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温与野 亚历山大路两绿境

字体大小:

亚历山大路一带收藏了丰富的自然生态,隔着双向大马路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绿色景观:一边是精心打造的“秘境公园”园艺园林,另一端则是蕴含原始况味的丛林步道,一温一野,展现岛国经营绿色空间的巧思。

生活在岛国是幸福的,打开窗户或步出家门,映入眼帘的往往是一片绿意。为响应新加坡从“花园里的城市”升华为“大自然里的城市”绿色愿景,城市规划实现每户家庭步行至少10分钟就可接触绿园,在方圆约1公里内有自然公园或公园连道,让大自然融入日常。

诚如丘吉尔所言:千万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目前无法出远门,最方便的莫过于到附近的绿色空间呼吸新鲜空气,舒展筋骨,提振精神。

我最近发现经常路过的亚历山大路收藏了非常丰富的自然生态,隔着双向大马路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绿色景观。一边是精心打造的“秘境公园”园艺园林(HortPark),另一端则是蕴含原始况味的丛林步道(Forest Walk),一温一野,相得益彰。

园艺园林和丛林步道属南部山脊的一部分,和邻近的拉柏多自然保护区、直落布兰雅山公园、花柏山公园及肯特岗公园,构筑一个长达10公里的绿色廊道。

衔接这两个景点的亚历山大拱桥(Alexandra Arch)即另一看点。80米长的拱桥呈弧形,结构如叶状,设计独特新颖。夜幕低垂时,不同色泽的LED灯照亮拱桥,有如一场绚丽的灯光秀。

别浪费危机,更别浪费岛国宝贵的自然资源。这些绿色景观近在咫尺,只看我们愿不愿意多走几步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中。

园艺园林 凝聚社区创意

结集休闲、教育、研究和康乐活动,园艺园林旨在提供园艺爱好者及业者一个分享相关领域的知识和发挥园艺创意的社区空间。

园艺园林于2007年开放启用,说来惭愧,我近日才抽空去参观,殊不知车子飞奔的大马路旁竟然是个10公顷大的公园。远离喧嚣,里头栽种诸多种类的花卉和植物,宛似一个“秘境公园”。

园艺园林采纳了新加坡植物园的成功模式来打造这个绿色环境,因此初访时,难免有置身植物园的感觉。然而,园林又不失个性,秉持“社区精神”之信念,公众可以在这里租用花床耕种蔬果,有如在自家园地当城市农夫,增添归属感。

园艺园林共有13个看点之多,包括垂直花园、康疗花园、蝴蝶园区等。初访的我刚开始还担心走不完。步行一小段,发觉我的顾虑是多余的,因为这些看点皆在一定的范围内,一目了然,颇精致。

我循着园林手册上所列出的介绍行走,第一站是园艺院(HortHouse)。这栋建于上世纪初的建筑物和马来亚铁道有颇深的渊源,该处离旧铁道数百米,老房子曾经是铁路高职及家眷的住宿,结构依然牢固。

其建筑属于工艺美术风格(Art and Craft Style),起源于英国的一场设计改良运动,提倡简单无华的建筑元素;因此老房子没有华丽的装饰,陡斜的屋檐和伸展的阳台为建筑特色,甚至保留了烟囱,颇有小村屋之韵味。

如今这栋两层楼建筑已改造为“城市绿化和生态平衡中心”(Centre for Urban Greenery and Ecology,简称CUGE),为园林业者及爱好者举办课程,提供园艺培训。漆上洁白色的园艺院,部分柱子显露红砖块,伫立绿意中,格外出众。

zbfukan20201022.a_Small.jpg
10公顷大的园艺园林宛似一座“秘境公园”,有13个看点之多。

各主题显个性

毗邻园艺院的是花卉步道(Floral Walk),这里的热带植物如姜花、蝎尾焦花等皆耀眼夺目,和其他含蓄的小花相比,显得大喇喇,多用于园景及花艺布置上。

这也是园艺园林的特色,将个别却有相同益处的植物一起栽种,分门别类展示,可谓形成一个“主题公园”,能够一站一站慢慢欣赏。除了体验植物界的奥秘,也感受到园艺爱好者如何借助花花草草点缀环境,点亮心情。

配合我国于2015年欢庆千禧年而设的SG50锦簇社区(SG50 Community in Bloom Gardens)便由各区域的居民及学府参与,将标志性的庶民街景融入园景内:可一睹大巴窑著名的龙头游乐场迷你造型,组屋区的观鸟角落和巴士车站等。

另一个值得造访的园区是康疗花园(Therapeutic Garden),由国家公园局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组织等医疗机构联手设计,该区营造一个松懈身心的绿色景观。除了栽种可食用和有医疗功效的植物,在这里还能“放任”触摸有触感的叶子,当中就有毛茸茸的绿叶,刺激感官。

