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公园偷得半日闲

字体大小:

白沙公园从早年的荒凉变身自然生态丰富的休闲场所。

吸引人们前来健身,看树观鸟赏潮汐,与星海月色共消磨。

海风轻拂白沙公园,浪花扑打细沙滩,椰林、雨树林伴红树林,还有两条弯弯小河,阿比阿比河(Sungei Api Api)和淡滨尼河。每次来到白沙公园,外婆的澎湖湾就来到嘴边。

念中学时,朋友便带我来过白沙公园游玩,印象中那是一个很荒凉的地方,在淡滨尼路下车,需要走约20分钟才能抵达海边。那时的海边已设有浴室和厕所,还铺有一条笔直的水泥路,并排能走七八个人,踏下五六个阶梯就可踩到沙滩。这里的沙滩洁白,海水清澈,比榜鹅海滩干净得多。我也在这里学过游泳,好像只下水一次,朋友说这里水母多,常被蜇得全身红痒,还有海蛇,会咬死人的。我捡过一个海星,看见五角形状的硬皮底下竟藏有几百只像虫那样蠕动的小脚,吓得立即把它丢得远远的。

运动、散心、垂钓

今天的白沙海滩,很少人来游泳,许多人选择来散步、快走、慢跑、练拳和骑脚踏车。

白沙公园是沿着实龙岗海港开辟的濒海公园,总面积70公顷,约等于100个足球场;海岸线长3公里,海对面是相隔2公里的乌敏岛,常有从柔佛海峡驶来的大货船经过这里前往德光岛。

公园里跑步道和脚踏车道交叉穿越,有的沿着海边,有的深入公园各个景区。人们走累了,大树下有靠背椅子坐,亭子也是歇息的好地方。这里的亭子少说10个,大小不同,设计各有特色,感觉就是具有马来风味。白沙公园保留有马来文化特色合情合理,上世纪80年代白沙市镇发展以前,这里便是马来同胞聚居地区,有个村落就叫白沙村,另一个是淡滨尼村。

虽然还在疫情期间,这里的儿童游乐设施只是部分开放,仍见父母带着幼儿来玩乐。

想不到这里也是垂钓的好地方,沿海岸总有人在钓鱼。他们说,各种鱼都可能上钩,涨潮和退潮都行。我也见过有人在阿比阿比河上抛下鱼笼捕螃蟹。

最美丽的雨树林

我喜欢白沙公园,首先是这里生长的雨树,千姿百态,蔚然成林。雨树几乎分布整个公园,有的沿着步道生长,有的散布斜坡上,都长得十分茂盛,树干粗大,很多还寄生有苔藓和蕨类植物。树枝长得尤其欢快,不像东海岸公园大道的雨树,虽然也处处显示其树枝交错的美感,却是相对中规中矩,应是担心妨碍公路安全常被修剪的缘故。

雨树也叫雨豆树,我见过的最高雨树可达组屋八九层楼,树冠投下的树荫可覆盖不止五六个停车位。白沙公园的雨树,几乎每棵都是一把擎天的大伞。

为什么叫雨树?有人解释,天要下雨,雨树对生的叶片会逐渐合拢把雨水包裹起来,等太阳一出,叶片重新张开,雨水便纷纷滴下,树下宛如再下一场小雨。晚上,这种属含羞草科的乔木也一样会合拢叶片,早上经阳光照射,叶片打开便会把露水抖落。

读者可能留意到雨树开的花朵也别有姿色,它们就像一个个粉红色的粉扑挂满树冠。雨树也生荚果,长圆形,会由绿转黑,果瓢中还藏有很多种子。

新加坡最美的雨树林,或许就长在这座公园里的阿比阿比河边,最少有百棵吧?由于地势起伏,从不同角度看,雨树的枝干纵横伸展,便构成一幅幅颇有创意的现代画。

走木板桥过红树林 

沿海岸生长的椰树,估计也有百棵,都长得亭亭玉立。树梢披散开的羽毛状叶片,便是一把把翠绿小雨伞,能为挂在树梢的七八个椰子遮挡阳光和风雨。椰树确实别有风情,十几棵互相依偎,虽构不成椰林风貌,倒也像一群热情的迎宾招待员,欢迎大家光临。

来到白沙公园,千万别错过走访红树林。如果你是从巴西立巴士转换站,乘搭403号巴士到伊莱雅路(Elias Rd)的海边下车,走下坡不远,右边就是阿比阿比河,过了河走进公园约200米就能抵达红树林。假使你是从巴西立地铁站过马路走进巴西立埔(Pasir Ris Green),就能直接走入红树林。

红树林占地6公顷,虽然没有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那么大,后者总面积达87公顷,却是新加坡本岛仅有的两个观赏红树林的公园之一。

