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艺师遇见纸上花 折叠属于自己的花语

←许恒梅把住家当作工作室,制作各类纸花装饰,也善工细致的折纸摆件。

字体大小:

纸艺师许恒梅用巧手制作纸花装饰墙、折纸摆件等,打造一座座创意绚烂的纸上花园。

纸艺师的工作,就像一名纸上花园的园丁,从平面世界里,折叠出美丽和生机。

32岁的纸艺师许恒梅,把住家当作工作室,既可以制作大型的纸花装饰墙,也善工细致的折纸摆件,上门惠顾的客户包括Bvlgari、Delvaux、Cle de Peau等著名品牌。

许恒梅的网店取名“Ektory”,取希腊语中“不拘一格”(Eclectic)之意,打造成为一座创意“工厂”(factory),从2014年开张至今。

20192011_fukanlifestyle_atshidai_2_Medium.jpg
许恒梅为时尚杂志Harper's Bazaar制作一道花墙,超过100种设计的纸花,耗时400个小时才完成。(受访者提供) 

她的许多代表作品都属于大型纸花装饰墙,让错落叠置的纸花铺排成直立的花圃,常见于杂志拍摄,又或是商店布景,乍看下予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说起最令她感到骄傲的作品,许恒梅提起四年前为时尚杂志Harper's Bazaar制作的白底花墙。面对业界专业的摄影阵仗,每一朵“美”的标准都被吹毛求疵。她为此制作了一道5米乘5米的花墙,超过100种设计的纸花,有的花朵长达1.5米,小的则只有几厘米,全由她一个人设计,而作品是她400个小时劳动的成果。

同时享受紧迫和慢雕细琢

“但工作这才开始。”许恒梅回忆说,在长达13个小时的拍摄中,她都在现场待命,根据视觉效果的要求,现场制作花朵来配合。“那是我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下展示我的作品,的确很紧张。但我想这个过程带给了我相当大的刺激。许多时尚元素被丢进来,而我也不断地推着自己前进,把纸花的设计感做出来。我很享受这种紧迫感,同时也享受幕后的慢雕细琢,这两个极端都属于我。”

许恒梅并没有钻研手工艺的背景。她最初热衷于时装设计,曾就读于莱佛士设计学院,并且远赴伦敦艺术大学的伦敦时装学院深造。但她始终对这个选择保持怀疑,因为她觉得从服装设计中,感受不到足够的成就感。

20192011_fukanlifestyle_atshidai_1_Medium.jpg
许恒梅以自然景物为主题,无论是花、树、蝴蝶,她都能从中感受到与世无争的恬静和谐。

遇见纸花之前,许恒梅说她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Ta”,“我知道我好像把找工作说得好像找恋人一样,但我当时就是觉得,感觉不对就是不行。”

直到2014年,许恒梅为了筹备自己的婚礼而想到布置一面纸花装饰墙,由此对折纸艺术产生了兴趣,做出一个样本。出乎她意料之外,花墙样本的照片引起许多人关注,纷纷向她租借花墙使用,让她看到创业的商机。

“我小时候就对手工艺有兴趣,所以我觉得这是对童年乐趣的回归,但从没想过这会是我的工作。”许恒梅说,她的父亲从事音乐艺术,母亲则在商界闯荡。因此她从小就耳濡目染,对于创业并不感到畏惧。

回归自我让创意绽放

许恒梅从单打独斗开始,网店的规模逐渐壮大,一度成为拥有七名员工的小型公司。这一方面考验她的管理能力,另一方面在许多商业单的压力下,让她觉得创意空间在不断被压缩。

20192011_fukanlifestyle_atshidai_3_Medium.jpg
去年许恒梅与New Balance合作,制作出一株扎根于品牌商标的立体梅花树,从根茎到花蕊都十分逼真。(受访者提供)

“在2017年,我感觉自己完全透支了,当时我也怀有身孕。我记得老公为了让我放松,带我到巴黎卢浮宫看画,而我竟然对着我最喜欢的那些画发呆。那时我知道,我需要改变。”

因此,许恒梅现在又回到了一个人工作的模式,在妻子、母亲和工作的责任间找到平衡。

在作品上,许恒梅逐渐转向抽象化、更精致细腻的方向。去年她与New Balance合作,制作出一株扎根于品牌商标的立体梅花树,从根茎到花蕊都十分逼真。选用梅花,是取许恒梅的名字,希望让作品展现出冬梅的恒久之美,这也是她对自己的期许。

许恒梅说,她向来以自然中的景物作为主题,无论是花、树、蝴蝶,都可以从中感受到与世无争的恬静和谐。她的艺术既像是对自然的雕琢,也是对自己的雕琢,在一次次磨人的折叠中,为生命之花找到属于自己的花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