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净土 格聂神山风雪穿越

订户

字体大小:

海拔6204米的格聂神山被称为四川第三高峰,长年隐藏群山旷野深处。

格聂之眼号称“大地之眸”,篮球场般大小湖泊中央长出一圈水草,有如一只大大眼眸凝视天宇。这里是格聂景区七峰八壑的绝佳观景点。

许多人途经四川号称“世界高城”的理塘,只顾往南一路奔向稻城亚丁,该地段因久享盛名,旅游全面开发,设施完备,游人络绎不绝。其实,离理塘县城不远,有一处近似隐世的秘境——格聂神山,孤绝而又无比圣洁,在当地越野穿越群组中以耳语诉说其神话般的美丽。

10月深秋时节,我们在成都雇了一名在此地区驰骋十余年的资深越野车司机,10年前我们曾一同前往川西草原寻幽探秘,如今再度相约驱车去探索格聂神山这个神奇秘境。

由川入藏先朝觐仁康古屋

从成都到理塘,奔驰于著名景观大道318国道,全程591公里,乘坐越野车可以早发晚至。理塘海拔4000米,隶属四川甘孜州,县辖面积1万4352平方公里,相当于20个新加坡,人口仅7万多。理塘县城虽只是西陲边疆小镇,常作为前往稻城亚丁或入藏旅客歇脚站,但其文化内涵极其深厚,浓厚宗教氛围在康南地区首屈一指。

理塘县城有康南第一寺长青春科尔寺,白塔公园等景点,若时间有限,应当把仁康古街当作必游首选。仁康古街是以“仁康古屋”为中心,环绕一圈近1000米的百年街道,串联着许多名人故居、康巴人博物馆、圣地青年书屋、藏香馆等文化亮点。开越野车的刘师傅说,几年前载两名瑞士人到此古街,他们一见到墙壁上的历史碑文,被千年文化沉淀震撼,马上决定在此逗留两天。

仁康古屋是老街中心,也是灵魂所在。这座400年老房子乍看像一般藏区民居,破旧而不起眼,在康藏地区却无比神圣,共有13位活佛先后诞生于此,包括第七世与第十世达赖喇嘛、蒙古国师三世哲布尊丹巴、五世嘉木样活佛、七世帕巴拉活佛。当地藏族有一种说法,如果你途经理塘去西藏朝圣,若没有朝拜仁康古屋,等于没有真正到过西藏。

游览古街时大雪纷飞,不少藏民手持转经筒绕仁康古屋念诵,雪花中构成虔诚而充满诗意的画面。古屋左侧墙上镶刻着六世达赖活佛仓央嘉措的诗作,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临终前的诗歌:

洁白的仙鹤啊

请把双翅借给我

不飞遥远的地方

仅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

相传仓央嘉措出家前的爱人是理塘姑娘,他被认证为转世灵童后,幽居深宫,对当年挚爱终生难忘。人们在他去世后,根据这首遗诗,在理塘找到第七世达赖。至今,仁康古街入口仍以仓央嘉措诗歌为标志,仙鹤的雕塑也几乎无处不在。

我们伴随着白雪、仙鹤、诗作和时断时续的转经声,缓缓走完这段能让人流连一生的古街。

风雪中穿越格聂神山

抵达理塘的当天夜里便开始下雪,醒来屋外一片雪白,放牧的藏民驱赶牦牛到山坡吃草,黑白相间放牧图充满美感,但冒雪出发进山,却是一段叫人惴惴不安的旅程。

格聂神山藏语名为呷玛日巴,藏传史书《红史》和《青史》的记载里称作“岗波贡嘎”或“岗波扎”,意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净土。它同属理塘县与巴塘县,是两县界山,也临近金沙江,与西藏诸山遥遥相对。以山系而言,海拔6204米的格聂神山被称为四川第三高峰,但它不像“蜀山之王”贡嘎山与“蜀山之后”四姑娘山那么广为人知,长年隐藏群山旷野深处,即使在高城理塘也无法窥见其身影。

从理塘县城驱车半小时,穿过大片高原牧场,便进入蜿蜒山道。下了12小时大雪,整个山区银妆素裹,雪花纷飞中天地几乎浑然难分,只有纯粹黑白两色,寒冷而又圣洁,不似人间,宛若天界。然而,在银白世界行车,危机四伏,道路积雪崎岖难行,一些路面更结了层薄冰,行驶在四五千米山崖,路边毫无防护栏,一旦打滑失控,生死难卜。一路谈笑风生的司机此时满脸凝重,放慢速度,战战兢兢来到铁匠山垭口。

铁匠山垭口是格聂南线穿越的第一个标志性景观,海拔4770米,翻越此山才算真正进入格聂神山范围。居高四望,远处云雾弥漫隐没了神山,360度环绕的连绵山峦积着厚雪,眼前三座并排的金字塔形山峰乃充满传奇色彩的“铁匠三兄弟”,捍卫着格聂女神,而垭口据说也是通往康南香巴拉的圣门。

