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罗杰斯太太 访佩琦派克 Paige Parker

订户

字体大小:

1999年,佩琦派克与美国投资家丈夫吉姆罗杰斯驾车环球旅行,三年走遍116个国家,行程24万5000公里。

20年后,她终于步丈夫后尘,著书记述这段旅程,书名就叫《别叫我罗杰斯太太》。她说:“吉姆的书写的是他的故事,我有自己的观点和感受。”

佩琦派克(Paige Parker,49岁)1999年与美国投资家丈夫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75岁)作了一趟名为“千禧之旅”的驾车环球旅行,三年走遍116个国家,行程24万5000公里,缔造世界纪录。时隔20年,她终于步丈夫后尘,著书记述那段旅程,她说:“吉姆的书写的是他的故事,我有自己的观点和感受。”

自己定义人生

几年前初遇佩琦派克,礼貌称呼她为罗杰斯太太。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别叫我罗杰斯太太,我是佩琦派克。”当时我即刻知道,这个10年前选择在我国定居,参与许多艺术活动,活跃于社交场合的美国女人很有个性和主见,她不会是那种躲在丈夫,甚至任何人背后,凡事沉默的懦弱女性。不,她并不特别强悍或时刻宣扬女权或男女平等,但有自己的想法。

佩琦派克这次出书是她的处女作,书名《别叫我罗杰斯太太》(Don't Call Me Mrs Rogers: Love, Loathing & Our Epic Drive Around The World)再次展现她的独立个性。她说:“别误会,我为吉姆的成就感到骄傲,也以身为罗杰斯的太太为荣。其实我对夫姓没有任何抗拒,在不同的场合不管谁称呼我为罗杰斯太太,或佩琦罗杰斯,我都可以接受。但我不想自己的身份被吉姆定义,现代女性不需要由男人或任何人来定义。我来自美国南部小地方,大家都叫我佩琦,听起来比较亲切。”

《别叫我罗杰斯太太》的书名看似暗示女性主义宣言,佩琦派克也没否认,但她说更重要的是,她需要一个能表达书本中心思想的书名。“我喜欢这个书名,它有力度,也很时髦。当然,若我的人生中没有吉姆,不会有今日的佩琦派克,但真正让我的性格成型的,是那一趟世界旅程,那绝对多过来自于吉姆的影响。那趟世界旅途真实地教育了我,定义了我,也推进我做很多之后所做的事,大大改变了我的人生。吉姆对我的影响当然不能忽略,他对我做的一切都很支持,也充满正能量。”

枪械下的领悟

佩琦派克生长于美国南部北卡罗来纳州洛基山(Rocky Mount)小镇,人口只有五万,后来到纽约工作,发现连五岁的小孩都喝拿铁咖啡,觉得不可思议,对世界才开始有全新的认知。在认识投资大亨吉姆罗杰斯坠入爱河后,两人决定开车环游世界庆祝千禧年的到来。

谈到近20年前的那趟世界之旅,佩琦派克说:“吉姆一开始就告诉我,那将是艰难的旅程。我当时很天真,不以为意。首三个半月确实充满挑战性,特别是从土耳其准备越过边界到格鲁吉亚的那段路,让我突然有所领悟,知道这将会是关于我自己的旅程,而不是罗杰斯的旅程。”

格鲁吉亚的那段旅程之所以意义重大,因为佩琦派克首次在枪械下遭遇人生上的重大“对峙”。她在书中对这一段经历的描绘非常生动,显现在安稳都会长大的城市人,面对动荡地区武装分子时的茫然失措与无助。

她说:“一群手持枪械的武装分子凶神恶煞地盯着我们,要我们把车子驶进一个像监狱笼子的仓库搜车,频频质问我们,是否有携带武器和毒品,我当时最害怕的是被陷害栽赃嫁祸。当吉姆下车去关卡处理通关手续时,六个手持枪械的男子在我独处的车子周围不怀好意地监视,还不断拍打车子,我只能强装镇定,避免目光交流。”