白沙公园的红树林设有木板桥让游客倘佯。木板桥不是很长,却造得结实稳固,任由小孩奔跑也不会摇晃。据说这里的红树林品种繁多,不像马来西亚有人管理的红树林,只保留少数几种具有商业价值的树种。不过我所认识的红树林,就是长有许多粗树根,退潮时会露出水面的树林。最近经人指点,才懂得它们可以包含常绿乔木、灌木、草本和藤本,是在潮滩湿地生长的特殊植物群落,根系发达,能经得住海水浸淫。

走在木板桥上,有告示牌提醒,请留意退潮后烂泥地上出现的弹涂鱼和招潮蟹等动物。我认识它们,弹涂鱼能在干涸的泥滩上弹跳移动,因为除了用鳃呼吸,它们还可以凭借皮肤和口腔黏膜的呼吸作用来摄取空气中的氧气。在中国大陆沿海和台湾,这是一种很受欢迎的美味食用鱼,不难饲养繁殖。招潮蟹是一种很有趣的小蟹,最大的特征是雄蟹拥有大小悬殊的一对螯。我曾在马国东海岸沙滩上看见一大群挥舞着红色大螯的招潮蟹,据说它们正在求偶。可惜,这次却没看见它们的踪迹。

涨潮可见螃蟹爬树

在涨潮时间来红树林应该也不会失望,根据国家公园局的介绍,随着潮水游进河口的鱼类和螃蟹,会因为逃避敌人而跳出水面,有些螃蟹和海螺还会爬上树躲难。此外,游客还可以看到很多海水生物包括弹涂鱼、慈鲷鱼、鲎(hòu)和海蛇在水里游动。

最近我还在阿比阿比河岸边看到一只一米长蜥蜴,原本晒着太阳的,忽然间好像从睡梦中醒来,或许觉得太热了,又爬进水里图个凉快。读者们须注意的是,在公园不准采摘任何花木,也不准喂食动物。还有,假使你运气好,远远看见海面漂浮而来一块木头,哦,千万别太靠近,那很可能是常在柔佛海峡出没的河口鳄鱼。来了鳄鱼,静静走开,互不侵犯,就没有危险。

公园局也提醒游客,在红树林里遇上雷雨必须立即离开,因为红树林的树木都长不高,再遇上海水涨潮,遭雷击的风险就提高了。

苍鹭衔枝为筑巢

在淡滨尼河上的水泥桥望向两岸的茂密树林,或许是观鸟和拍摄鸟的最佳地点。我那天便在那里拍到几张苍鹭的照片。苍鹭体形够大,容易看得见,也容易进入镜头。它们喜欢站在树枝间歇息,几分钟后便会突然升空,朝向靠海的大树丛飞去,我相信它们在那里筑有鸟巢。

我发现有几只苍鹭飞上树后,便以嘴咬住树枝,然后通过扭头扭颈项的大动作把树枝折断,再衔着树枝飞回巢。网上资料说,每年5月至7月是苍鹭产卵期,它们现在筑巢,说不定是为了迎接小宝宝的诞生。苍鹭通常每隔一天产一个卵,一般能生下五个卵。

走过身边的白沙公园常客告诉我,这里还可以看到犀鸟、翠鸟和罕见的八色鸫。

河边和红树林,其实也是聆听鸟叫的好地方。我坐在靠河建的小亭子里,闭上眼睛,能分辨出不同的鸟叫声便不只10种,真的是百鸟争鸣:高低音此起彼伏,长鸣或短促啁啾,远近呼应,热闹却不噪杂。这里还有座三层高观鸟塔,能给观鸟者提供更好的视野。

两条河是公园的灵魂

白沙公园晚上7时至早上7时都有照明,公众随时都能前往欣赏星海月色和消磨宁静的夜晚。在疫情发生前,这里是允许过夜露营的,只要获得国家公园局的许可证。记得七八十年代,人民协会在这里也设有不同等级的度假屋供公众租用,给许多人至今都还留下美丽的回忆。现在度假屋已改造成海上运动中心,不过,有兴趣的公众,仍可住进设置在公园另一端的职总度假村,那里有各种游乐设施。

白沙公园常叫我流连,还在于从园中央流过的那两条绿色的河,阿比阿比河及淡滨尼河。阿比阿比是一种红树林品种,淡滨尼则是另一种乔木的名称。据说在白沙开发前,这两种树木随处可见。那时候,流经这里的河流不止10条,经过填土、疏通和改道后,才留下今日的两河和一片沼泽的面貌。

海风依然轻拂白沙公园,浪花继续扑打沙滩,椰林和雨树林照样陪伴着红树林,还有两条缓缓流淌的小河,阿比阿比和淡滨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