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陶艺工作者 在家烧烤陶艺梦

邬慕(Ummu Nabilah)的工作室设于自家阳台。
邬慕(Ummu Nabilah)的工作室设于自家阳台。

字体大小:

25岁的邬慕以陶艺创作为志业。她先打工还学费贷款,再慢慢地存钱增添器具,终于有能力在家中阳台打造梦工厂。 联合早报记者参观她的工作室,了解她的创业之路。

选修陶瓷艺术的年轻人不多,毕业后以此为生的更是寥寥可数。年仅25岁的邬慕(译名,Ummu Nabilah)在南洋艺术学院(简称南艺)爱上陶瓷,创办了手作陶瓷品牌Ummuramics。毕业后,组屋阳台成了工作室,她一边打工一边经营Ummuramics,小心翼翼兼顾梦想与现实,守护自己最纯粹的爱好。

看似普通的组屋阳台,釉料、电窑等一应具备,邬慕 在自己的专属空间,专心打造一个个手作陶瓷器皿。

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陶艺的邬慕说:“我是因为喜欢画画而报读南洋艺术学院(NAFA),没想到一年级时第一次上陶瓷课就喜欢上拉坯(wheel throwing)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喜欢,陶艺已经成了我的passion(兴趣)。”

上了那一堂课,邬慕决定放弃画画,改而主修陶艺,课余时间常留在学校练习。2015年,她创办了Ummuramics,把作品装进小小的手推车,亲自到Little People Art Market和红点设计博物馆的MAAD等创意市集摆摊。虽然顾客反应热烈,但她当时自认功夫不到家,所以陶瓷杯售价多在$10以下。

她说:“除非真的有了一定水准,否则不可能标上更高的价钱。”

随着手艺进步,邬慕现在已有足够自信,作品标价可达四五十元。不过,由于顾客不乏学生,她顾及学生零用钱有限,所以有些作品售价始终保持在20元左右。

邬慕说:“有些熟客从一开始就支持我,其中有人甚至买了我的20多个杯子。我制作陶瓷的主要目的不是赚钱,但顾客看到我的心思和心意,愿意出钱购买我的创作,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目前,邬慕的创作灵感一般来自生活体验,例如经常和家人一起去的刁曼岛。她通过绘画表达想法,再由此衍生出陶瓷作品的发想。从最初构思阶段到最后完成作品,一般花上她至少几个月时间;扣除花在构思的时间,单单拉坯、印坯、利坯、晒坯、烧窑、彩绘以及二度烧窑等阶段,至少需要三周时间。

邬慕说:“我制作的是具备实用性的器皿,所以对大家来说可能不是艺术品。但我的创作过程是根据南艺艺术课所学,现在每次打造作品时仿佛还听到讲师在耳边问:这件作品到底有何意义?其他人看到你的作品会联想到什么?”

她透露,陶艺在南艺属冷门主修项目,当年和她一同毕业的三名同样主修陶艺的同学都不再碰陶瓷,更别说是以陶瓷为生。她为了持续制作陶艺的梦想,也不能不考虑现实。

zbfk.20200219.b_Small.jpg
家里用的杯盘也是邬慕的作品,图中小本子是她记下创作灵感的笔记簿。(受访者提供)

打工还贷款  坚持陶艺梦想

邬慕说:“制作一件陶瓷品需要很长时间,而收入进账的时间更长,所以不能不另外找份工作。”

2016年毕业后,邬慕就得开始偿还学费贷款。她当上全职美术教师,工余时间献给陶瓷。当时家里未添购所需配备,她在中学老师的安排下回到母校军港中学,借用学校陶瓷工作室,同时当起学校义工,参与制作校庆用的陶瓷壁画。

幸运的是,就在她接到一家酒吧的订单之际,朋友的朋友送了她一个法砂轮,让她得以在家拉坯,但烧窑还是得到其他人的工作室付费使用。眼看烧窑花费越来越多,她决定自己添购一台适宜在家使用的电窑。无奈最便宜的也要$3500,而她的积蓄只够支付一半。尽管母亲主动表示愿意为她补上余额,邬慕坚持每月分期付款,她说:“学费已经用了母亲的公积金,我不可能让她继续为我花钱。”

母亲鼓励追梦

去年1月添购电窑后,邬慕辞去全职工作,改当自由身美术教师,以便有更多时间在家制作陶瓷。她也用心经营社媒宣传,开办陶瓷工作坊,并继续参与创意市集,让更多人看到她的作品。

zbfk.20200219.a_Small.jpg
邬慕去年1月添购了自己的电窑,置于阳台一侧。

邬慕说:“我非常幸运,父母、姐姐和弟弟非但没有干涉我的决定,还一直都很支持我。我现在赚的钱只须养活自己和猫咪,所以只要谨慎控制花费,还是可以继续做下去。”

她坦言自己担心的事很多,中学毕业就曾因挂心艺校学费和就职机会而裹足不前,不敢报读南艺。但母亲总会耐心开导:“无论如何,肯定可以找到工作,所以尽量追求自己的兴趣吧!”

她说:“我曾以为一定要拥有很多钱财才能追求自己最热爱的东西,但现在我知道自己只要小心、用心经营,一定可以继续制作自己最喜欢的陶器。”

Ummuramics网站:www.instagram.com/ummuramics/

·ummuramics.myshopify.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