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巴拿马生态

巴拿马(Panama)把加勒比海和太平洋隔开,连接了北美和南美大陆,是南北美洲动物迁徙的桥梁,也是保护地球数百万物种幸免灭绝的重要生物圈。

字体大小:

能亲身探索巴拿马(Panama)的生态真是人生小确幸,因为这国土把加勒比海和太平洋隔开,连接了北美和南美大陆,是南北美洲动物迁徙的桥梁,也是保护地球数百万物种幸免灭绝的重要生物圈。

我们的旅程由中部的首都巴拿马城开始,然后南下浏览太平洋沿岸的沼泽和季节性洪水森林,再沿着巴拿马运河向北体验湖泊和热带雨林生态。抵达加勒比海时往西转,探索构成大陆分水岭的地脊柱,然后继续绕道前进,最终抵达巴拿马最高点,在云雾缭绕凉意沁心的山顶,惬意地消暑。

我们此行的动物清单包括罕见的食蚁兽,凤尾绿咬鹃,哈比鹰和夜猴。携带各种精密摄影器材和森林探索的必备品当然不在话下。从新加坡飞往目的地,包括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过境共耗费33小时。

■凤尾绿咬鹃是咬鹃中体型最大的。雄鸟在繁殖季节,展示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绿、蓝、紫、红的彩虹尾巴在森林里唱歌跳舞求偶筑巢,羡煞旁“鸟”。凤尾绿咬鹃被许多人视为世上最华美的鸟类之一。
凤尾绿咬鹃是咬鹃中体型最大的。雄鸟在繁殖季节,展示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绿、蓝、紫、红的彩虹尾巴在森林里唱歌跳舞求偶筑巢,羡煞旁“鸟”。凤尾绿咬鹃被许多人视为世上最华美的鸟类之一。

就像许多南美国家一样,西班牙统治巴拿马长达300年,直到19世纪巴拿马才独立自主。难怪有七成国人混有欧洲血统,国土散发出无限的异国风情,就像一杯由非洲、美洲、欧洲和原住民风味混合的鸡尾酒,只要啜一口,你就不禁微醺神迷。

在首都古城的鹅卵石街道两旁,入目尽是百年教堂、宫殿和广场。随处可见五彩缤纷的手工艺品、挂毯、饰物和纪念品等等。我们在当地的餐馆开怀地享受中美小食,悠闲地喝咖啡,在市场尽情地购物,尽游客的本分买了大包小包的玉米和各种罕见的豆豆。当然,少不了穿街走巷品尝各式各样的炸大蕉片、玉米面、腌制海鲜等小吃。

■水豚(Capybaras)是世界上最大的啮齿动物。它和老鼠的血统极为接近,但体型却大了百倍,体重达50公斤,有如一头小猪。它是半水栖的食草动物。
水豚(Capybaras)是世界上最大的啮齿动物。它和老鼠的血统极为接近,但体型却大了百倍,体重达50公斤,有如一头小猪。它是半水栖的食草动物。

巴拿马众生相

到巴拿马一定要参观巴拿马运河,这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奇迹,也是人类征服大自然的里程碑。令人赞叹的是这百年的历史壮举至今还继续扩建,为庞大的军舰服务,目睹这项工程奇迹真是令我对人类征服自然的毅力肃然起敬。

完成运河区勘探之后,我们进 入茂密的国家公园丛林中。下榻在一座四层楼铁皮旧军用雷达塔,这旅店只有十几间客房,一间食堂和一个天台观景台。尽管每天得背着沉重的望远镜、相机和杂物爬50几步梯级上上下下,但是周遭景物美得令人目不暇给——翩翩起舞的蝴蝶,不知名的昆虫,形形色色的爬虫,艳丽的蜂鸟和眩目的蝎尾蕉相映成趣,赏心悦目,耗费一点体力有这么大的收获,超值啦。

巴拿马是世界上物种最多样化的国家之一,拥有1500多种热带树木和近千种鸟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巴拿马夜猴(Panamanian Night Monkey)长相有如外星人。夜行树栖,白天在树巢里睡觉。主食为水果、坚果、树叶、树皮、树胶和昆虫等。
巴拿马夜猴(Panamanian Night Monkey)长相有如外星人。夜行树栖,白天在树巢里睡觉。主食为水果、坚果、树叶、树皮、树胶和昆虫等。

某天下午,我发现在郁郁葱葱的热带丛林中的某棵树上有轻微的晃动,我赶紧用望远镜察看,发现到一只小巴拿马夜猴在树梢打呼噜,可能感觉到“人气”,好奇的小猴和猴爸爸伸出头来窥探,看看到底入侵者是何方神圣?

