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植物园流水处 鸟儿泡澡各有姿态

白眉姬鹟拍打水面,激起水花。(作者摄)

字体大小:

最近新加坡植物园的一条小水流,吸引了大批摄影师聚集。原来有一只罕见的候鸟,白眉姬鹟(Yellow-rumped Flycatcher)选择了这小水流为它的澡堂。

鸟儿会飞到浅水地方抖动身子,溅起水面沾湿全身,洗刷羽毛。这条小水流水浅又清洁,正符合小鸟的要求。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等待,傍晚6时30分,白眉姬鹟终于出现了。它先飞到小树上,再飞到岩石上,观察四周,觉得安全了,才走下岩石,跳人水中。下水后,站着,看看四周,才把身体浸入水中,然后用翅膀拍打水面,溅起水花,弄湿全身。再拍打翅膀,甩掉水分。这些拍打的动作溅起许多水花,形成美丽的景象!同样的动作,做了三次后,咻的一声,就飞走了。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摄影师长时间等待,就为了这短短的一分钟。过后,我还看见其他的小鸟来洗澡,但天色太暗,照片不理想,就打道回府了。

2304_now_1_Medium.jpg
白眉黄臀鹎浸湿身体。

第二天,我下午3时30分就来了。找个隐秘的角落坐下等待。不到五分钟,一只白眉黄臀鹎(Yellow-Vented Bulbul)来了,它也是东张西望一下,确定安全了才下水。只见它把头及身体浸入水中,尽情地用翅膀拍打水面,把身体弄湿,再飞到岩石上,拍打翅膀,甩掉水,把身体弄干。整理羽毛后就飞走了。

小鸟好像轮流似的,白眉黄臀鹎一走,鹊鴝(Oriental Magpie Robin)就来了。它也是先看了四周才下水。它倒是没把身体浸入水中,只是沾了点水,就飞走了。

过了不久,一只斑扇尾鹟(Pied Fantail)在小水流周围飞来飞去,先展示美丽的扇尾,再下水洗澡。洗好了,同样飞到一边,把翅膀多余的水分甩掉。梳理一下羽毛才飞走。

小水流平静了好一阵子,一只白胸苦恶鸟(White-breasted Waterhen)出现,在水流里觅食。它相当悠闲,慢条斯理地,一面走,一面找食物。突然,一群小孩骑着踏板车,呼啸而过,白胸苦恶鸟被吓得窜入树丛中。

2304_now_3_Medium.jpg
红耳鹎相伴洗澡。

再等待一会,两只红耳鹎(Red-Whiskered Bulbul)相伴来到这澡堂。它们轮流下水洗。一只在水里洗,另一只站在石头上整理羽毛。这样上下水三至四次之后,就快乐地飞走了。  红耳鹎飞走后,一只橄榄褐鹎Olive-winged Bulbul来了。它躲在小石头后面洗澡,幸好它洗后,站在小石头上甩掉水及整理羽毛,我才拍到它。

橄榄褐鹎飞走后,来了一只红颈绿鸠Pink-necked Green Pigeon, 它优雅地走到水边,喝了几口水,就飞走了。

我继续等待,直到7点,可惜白眉姬鹟今天没出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