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八新人 书写青春的温度

邵馨宁喜欢坐在路边看行人。(受访者提供)
文化差异开启了杨世豪的写作。(受访者提供)
第五代字食族新登场。
第五代字食族新登场。

第五代字食族八位年轻作者的作品,今天起陆续在《取火》登场。联合早报记者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让读者在接触他们的文字前,先对他们有些认识。

第五代《字食族》专栏经过两轮选拔,选出八名出色的年轻文字爱好者,新专栏今天登场!

新一代是陈沁霖、陈凯宇、孙靖斐、徐一、李心仪、邵馨宁、陈慧琳与杨世豪。

以往四代字食族都是六人组合,不过这次评审觉得入选者水平高,且各具特色,决定增加两个席位,扩大至八人阵容,希望借此培养更多本地年轻人投入写作的行列。

今年共有24人参与甄选,平均年龄为19.6岁,参与甄选的男生也比往届多,共七人。

他们去年10月底参与作家黄凯德的“速写达哥打”工作坊后,各自交上决审作品,以“微小事物”为主题,考验每个人对周遭事物的观察与创造力。

让八位第五代字食族成员成功突围的作品,12月上旬已陆续刊登于《取火》版。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他们吧。

陈沁霖、陈凯宇和孙靖斐都来自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

第五代字食族第一波专栏,就出自陈沁霖之手。22岁的陈沁霖目前准备攻读翻译硕士学位。

外形甜美,说话语调明快优雅,陈沁霖曾活跃于本地华语剧场。她原想投入艺术工作,可惜家人并不鼓励,她也面对现实,不过仍继续接主持工作,换一个方式延续自己的热情。她形容自己比较疯,静不下来,在大学她也参与杂志编辑,还带同学出国做义工。

陈沁霖善于捕捉人心,描写人与人的关系,尤其爱情故事,喜欢在作品中加入一点魔幻的元素。“我喜欢反差,对人对事,就连生活也都要反差。”

21岁的陈凯宇去年中在大专文学奖中表现突出,获得散文首奖、现代诗二奖,以及《联合早报》金奖。

陈凯宇比较内向,他随身携带笔记本,写日记,记录心情。他也喜欢画插画,曾为医生作家林韦地的杂文集《冥王星太空人语录》绘制封面。

陈凯宇有点老灵魂,他喜欢听老歌,尤其广东老歌,追看香港TVB连续剧。也许是出生于马国吉隆坡的关系,他对香港流行文化特别感兴趣,他的写作起点也是从老派的博客开始。

陈凯宇的文字细腻,观察力强,总能以小见大,风格温润中有点惆怅。

下个学期,陈凯宇要到香港大学当交换生,他打算以新加坡、吉隆坡与香港为书写题材,在专栏中书写“三城记”。

身材娇小的孙靖斐也来自马来西亚,她是新山人,今年20岁,养了两只猫,一只暹罗猫,一只“奔士”猫,她笑说,如今生活的一切都是猫。

孙靖斐的祖父是马来西亚知名作家马汉,在儿童文学的领域贡献非凡。孙靖斐自小就跟着祖父,看祖父用稿纸誊写作品,她也在祖父循循善诱下开始投稿,不过中学毕业后,孙靖斐第一志愿其实是要读法律,结果误打误撞来到新加坡修读南大中文系。

孙靖斐善于经营生活细节,从个人经验出发,深情描绘,让人动容。

南大创作课是文学启蒙

来自南大中文系的三人,都异口同声表示南大的创作课、驻校作家计划,打开了他们的视野,对创作有了更深入的体认,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启蒙。

他们上学期都修了香港作家董启章的小说课,接下来就可以在专栏里学以致用了。

即将从新加坡管理学院—伯明翰大学毕业的陈慧琳(21岁),她的写作启蒙是中学一堂华文课,当时老师拿了她的作文朗读,她赫然发现,纸页上的文字与朗诵出来的文字,差别巨大,好像有了另一种生命。

