塔尔等大城市,各种宗教的建筑是共生并存的。刚穿过犹太教堂,拐个弯便见到歌德式天主教大教堂,不远处可瞧见深蓝圆穹的东正教堂;而继续前行,却是奥图曼帝国修建的土耳其社区,矗立着尖塔古老回教堂。世代共同生活在同一城市里,喝同一条河的水,尝同一条街的咖啡与面包,而战争与屠杀就在邻里间残酷展开,确实令人感到不解与沉痛。

各宗教共生并存

莫斯塔尔有座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古桥(Stari Most),衔接内雷特瓦河(Neretva)两岸,左岸是回教社区,右岸则属克罗地亚族群的天主教教区。这座建于16世纪的美丽拱桥不仅连接两岸人民,也是一种文化互通与交流的象征,多年来几乎成为波黑的标志。然而,古桥于1993年内战期间遭炸毁,战后人们从河里打捞桥墩石块,努力将古桥恢复原貌。夜里特到古老回教堂眺望古桥,它散发出一股瑞丽而祥和的柔光,让两岸不同层次的灯火链接成一道美丽的彩带。

古桥边堆放着一些炸毁的古桥石块,有人在废墟上立了一块石碑“Don't forget '93”,乍看以为是一种仇恨的宣泄,但它其实是沉痛的警世之言。不可忘记的并非民族间的杀戮,而是对一个和谐社会的破坏,一种美好生活的沉沦,人性阴暗面在偏执障目时将乐土化为炼狱,这场悲剧人人都得牢牢记住!

波黑千年来历经土耳其与欧陆占据而形成的独特多元风情,正是多年来旅行者所向往的,而内战间各种矛盾集中喷发,经常相见问好的邻人一夜之间竟举枪相向,情节宛如荒诞剧,叫人不得不深思。漫步巴尔干这块血迹已干的土地上,心情难以平静,仿佛走在崎岖历史古道上,听着周遭阵阵幽幽的长叹。

美丽河山恍若童话

此次造访波黑,取道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穿过克罗地亚都城萨格勒市,便跨界进入波斯尼亚地区。沿途群山环抱,溪流清澈,深秋里红黄绿诸色层层叠叠,汇成绚烂山水美景,让人时时感觉走在画图中。

最先抵达的亚伊采(Jajce)古镇曾为波斯尼亚古国都城,数百年的城墙、碉堡仍然屹立,走在洒满金黄落叶的百年石板古道,穿梭石块堆垒成的民房,午后阳光暖着心情,宛如一个依然徘徊人间的童话世界。尤令人惊叹的是古镇正下方便是落差达30米的普利瓦(Pliva)瀑布,从瀑布下方仰望古镇,一栋栋童话般的美丽房屋像在水上漂流,不似人间景致。

距莫斯塔尔约30公里有个布拉加伊小镇,被旅游杂志标记为40处必游的神秘景点——回教徒修道院,就在小镇深处,也就是风光明媚的布纳河源头。在小镇中心下车,沿布纳河走一段秋色缤纷山路,水声如乐相伴,心绪顿时沉静。修道院保留奥图曼时代古朴风格,由早期的商旅物资交换站演变成为回教徒向往的清修圣地,这里遗世独立,游人都自觉地静默并放轻脚步,在清脆水声伴随下走一趟洗涤心灵之旅。

波黑驱车南下至克罗地亚接壤边界,会经过原义为“休息”的小镇波契泰利,奥图曼帝国在此商旅必经而兵家必争的险要据点建造多个碉堡。在岁月与内战战火摧残下,碉堡多已坍塌,但高踞山头的雄姿依然展现无限魅力。上碉堡要爬一段石板路,不谙英语的农家大婶提着篮子兜售当季桔子与果干,半山腰有座百年回教堂,四周田家庭院深深,透过金黄葡萄藤架窥看,满园斑斓秋色扑面而来。攀登山顶视野顿然开阔,碉堡已成危楼,山下内雷特瓦河在此美丽大转弯,河畔一片橙瓦白墙民居,衬着青黄交错秋叶林,简直就是一幅重彩油画。

波黑,总在不为人知之处,散发令人惊艳魅力,而美丽不为游客而造,静静地等待你用心来发现。

带着沉重走向明天

游览萨拉热窝老城区时,我们一再惊叹其古老文明,女导游莎拉坚定回应说:“We are old, but not past.”

波黑背负着沉重历史伤痛,但人们不曾被仇恨掩埋,他们努力重建家园,将被毁建筑恢复原貌,珍惜对古老家园的记忆。沿途所见许多波黑百姓,往往一脸凝重,眼神总是若有所思,对外来游客不主动表达友善,却有一种民族自尊与对未来的自信。

莫斯塔尔的年轻导游迈克仅25岁,已大学毕业,内战时他尚年幼,家人也都说不清战争是如何爆发的,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些朦胧的恐惧。迈克与同年人都努力忘记这段悲剧,他总以阳光般笑容回应我们对波黑前景的悲观:“许多事你是无法阻止其发生,但明天的路还是要乐观地去走。”

我们的旅游车司机鲁卡是克罗地亚人,内战爆发时仅8岁,父亲赴前线参战,他每天都到村口眺望,期盼父亲平安返家,也祈祷战争早日结束。鲁卡和迈克之间没有战争阴影,两个曾经敌对国家的子民相处融洽,经常以共同语言倾诉生活经历。对年轻一代而言,战争已是一个过去的记忆,意识形态更是一种空泛的诉求,他们更期待的是明天更美好的生活愿景能够实现。

记得走出瀑声四起的布拉加伊修道院大门时,背后传来急促跑步声,那名接待处的妇女气喘吁吁地赶到面前,圆脸涨得通红,她以不流利英语说我们团员落下手机。向她一再致谢,戴着黑色头巾的她一脸的腼腆、淳朴而满足的笑容,在阳光下霎时定格成永恒的记忆。

波黑,这个在战争废墟上蹒跚起步的国家,必将因为善良而美丽的心灵,重新书写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