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农园的永续生活

作者短住的小房子,位于主房侧边的小丘。

字体大小:

我自认生活习惯偏简约,节省能源对我一点都不难。但在瑞典劳恩贝格第一天,就面对考验……

我小心翼翼的扳起甘蓝菜叶背,把菜虫和微小的虫卵,用弹、捏、挤、按的方式消灭,希望保存完整的菜叶。

时蹲时站在甘蓝菜丛间,脚累了,就望着高耸的松树林伴着蓝天深呼吸。头顶着太阳农作,一点都不会热,因为室外温度像在办公楼里,微风徐徐,还有温暖的太阳,感觉凉爽愉快。一呼一吸……松树林似乎也随着同样的旋律沙沙作响。

夏天最高温23摄氏度

回到城市,我不禁闭上眼睛回想住在瑞典劳恩贝格(Lowenberg)农园交流换宿的十天。与主人汉斯(Hans)和贝尔吉塔(Birgitta)一起农作和生活,不但挑战我的生活习惯,更让我了解瑞典人对环境保护和永续生活的信念。

劳恩贝格在雅纳(Jarna)区,在首都斯德哥尔摩西南约50公里。这里的夏天最高温是23摄氏度,雨量非常低,一个星期少于1.5公分。住在自给自足的农园里,主人家内外都有温度计,园内则有测雨和湿度的测量器。这些记录有助两老安排小菜园和果园的浇水量。

农园占地约16亩(6.5公顷),所利用的地积不到三亩(1.2公顷)。这一片土地除了农地,还有主人的房屋、囤房、工作坊,以及一间给客人住的小屋。没加利用的空地长了高高的针叶树木,如桦木、松树,还有较矮的植物、草丛如野生菊花、草莓、蓝莓、蕈类等。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2_Medium.jpg
瑞典劳恩贝格农园外观,最靠近的邻居在约九公里外。

永续种植的农作

汉斯是位热心推广永续生活的植物学家,退休后仍在大学里做永续农业系的兼职监督和顾问。自2003年以来,接受近50多个像我这样志愿到他的农园帮忙和交流的学生。

劳恩贝格是自给自足的农园,种的菜和水果收割后就成为餐桌上的新鲜佳肴,多余的水果则煮成果酱,送给家人和邻居。

汉斯保留原本已在农园生长的野生草莓和蔬菜,以维持植物的多元化和推动永续种植。这十天,我参与收割蔬果、拔草、翻种、收集干草和打理客房,也分享新马人文历史、自己的成长故事和在外地工作的经验。

永续种植基本的原则,是不用任何农药或不可被循环的肥料;鼓励轮流种不同的农作物,以恢复并平衡泥土的矿物质和有机物质。

贝尔吉塔用厨余和果实梗等做堆肥,也与邻近牧羊人家合作,将羊群带到园内杂草区吃草。羊群在草地上活动,可以弄松土地,粪便滋养土地。这里的农园把永续性的概念实现在日常生活中。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4_Medium.jpg

省水洗碗

我自认生活习惯偏简约,节省能源对我一点都不难。但在劳恩贝格第一天,就面对考验。

瑞典人一天吃五餐,包括十时和下午三时的Fika(茶点时间)。身为后辈,我都自动在每一餐后收拾碗碟。我的习惯是把水盆的自来水开着,一个接一个的洗碗、碟和餐具,水就一次性的冲洗并溶解抹上的洗碗液,然后排掉。

这个程序很正常吧?

当我洗碗时,直接被纠正。很多西方国家都有洗碗机,但汉斯夫妇为了节能省水,坚持用手洗。在这里我学到最省水的洗碗方法:只需两个洗碗盆的水量。首先,把第一个盆的排水口堵着,在添水的当儿,开始在碗碟上用刷子边擦边抹去可被生物化解的洗碗液。在同一个盆子里过一遍水,移到第二个装满干净热水的盆子。碗碟过了热水,就可以抹干或晾干。洗完后,第二盆比较干净的水,可以再当第一盆子水用。这个洗碗的习惯完全和我20年的洗碗经验不一样,也没想过可以在洗碗碟时省水。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3_Medium.jpg
作者的小房子内部。

不必洗杯子

除了洗碗,第一天更加让我傻眼的,是在十天内我得重复用我的杯子。

贝尔吉塔为我准备一个蓝色瓷杯和一个蓝色玻璃杯,两个杯子可以在用餐或茶点时间同时装热饮和冷饮。她叮咛,这两个杯子不需要洗,因为我天天都会用;他们的杯子也没洗。虽然我心里觉得怪怪,但来农园前已秉持学习的态度,所以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情和想法。

第一二天我有点担心不干净的杯子和没洗就直接吃的蔬果,会导致我拉肚子或细菌感染。第三天,我开始摘草莓,没洗就放进口里吃;萝卜上的泥土甩一甩,用手擦一擦表皮,就大口爽快的吃。第三天以后,两个杯子对我的威胁度大大降低。十天内或离开后,都没有生病。

生活中加入永续性

常听见传媒等提倡环保、节源、永续性生活,我只停留在举手之劳和可有可无的环境保护态度。

在这里帮忙农作,我慢慢的钦佩汉斯和贝尔吉塔对永续生活和种植坚持。他们尽量在每个生活习惯里加入永续性元素,例如:屋内的厕所是飞机洗手间似的抽与冲式,把排泄物运到组装在农园范围内特别设计的大缸。当缸满后,供应商就会来收集。由于收集的是非常单一性的排泄物,特别处理后,可以做肥料。

此外,他们的每一个购买的决定,都取决于有没有永续性和低二氧化碳足迹,也尽量买当地生产和永续种植的产品。由于人工费用和少量运输关系,有机产品会较普通产品贵,他们毫不犹豫以消费行动支持环境保护。

波罗的海氮含量减低

雅纳区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永续性种植、畜养、社区管理。2003年同其他47个社区得到政府的支持,发展永续农畜业的研究,并推广永续种植和社区。缘由是拯救严重被现代化非永续性农畜业污染的波罗的海,并确保现今农畜业提供足够食物来源,同时确保未来的一代可以继续使用天然资源,不会导致食物短缺。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1_Medium.jpg
从劳恩贝格步行十分钟可到Oglen湖。

在多个农区、组织、研究所和市政府的合作下,此项目已经证明减低波罗的海的氮含量;学校提供更健康的餐饮计划;提高当地就职机会,塑造有高永续农业知识的居民。实例如,鼓励当地人支持当地的小型咖啡馆、面包烘培店等;直接向农民购买当季蔬果,不但节省运费,也让农民有更高的利润,这样也鼓励更多年轻人加入农畜业。

另一双赢的例子:餐饮计划实践前,学校的餐点都向食品大公司购买预煮餐,不但不新鲜而且固定包装造成食物浪费。学校改变餐饮政策,聘请厨师根据波罗的海饮食(Diet for Baltic)准备食物,学校食堂的预算没有增加,而且学生吃得健康,也不浪费食物。

这次的交流,让我见识到永续农畜业概念的实践,更意识到永续生活或环境保护,是每个人、每一户、每个社区和每个国家的责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