陈慧琳喜欢萧红、林徽因的作品,她很感恩一直以来都碰到好老师,鼓励和启发她继续用文字表达自己。

陈慧琳也喜欢弹吉他,钟爱独立音乐,欣赏的歌手包括去年过世的香港歌手卢凯彤,以及今年华艺节将在本地演出的香港歌手岑宁儿。

谈起卢凯彤,陈慧玲难过得快哭出来了,“她的歌给我很多力量。”

陈慧琳的作品带有奇想色彩,像电影蒙太奇,快速调动,推向让人措手不及的转折。

李心仪(17岁)和邵馨宁(18岁)是华侨中学的同学,两人最近携手准备开YouTube频道“小明的右脑”,以创意方式解读本地华文课文中的文学作品。

别看李心仪轻声细语腼腼腆腆,她可是特立独行,想法尖锐,写起诗来,对社会政治的批判,经常让人拍案叫绝,尤其那首刊登在《取火》的《一座干净的城市》。

古灵精怪的李心仪,点子很多,去年和同好组成“所谓诗社”,在同辈间推动诗歌创作,还办了两场“砸诗烩”,把西方流行的口语诗引入本地华文诗的领域,受到很多前辈的关注。

李心仪认为写作就应该有更多直接的交流和评论,才可以互相进步。

对于评论匮乏的问题,她的直接反应就是“小明的右脑”。为什么是小明?她说:“每个人写作文都提小明,小明很可怜。左脑是理性,右脑是创意。到时候,邵馨宁饰演小明,我拍摄,我喜欢制作的过程。”

至于邵馨宁,她觉得自己是个话痨,文字创作最初就是从碎碎念从话痨开始。

“把一个模糊的想法反复加工成一套成型的文字,每次写完都有种刚跟自己大吵一架并且赢了自己,很爽的感觉”,就是这种想法让她在写作上异常积极。

甄选活动最后交上来的文章就完全展现了邵馨宁给自己的定义:一篇文章里有好多小宇宙大爆发,一句句都是自我探问和对峙,周伯通左右互搏般。

她希望让其他人了解自己那个圈子的想法,而《字食族》正是这样一个平台。

邵馨宁也喜欢跳街舞,对她来说那是另一种语言。她还透露自己有一些怪癖,比如到动物园琢磨动物的内心状态,到博物馆背诵每件展品的文字描述,还有坐在路边看行人。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怪癖,观察,便是创作的第一步吧。

改写小龙女的“命运”

来自立化中学的徐一,今年18岁,半辈子前(9岁的时候)母亲给了她一本《陆小凤》。古龙的作品比较成人,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给她看那样的书,却引起她的阅读兴趣——转向金庸,一个劲儿读完金庸武侠小说。阅读的时候偶尔不满足,比如她不愿意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自己在笔记本里改写故事,让杨过英雄救美。

如果可以一整天宅在家里,徐一会觉得很幸福,不过为了买上学用的手提电脑,她学校假期都努力在餐馆打工,也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事物。

徐一说,她的作文分数一般不高,可能是因为天马行空、不守规矩的缘故。

的确她的文风就是走幽默路线的那种,没有文艺腔,非常清新,那么《字食族》就是最好的平台,让厌恶作文的年轻人,好好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第五代字食族最后一人,是21岁的杨世豪,目前就读于新加坡科技与设计大学。

杨世豪从小被爸妈培养写日记的习惯,来自中国的他,不远千里到新加坡升学,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乡愁和文化差异让他写作欲爆棚。

为了找到家乡味,杨世豪平时会研究各种面食的制作,此外他也喜欢旅行,也玩玩胶卷相机,拍照也冲洗照片。

一如杨世豪自己说的,文化差异成为写作的重要原材料,这也让他在看待新加坡时,有不一样的视角。

八位年轻专栏作者,八种身世,八种性格,他们会交出怎样的作品,请大家密切留意每周三的《字食族》专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