热带夕阳余晖浪漫迷人,天色渐渐昏暗,蝙蝠扑面而来,金刚鹦鹉从头顶呼啸而过,浣熊和负鼠从他们的藏身处探头出来觅食。由于在漆黑的森林里无法拍摄出感光良好的相片,最后我们决定放弃拍摄,仅凭手电筒微弱的光线,静静地欣赏这些动物在大自然的夜生活。

■浣熊是杂食性动物,常在人类居住的地方活动,喜欢在垃圾堆里觅食,很容易被驯服饲养。
浣熊是杂食性动物,常在人类居住的地方活动,喜欢在垃圾堆里觅食,很容易被驯服饲养。
■油鸱(Oilbird)是夜鹰目油鸱科类,南美洲的夜出鹰类。洞居,食棕榈油果维生,是夜鹰中唯一食果实的成员。油鸱体型较大,翼较长,口裂较小,尾成扇形,脚极小,爱喧闹。
油鸱(Oilbird)是夜鹰目油鸱科类,南美洲的夜出鹰类。洞居,食棕榈油果维生,是夜鹰中唯一食果实的成员。油鸱体型较大,翼较长,口裂较小,尾成扇形,脚极小,爱喧闹。

清晨,我们在天台欣赏晨曦,许多啄木鸟、巨嘴鸟、火焰鸟也来朝圣。忽然楼下有人高喊道:“吼猴!吼猴!”我们立刻冲下楼,只见靠近窗户有一群约十来只吼猴,有雄有雌,有老有幼;它们在树梢休息、觅食、打架、玩耍、跳跃、梳理毛发……好温馨的家族聚会,实在精彩的“真人秀”!

■吼猴(Mantled Howlers Monkey)以深沉的嗓音咆哮惊醒所有的动物。据世界纪录,它们的吼声最远可以传到五公里外,是陆地上声音最响亮的动物。吼猴是素食动物,以植物果实、树叶等为主粮,以潮湿树叶或露水解渴。树栖,分族而居,极少到地面活动。
吼猴(Mantled Howlers Monkey)以深沉的嗓音咆哮惊醒所有的动物。据世界纪录,它们的吼声最远可以传到五公里外,是陆地上声音最响亮的动物。吼猴是素食动物,以植物果实、树叶等为主粮,以潮湿树叶或露水解渴。树栖,分族而居,极少到地面活动。
■白头卷尾猴(White-throated Capuchin)是一种新世界小猴,是南美洲与中美洲的物种。喜欢吃嫩枝嫩叶,通常白天成群结队活动,每群约有10只左右。 会用棍子和石头打开坚果壳和贝壳类,是最聪明的新世界猴种之一。
白头卷尾猴(White-throated Capuchin)是一种新世界小猴,是南美洲与中美洲的物种。喜欢吃嫩枝嫩叶,通常白天成群结队活动,每群约有10只左右。 会用棍子和石头打开坚果壳和贝壳类,是最聪明的新世界猴种之一。
■濒危的若弗鲁瓦蜘蛛猴(Geoffroy Spider Monkey)有一条非常强劲的尾巴,可以支撑全身体重,进食时,尾巴吊住身体倒挂在树枝上荡来荡去。蜘蛛猴喜欢群居,每群数目可达35只以上。因四肢纤细像蜘蛛而得名。
濒危的若弗鲁瓦蜘蛛猴(Geoffroy Spider Monkey)有一条非常强劲的尾巴,可以支撑全身体重,进食时,尾巴吊住身体倒挂在树枝上荡来荡去。蜘蛛猴喜欢群居,每群数目可达35只以上。因四肢纤细像蜘蛛而得名。

