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框框的小白马

字体大小:

18岁的李心仪和一班喜欢文学的朋友在网络平台追逐“阳光彩虹小白马”,也走到台前表演华文口语“砸诗烩”。她将在今年的作家节,和两名主讲者孤星子、欧筱佩,分享“网络与文学”的体验。

#晴天不会下雨 #洁癖 #向光性植物 #爸爸

面对这些关键词,你会联想到什么?把这些想法抓住,不需要过分雕琢,用自己的方式写成一首诗,上传到Instagram或面簿。有人叫好,有人批评,但这就是李心仪(18岁)和她的文学同好们正在尝试催生的网络文学创作。

一篇创作,可以是吸取日月之精华的笔耕,也可以是某日乍现的灵光,写诗更是如此。诗是什么?与其套用规矩、秩序,李心仪觉得,跳出框框的日常所思所想,哪怕是笨拙的表达其实也能很有诗意。“有很多从谈话中冒出来的想法,我们都用它作为小主题,设成写诗的挑战。”

她们从去年开始设立的Instagram平台,就叫做“阳光彩虹小白马”,名字有那么一点无厘头,也有一点纯真,目前有近500位跟帖者。

李心仪是本地新一代文青,喜欢阅读、写诗,也对剧场、电影等等感兴趣。去年她和同好组成“所谓诗社”,为了推动诗歌创作办了三场“砸诗烩”,把西方流行的口语诗引入华文诗的领域,目前她也是联合早报字食族的一员。

跟着她翻览一遍“阳光彩虹小白马”,可以看到不少巧思,每一轮征稿的主题是用相当丰富的画面和文字交相表达,在现代/古典/简约等风格里穿插拼贴,像集邮一样收集诗作。

这是很视觉的方式,但也符合时下年轻人的胃口。而在网络世界里,文字与人的距离也不像一般严肃文学那样居高临下,在李心仪看来,这里可以戏谑、玩耍、逗趣,如果想让更多人参与进来,门槛就不能设得太高。

李心仪写诗的冲动来自于生活,一些社会事件又或是某种生活刺激都能引起大家的共鸣,而她希望鼓励更多人用写诗来表达自我,分享在网上,成为有观众的作品。

20191030.zbfukan.a_Small.jpg
用视觉的方式,吸引年轻人加入创作诗歌。在李心仪看来,网络平台的门槛不能设得太高,应注重参与感。(受访者提供)

有经验的写手和新写手 需要不同的平台

本地也有由新文潮文学社创办的面簿群组“一首诗的时间”,今年的征稿则由“所谓诗社”接手负责。李心仪过去也常常在群中投稿,但她觉得有经验的写手和新手需要不同的平台。

李心仪说,在面簿上创作,她自己也会担心诗意不到位,作品被人评价等等。但Instagram不同,它给人的感觉更即时、随性,因此作品与主题的关系也可以像一问一答,没有那么多的负担。如果作者有一颗玻璃心也可以为作品标上“#我不接受任何批评”,算是为创作空间提供一道保护色。至今在平台上的作品已经整理成了两本小册子,汇集了许多年轻写作人的创意。

问起李心仪的创作之路,还要从她小学时期一篇篇写作离题的作文说起。骨子里向往自由的李心仪,不喜欢被条条框框束缚。而在补习班抄写模范作文这类功课,最是让她感到折磨,这反而让她憋足劲在作文功课里天马行空地想象,甚至融入科幻题材等等。

李心仪由此开始积极地创作,在自己的博客上撰写散文、小说、诗等等。为了丰富自己的阅历,李心仪也为自己列书单,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英培安的《画室》皆在单上,但读书的步调急不得,“我读书很慢,但这种慢我很享受,它让我可以更深、更久地去感悟书中的世界。”

许多学生会为了课业,放下兴趣,但李心仪不同。她发现自己对于剧场和电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且毅然地选择在读完高中一年级后从华侨中学(高中部)退学,转学至义安理工学院投身电影、传播、戏剧当中。

李心仪说,当时父母觉得可惜,因此再三地要她考虑清楚,而她觉得高中壁垒分明的科目选择让她很难找到属于自己的发挥空间,而在理工学院则有更多时间让她去动手完成自己的梦想。正因如此,她才能有时间经营“砸诗烩”和“阳光彩虹小白马”,如今不仅越办越有经验,本地的诗人圈子也一直在给予鼓励。

来临的11月10日,李心仪将与孤星子、欧筱佩一起出席今年的作家节,主讲讲座“网络与文学创作”。孤星子是新文潮文学社创办人汪来昇的笔名,“一首诗的时间”也是由他创立。欧筱佩是今年新华文学青年诗歌奖的银奖得主。三人将针对网络时代,网上创作与传统书面创作的异同提出他们的观察,由张国强担任主持人。


网络与文学创作

11月10日(星期日)上午11时

艺术之家 The Art House, Blue Room

Arts House Ltd, 1 Old Parliament Land S17942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