这个感觉上永无止境的通关过程,最终让佩琦派克崩溃落泪,甚至换来罗杰斯的“嘲笑”说:“别小题大做,他们不过是一群喜欢看女人的男人而已。”就是在那一刻,佩琦派克克制已久的情绪,在罗杰斯面前全盘爆发,她领悟到在一个没有人可以依靠的环境中,她必须依赖和依靠自己。“那晚,我和吉姆坐在车内,在武装分子的监视下,度过漫长的一夜,像是被制伏。有一把声音告诉我,一定要坚持,一定要成功。”

就在那一夜,佩琦派克下了决心,要将那一趟世界之旅转换为属于自己的人生旅程。

20年后的文字记录

佩琦派克和罗杰斯在1999年至2001年期间,用了1101天游走世界116个国家,其中九个月走遍非洲37个国度,分别在俄罗斯和中国度过三个月和两个月。完成三年世界之旅后,罗杰斯回到纽约,两年内出版记录旅程的书籍《资本家的终极旅程》(Adventure Capitalist:The Ultimate Road Trip)。但佩琦派克却是在近20年后的今天,才著书记录同一段旅程。

问她原因,佩琦派克说:“其实我一路上都有作笔记,早在2002年就开始动笔记录这趟旅途,但随后大女儿快乐(Happy)出世,接着我们又准备举家迁移亚洲,繁琐事物接踵而来,这样一耽搁,就拖了这么久。吉姆的书我在初稿就看了,但我越看越觉得那并非我的旅途,所以一直酝酿要从我的角度写自己的故事。”他们的第二个女儿为“小蜜蜂”(Bee)。

佩琦派克说,两本书虽然都是关于同一段旅程,但观点完全不一样。罗杰斯的故事以地缘政治作为出发点,她的是基于今日21世纪的回忆录,在忆述当年的人和事的同时,穿插她今日的生活面貌和生活点滴。

三年的旅程,自然会有许多刻骨铭心的回忆,当中许多细节都在书中有详细描绘。像一些意外的经历,都为之后的旅途注入信心和氧气。“一次在开了一天的车后,我们来到西非象牙海岸(现称科特迪瓦),一个只有沙尘空无一物的小镇,我们找到一家无水无电,叫Chicago的废弃餐馆。我走进去,看见一个少男,比手划脚问他有没有食物。他的妈妈出来把我带到屋后,指着一些鸡还有一个装满啤酒的冰箱。当晚我们就吃炸鸡和饭,还有喝了冰冷的啤酒,我们还请在场每个人喝酒,一个晚上的账单是12美元。”

佩琦派克曾在不同场合以及媒体访问中,重复说起她在安哥拉军营过夜的情景。她说,军营里都是许久没看过女色的壮年,一路上还有用枪指着你号令你停下的哨站士兵,那些都是心惊经历。“我试过三周没洗澡,但正是这种旅行和时光让我拥有时间,这些经历往后可能都不再有,那是真正的奢华。”

问佩琦派克是否在途中萌起过放弃的念头。她说绝对有,比如因为苏丹和另一国边界关闭,他们在撒哈拉沙漠被困几个星期,在漫天风沙无干净食物和食水的情况下,她确实曾想过放弃。问题是她无路可走,唯有强忍着待边界重开等救援物资送抵。“那个时候我会很沮丧,明明在纽约有很好的工作,为何自作贱跑来这里受苦?但当我在苏丹的瓦迪哈勒法(Wadi Halfa)一所学校与当地少女分享我的旅程时,又找回信心和热忱。”

女性的卑微地位

认识佩琦派克的人都知道,她是个有话就说,性格爽直的女性,尤其是为女性争取福利。

她说:“那趟世界之旅让我看到很多女性在世界许多角落仍是二等公民,不能像男性一样接受教育,没有行动自由,没有护照。像在加尔各答,我看见一个被母亲逼着出卖肉体的年轻女孩,非常难过,曾冲动的想要给那个母亲一笔钱为女孩赎身。但一个为这些雏妓争取福利的志愿工作者说,你这边给她钱,她另一边会继续让女孩去卖淫。是这样的现实震撼我,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佩琦派克说,她亲眼看到这些丑陋事件,深受影响,懂得自己有多幸福,拥有的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现在尽量不埋怨,我明白这个世界很多人的生活不像我们这般幸福,很多我们这些第一世界里的问题,如交通拥挤和生活费高涨等,相比之下都微不足道。”

