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超现实的回家路 瘟疫蔓延时从美国到新加坡

冷清的芝加哥奥黑尔机场航厦。(作者摄)

字体大小:

这一天极端超现实,转机再转机又转机。从早到晚一直与时间赛跑,冲锋陷阵有如赴沙场,错过班机等于死路一条。躯体早已经不是自己的,心里却在狂吼:我要回家!一整天没时间吃东西,肚子里空空的,脑子里也是空空的。整个赶飞机的过程像在逃难,逃难的时候你不会觉得饿,只是害怕。害怕逃不出去。

3月初在冠状病毒肆虐的氛围中飞美国探望中风的婆母,冒险出行其实心里非常不踏实。但克服重重障碍后终于得与老人家相聚,就觉得值了。老人家94高龄,也不知还有多少次见面的机会。虽然只能短暂相聚,也算尽了人子人媳的责任,心中稍安。

转机三次才回国

入境美国那日,因欧洲疫情飙升,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禁止所有欧洲航班入境美国。我们在德国法兰克福转机,差一天便可能滞留机场。登上往纽约的班机之后虽然觉得侥幸,但也开始担忧回程的问题。按逻辑,既然所有欧洲航班都被禁飞美国,短期内自然不会有从美国前往欧洲的航班了。我们预购的回程机票也与来程一样,在欧洲转机。

在美国那几周我们紧密关注航空公司的网页,几乎每天都有航班因冠病疫情被取消。除了国与国之间的飞行禁令之外,相信很多人也因疫情取消行程。纽约疫情最早暴发,美国境内所有航班早已禁飞纽约,我们从圣路易斯飞纽约的回程班机早被取消。回国两天前收到的消息是,从纽约飞欧洲的航班取消了,从法兰克福转飞新加坡的航班也取消了。简的说,就是回程的三段班次全被取消。

接下来两天就是疯狂给个别航空公司打电话,同时联系最初订票的新加坡旅社,要求另外安排回国的航班。两日疲劳轰炸之后,终于有了成果,我们得以改从圣路易斯飞芝加哥,再从芝加哥转机至旧金山,然后搭上从旧金山17个小时直飞新加坡的美国联合航班,无需在欧洲转机。听航空服务员说,这是从旧金山飞新加坡的最后一趟班机,上不到这趟班机我们就没辙。

机长亲自欢迎乘客

3004_now_4_Medium.jpg
圣路易斯机场空荡荡的航厦。(作者摄)

一直到起飞当日,班机时间还有变化。晚班机由于乘客太少当日被取消,航空公司整合不同班次的搭客,安排我们搭早班。收到讯息的时候没时间多想,亲戚二话不说飞车载我们到机场。办登机手续的时候,只有我们两名旅客。服务台后的地勤人员看样子就知道闷得慌。安检入口四名制服人员聚在一起谈话,看到我们大声说嗨,四个人招呼两个。过了安检直接到登机口,走道上除了偶有清洁工友拖着拖把和水桶经过,整座航厦冷冷清清。两旁的餐馆和商店多数没开,登机口只有零落的搭客。上了美国联合航空国内航班,大半的座位都是空的。不是说整合不同班次的乘客吗?竟然都凑不齐一架小飞机的人数啊?

到了芝加哥奥黑尔机场,情况大同小异。我们曾经好几次在芝加哥转机,这是一个非常忙碌的机场,每一次都是人头攒动人声嘈杂。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安静的芝加哥机场,航厦的设计很漂亮,但是我们没有心情欣赏。从芝加哥飞旧金山我们乘坐波音757,是大飞机,机上的乘客竟然还不到一成。关闭机门后飞行服务员宣布,请大家随便坐,爱坐哪坐哪。然后机长竟然亲自出来欢迎我们,感谢我们选择乘坐美国联合航空。我心想,我们没有选择,UA422是我们最后一根浮木。从芝加哥飞行四个小时及时赶到旧金山。转机时间非常紧张,我们都是用跑的。

总之,这一天极端超现实,转机再转机又转机。从早到晚一直与时间赛跑,冲锋陷阵有如赴沙场,错过班机等于死路一条。躯体早已经不是自己的,心里却在狂吼:我要回家!一整天没时间吃东西,肚子里空空的,脑子里也是空空的。整个赶飞机的过程像在逃难,逃难的时候你不会觉得饿,只是害怕。害怕逃不出去。

天荒地老无尽时

终于坐上从旧金山飞新加坡的飞机那一刻,整个人虚脱了。靠在老公肩膀上说,我们成功了!心中的大石落下,原本沉重的心突然脱腔而出,如自由落体坠入机舱内幽暗的骚动与安宁之中。由于新加坡已经禁止任何过境搭客,左右前后清一色是新加坡公民、居民和拥有新工作准证的人;为了回家,大家从美国各地飞到旧金山上飞机。飞机引擎的嗡嗡声如永续而荒诞的回响,如梦似幻。机舱内一时亮一时暗,餐饮时间亮灯大家一阵骚动,餐饮后熄灯就寝。我无法入睡,只觉得那十几个钟头天荒地老无尽时,又虚幻又真实。

抵达新加坡入境的时候身如败絮,签了隔离令睡眼惺忪聆听关卡人员讲述隔离条规。坐上德士的时候,我们竟然握手相视而笑。真的,只要能够回到家,居家隔离算什么?小菜一碟。

走笔至此,新加坡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400例。居家隔离期间我们每日追看新闻,看得心惊胆战。4月初政府宣布阻断措施,为了切断疫病蔓延,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和学校都将关闭一个月。虽然多两天我们就可以外出购买食物,但继续宅家避疫应是我们新的生活常态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