“格聂之眼”与夜宿藏家

翻越铁匠山垭口,盘山而下,景观又是一变,先是积雪如圣诞树的松林,渐渐出现绿树草甸,溪边牛马成群,抵达格聂第一村——日戈村。日戈村藏语意为“大山的门”,这里是进入格聂神山的必经之路,日戈村的多吉巴臣既是地名也是守门天神,守卫格聂仙界的山门。这时大雪停歇,蓝天渐露,天际线现出格聂神山雄姿,村口几位老人手执转经筒,虔诚望着似近还远的巍峨雪峰。

沿着河谷泥泞土路前行,颠簸间到达传闻中的深山秘境乃干多村,经一番探询寻得“格聂之眼”入口处,却是一条陡急上坡土路,狭窄而多弯道,仅能靠大马力越野车穿通。从山顶俯瞰乃干多村,两山间河溪川流而过,金秋时节青稞田金黄一片,30多户民居散布其间,村口矗立一列白塔,整体感觉优美而祥和,完全符合牧歌似生活想象。

山顶地势平缓,有大片高原草甸,草甸中央便是越野侠客口耳相传的秘境——格聂之眼。格聂之眼号称“大地之眸”,篮球场般大小湖泊中央长出一圈水草,有如一只大大眼眸凝视天宇。这里是格聂景区七峰八壑的绝佳观景点,刚气喘吁吁走到湖畔,只见一抹蓝色天光掩映湖中,仿若一只能洞穿世间的蓝色眼眸;移步对岸,格聂、肖扎、喀麦隆等七座神山排列眼前,气势恢宏,简直摄人心魂。草甸四周由冷龙、热梯、库日等八条沟壑围绕,感觉自己就在一朵硕大莲花中央。大家忘情地取景摄影,有时就静坐湖畔默观湖中天光云彩的万般变幻,时间仿佛静止了,山水的壮美秀丽,心灵的澄净安详,恐怕稻城亚丁胜景都无法比拟。

山水间流连太久,天色渐暗,下山来已无法赶至乡镇,只好就近在乃干多村寻找住宿。我们直奔村委会向村长求助,他热情安排我们入住一藏家。接待的是名叫明珠卓玛的年轻母亲,她怀抱8个月大女婴,手牵两岁小男孩,大厅与小卧室共四张床。准备晚餐时发现村里物资短缺,屋里只有白米与田里刚挖出的一袋马铃薯,我们便亲自下厨,削马铃薯配搭自备的肉干下锅闷煮,将就吃了晚餐。

天黑了,屋外阵阵铃铛声,放牧的牛马归来,牛哞马嘶喧闹。万籁俱寂时,寒气袭人,屋顶繁星万点,璀璨银河低垂,拥盖两层棉被入眠,在这神山脚下的村庄度过了难忘一夜。

冷谷寺的美丽穿越

天明告别明珠卓玛一家,继续往格聂神山深处穿越。村口白塔与格聂神山诸峰遥遥相对,当地藏民心中,格聂神山不仅仅是一座山,它名列藏传佛教24座神山之一,也是和喜马拉雅山并称的胜乐金刚的圣地。1877年,英国探险家威廉吉尔(William Gill)在四川山区环行400英里,当他看到格聂神山后写道:“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这座高大的山峰,在这里,旅行者可以体会到藏族人民的心情,以及为何他们把她称之为圣山……”

其实,上世纪60年代318国道通车前,格聂这条山道曾是马帮络绎于途的千年茶马驿道,而见证这段繁华历史的应是格聂与肖扎两座神山之间的冷谷寺。

我们沿热地曲河谷行驶,溪流翠绿而清澈,山坡树林青黄交错,犹如十里油画长卷。出了河谷便是冷达牧场,景观变得开阔,由此拐弯进入另一段山道,站立高地眺望,金色草甸与大小沼泽构成斑斓图案,人称此处为虎皮坝。虎皮坝尽头是座险峻大山,山脚下则是一列金光灿灿的屋宇——冷谷寺。

藏民称冷谷寺为“格聂神山的心脏”,1164年噶举派第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尊者在此创建了冷谷寺,为藏区三大苦修圣地之一,旧寺已经废置,而新寺仍在修建阶段。站在寺庙大门眺望虎皮坝与远山,颜色多层次,景色非常壮观,大殿里正举行法会,近百喇嘛演奏多种乐器念诵,经忏声绕梁回旋。

在大殿外巧遇甘孜州旅游局官员,他们正在勘察此地旅游开发的前景,并告知前往巴塘路段因连日大雪,路面损毁,车辆无法穿行,劝我们折返理塘。自进入格聂山区,大部分地区为通讯盲区,信号不通,导航失效,若冒险前行,一旦车陷险境,恐怕求救无门。于是大家决定折返,争取午后出山。

此时天空放晴,多日积雪开始消融,蓝天下景致全然改观。行至铁匠山垭口,隐没的七座神山环列眼前,或平缓或尖削或陡峻,与周围染白的山峦与雪原,组成让人如痴如醉的神仙境界。

翻过山,出了圣地之门,牦牛、帐篷、木屋、柏油路逐一显现,我们于是回到了人间。此后红尘无涯,心中将永远藏存一座神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