佩琦派克目前是联合国妇女署新加坡委员会成员,大力支持教育和艺术事业,多少受在世界之旅的路上所见所闻影响。她强调,较为不幸的女性自然能取得更多同情分,但即便是生活还不错的女性,也不能因此冒险。“我在书中给现代女性的一个信息是,自己绘制人生旅程,自设目标,不要盲从。”

虽然对一些女性的不平等待遇感到难过,但当佩琦派克完成世界旅途后,却对人性更表乐观,因为在世界各个角落,不论当地人是贫是富,不论肤色不论宗教,绝大多数都热情款待他们的到来。“即便是在最绝望最惶恐的时候,最后总会出现彩虹,展现人性美好的一面,这与我们天天在媒体上看到的种种世界负面新闻有很大出入。”

谈到环游世界的最大收获,她说,旅游是人生最好的老师,很多东西我们在书本上读过,但亲眼看到是另一回事,什么人间天堂和地狱,什么贫富悬殊,什么战乱与和平,从媒体上读到跟亲眼看到的真相,是天地之别。

“所以只要有机会,我们都该出走去看世界的真正面貌。”

对感情最大考验

佩琦派克透露,当初接受罗杰斯的建议出征世界,是因为不想给自己后悔的理由,不管成功或失败,至少曾经尝试过。她坦言,起初想到的只是许多诱惑着她的世界著名景点,后来整个旅程虽然充满变数,有路障有险境,但都一一克服;最大的考验,反而是两个人的感情基础到底有多稳固,那要比在路上三个星期没得冲凉还来得艰苦 。

她说:“三年的旅程,大多数的时间都只是我们两人在一个空间不大的车厢内面对面,冲突难免,我们甚至一度要取消婚礼(两人于2000年在旅途中的英国站结婚)。吉姆并非很有同情心的人,很多时候他即使是关心也未必会表现出来,这些我都得慢慢习惯并学习接受。”

佩琦派克说,在路上的三年,他们对彼此都有相当透彻的了解。“吉姆的坚持和固执不可思议,他若要做一件事或要得到一样东西,没有人能阻止他。比如若遇上关闭的边界,他必定会想个办法绕道,直到进去为止。他是个势在必行的人。”

佩琦派克坦言,这趟旅程不仅让她更了解丈夫,也让她更了解自己。“我们都是A型的人,凡事都很坚持,但在旅途结束后,尤其是有孩子后,我学会只为值得的事情争取,一些不是太紧要的小事,不妨闭只眼退一小步,在一些无谓的小事上花太多时间争执,太浪费人生。”

问佩琦派克会否带着两个宝贝女儿再作一次世界之旅,她笑说绝对会带女儿去看世界,但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她说:“时移势易,虽然现在有环球定位系统,但一些当年我们可以开车穿越的国家,因为政治局势,现在已不可能进去,也有一些地方更为混乱危险。整体而言,我仍相信现在的世界比20年前美好,也许因为科技的进步,让我们更容易看到一些极端的言论,反而让人与人之间产生某些恐惧。”

佩琦派克说,她希望能以这本书,将在旅程中种种领悟和学习的人生大课传授给两个女儿,以及世界各地女性和所有的强悍旅人。“我也希望书本日后能以其他语言出版,尤其是华文。”

佩琦派克和罗杰斯世界之旅的座驾,为特别定制改造的马赛地SLK 230四轮驱动柴油跑车和拖曳着的G系列货运箱。那辆车子以及旅途中一些配备,正在新加坡科学馆展出。

《别叫我罗杰斯太太》已经出版,佩琦派克将在10月9日于“海峡俱乐部”举办发布会,并在10月20日下午4时,在义安城纪伊国屋书店举办签书会。

佩琦派克也将在11月7日和10日参与两场今年的“新加坡作家节”活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