国家公园丛林中有十几条溪流和许多沼泽地,没有警卫,没有屏障物,也不收入门费。小径轻砂细砾,游客很少,环境清幽。我们同一群子弹蚂蚁一起徒步迈入丛林;听说这些身躯如一颗大胶囊药丸的讨厌家伙并不好惹,万一不幸被它们咬一口,疼痛程度等同被子弹击中,“子弹蚂蚁”因此得名。

此行最兴奋的莫过于能够和毛茸茸的食蚁兽(Tamandua)面对面,它看起来像个穿着短夹克,准备去参加鸡尾酒会的绅士。它假装不理我,半闭着眼睛把它的管状鼻子搁在树干上,装成一副懒得理你的嘴脸,我就是爱你这副模样。

■南美洲食蚁兽,前腿有四个锋利的爪,后腿有五个,身型如宠物狗般大小。尾巴有缠绕性,可以像粘魔术贴一样,牢牢扣紧树干。
南美洲食蚁兽,前腿有四个锋利的爪,后腿有五个,身型如宠物狗般大小。尾巴有缠绕性,可以像粘魔术贴一样,牢牢扣紧树干。
■哈比鹰∕角雕,是食肉飞禽,会主动捕食哺乳动物如:蜘蛛猴、吼猴 、长鼻浣熊、食蚁兽、树懒、豪猪、负鼠等,也会攻击其他鸟类,如金刚鹦鹉和一些爬虫类,如鬣蜥、双领蜴属和蛇等。偶尔也会捕捉身型较大的猎物,如水豚、西猯和小鹿等。
哈比鹰∕角雕,是食肉飞禽,会主动捕食哺乳动物如:蜘蛛猴、吼猴 、长鼻浣熊、食蚁兽、树懒、豪猪、负鼠等,也会攻击其他鸟类,如金刚鹦鹉和一些爬虫类,如鬣蜥、双领蜴属和蛇等。偶尔也会捕捉身型较大的猎物,如水豚、西猯和小鹿等。

就在以为拍摄已经到了尾声时,我们和巴拿马的国禽相逢——美洲最强猛禽哈比鹰(Harpy Eagle)。能拍摄到这么珍贵的镜头也算是有缘,每天在艳阳下曝晒苦苦等候也值得。

■褐喉树懒,又名三趾树懒(Three-toed Sloth),分布于中美及南美洲。树栖动物,昼夜都活动,主食为树叶,寿命长达三四十岁。你看它那蒙娜丽莎似的微笑,真令人难以抗拒。
褐喉树懒,又名三趾树懒(Three-toed Sloth),分布于中美及南美洲。树栖动物,昼夜都活动,主食为树叶,寿命长达三四十岁。你看它那蒙娜丽莎似的微笑,真令人难以抗拒。

最后,我们向西转,往安东谷前进。它位于一座300多万年的陨石坑中,已经沉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某些地区仍有泥浴和热水池。我们徒步攀爬,沿途不仅欣赏了一泻千里的瀑布,也观赏了陡峭山谷中的奇花异草,行行重行行,终于站在巅峰,看到波澜壮阔的太平洋和大西洋,以及两岸的鸿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巴拿马最西端的云雾森林。它位于海拔1200米处,到处都是盛开的百合、芙蓉、玫瑰、康乃馨和兰花,花仙子们仿佛张开臂膀欢迎我们的到来。这里的农作物在潮湿的气候和肥沃的土壤呵护中茁壮成长,尤其盛产咖啡,大街小巷都有售卖香味四溢浓郁的咖啡。

抵达云雾森林当天,我去晨跑时,突然一道绿光如惊鸿一瞥,原来是一只雄凤尾绿咬鹃(Resplendent Quetzal),飞到树枝上“搔首弄姿”,我岂能失之交臂,连跑带跳掉头把相机拿来瞄准它拍个不停,直到它回巢。这是巴拿马之行最得意的收获了,终于可以用它来当压箱宝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