离康疗花园不远是培育幼苗的模拟温室区,这是公园局的研究项目,收集来自全球各类的植物品种,在低气温下测试其生长环境。这些数据有助于滨海湾花园所建设的冷气花房,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展示地中海等国家的花卉。

围着模拟温室区走了一圈,就抵达园艺园林的尾端,往前走是衔接肯特岗公园的连道。回程方向,途经以蜜蜂为主题的导览路线,以及专为儿童而设的大自然乐园。园艺园林的另一特点是亲家庭,通过园艺让小朋友们亲近土地和爱护环境。

园林还种植了不少以新加坡街道有关联的树木,如淡滨尼区就以Tempinis树命名,而位于加东的惹兰登布树(Jalan Tembusu)则以香灰莉木(Tembusu)命名。边走边欣赏树木,从而认识岛国街名背后的故事,增长知识,获益不浅。

因为是平日造访,访客稀疏,园艺园林特别幽静。午餐时间,附近的亚历山大商业区的一些上班族来此散步,从繁忙的工作中暂时抽离,沉浸在鸟语花香中。我看了看腕表,不知不觉已在园林逗留了近两个半小时。建议要来此游玩的朋友们把数小时留给大自然,才不会辜负这个由园艺爱好者和业者共同耕耘的园林。

园艺园林经常举办园艺讲座、工作坊和市集。部分活动目前暂停,可上网站www.nparks.gov.sg/hortpark查询更多资料。

丛林步道 野趣盎然

如果说园艺园林是一座精心打造的秘境公园,那么一桥之隔的丛林步道,可称为“不修边幅”,富有野趣的南部绿肺。

长达2.7公里的丛林步道于2009年落成,以错落有致的铁架桥直通直落布兰雅山公园,从园艺园林为起点的话,徒步约半小时便能到达。一路的郁郁葱葱颇养眼,让人心旷神怡。

离大马路仅几步之遥便能置身热带雨林,走入绿意盎然的丛林间,车水马龙声渐渐转换为清脆的鸟鸣和蝉声,空气也越加清新,深呼吸,精神为之一振,充满正能量。这是个相当新鲜及奇特的徒步之旅,尤其当自己和这些树木一样高时,看植物的视角更加透彻及清晰。

丛林步道蕴藏丰富多元的自然生态,由于阳光和雨水充沛,并且自由生长,枝叶茂盛、健硕。我是个植物门外汉,幸好沿途有告示牌简介,从中辨认出橡胶树、星果木等野生植物,眼前呈现不同层次的绿。

丛林步道的设计非常周到,高架桥结构坚固,不陡峭,适合步行。造访几次都见到热爱保健的年长者来此暖身,还有年轻家庭趁好天气全家出游晨运,不费力气完成几公里。倘若走累了,途中有帐篷造型的休息亭供小憩片刻。

zbfukan20201022.b_2_Small.jpg
寻刺激的访客能从土地小径爬上陡斜的梯级,更接近大自然。

静谧小径添刺激

寻求刺激的访客还能在半途中选择较为静谧的“土地小径”(Earth Trail),爬上百多个陡斜的梯级更接近大自然,周围的绿荫遮蔽了猛烈的太阳,阴阴凉凉,有探险的乐趣,换个风景抵达直落布兰雅山公园。

纵然身处热带丛林中,近尾端可见直落布兰亚区高耸笔直的组屋,有种从山林中回归人间烟火的踏实感,庆幸岛国的城市规划保留了不少绿色地带,钢骨水泥和自然环境取得良好的平衡,有益身心健康。

有意思的是,丛林步道也特别开辟一道小径通往普勒士顿路(Preston Road),这里伫立几栋英殖民地留下的黑白屋,韵味十足,和山脚下的吉门营房皆属当年英军的阵营。如今住在半山腰的居民一踏出家门就有一片丛林尽收眼帘,环境清幽,而该道路的尽头是一所国际学校。

从亚历山大路徒步至直落布兰雅山公园,若继续往前走几公里就是花柏山公园及亨德森波浪人行桥,覆盖面积颇广,要探索的话需要另外几小时。南部山脊风光明媚,离市区不远便能沐浴大自然中,让我们看到别样的狮城景色。

获国内外奖项肯定

值得一提的是,丛林布道和园艺园林皆因杰出的园景设计双双获颁本地与国际建筑奖项。丛林布道由本地建筑事务所LOOK Architects操刀,于2009年荣获新加坡总统设计大奖,以及芝加哥雅典娜建筑设计博物馆(Chicago Athenaeum Museum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的国际建筑奖;园艺园林则在2008年获颁同个国际殊荣。

这些荣誉给予国家公园局莫大的肯定,尤其新加坡自建国以来就把岛国打造为一座“花园城市”,取得骄人的成绩。园景设计无疑是一门大学问,也是一种美学,我们积累经验,精益求精,成品有目共睹。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有了扎实的根基,相信在迈向“大自然里的城市”的道路上将能得心应手发挥所长,更上一层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