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回到开罐头的年代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造成罐头食品等必需品一度被国人抢购一空,出现断货,或价格上涨,销量倍增等现象。受访的本地罐头食品业者回顾这场危机所带来的供应链与配给的挑战,也反映罐头食品在迎合国人的健康意识,以及年轻族群的口味上所做的改变。

凡有危机,白米粮食与罐头食品这类必需品都会大卖。这几个月的冠病疫情是前所未见的危机,罐头食品一度被国人抢购一空,出现断货现象,价格也上涨,经济重启后,货源才告稳定,销售放缓。

独家代理进口中粮工业食品进出口公司的“水仙花牌”及“梅林牌”等罐头食品,一丰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吴斯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整个疫情期间,罐头产品的需求量成倍增长。

这场危机令吴斯仁想起1964年发生的种族冲突事件,当时戒严,人们不敢外出,囤积食品,1954年创办的一丰取得水仙花牌新马独家代理权,生意马上做起来,连过期罐头都被抢光。当年大多数国人过着乡村生活,罐头食品算是奢侈品,危机成为打开本地市场的契机,罐头食品走进千家万户。马来西亚在1968年竞选时引发的种族暴动也造成当地人囤积罐头,罐头食品成为紧急时重要的必需品之一。

吴斯仁回想,今年配合农历新年,与中国厂方取得相对便宜的罐头价格展开促销,不想冠病疫情来势汹汹,措手不及,2月7日橙色警戒宣布后,国人大买特买,将二三月猪肉罐头的库存都抢光。他说:“当时我人在吉隆坡,销售人员将超市抢购的照片发给我看,吓了我一跳。”

原料与物流都碰到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武汉于1月23日封城,多地工厂停工,要货没货,加上中国内需,构成双重危机。吴斯仁说,2月下旬中国工厂逐步复工,供货仍然严重不足,猪肉类罐头一到货,就像“掉进池里的一滴水”,马上被抢空,加上3月马来西亚封长堤,我国政府宣布4月开启病毒阻断期,国人上超市抢购囤积食品,“连很多不吃罐头的都买了”。他说,以前需要一个月分配销售的水仙花牌红烧猪肉罐头,现在几天内就分光,超市杂货店等埋怨不够卖。

除了需求突增,这期间工厂也碰到物流问题,包括原材料、铁罐的供应问题,增加罐头食品的供货困难。再加上中国在一年半前发生的非洲猪瘟疫情,当地猪只宰杀了近一半,导致从去年年中开始原料价格飙升并屡创新高。吴斯仁指出,猪肉类罐头原本就计划华人新年后到的新货要再涨价,但不巧新货到碰上疫情。他说:“很多人误以为商家在牟利,但其他品牌也都调高价格,我们已尽可能减少起价的幅度(涨了15%),但也不能亏本,不能像卖口罩那样将价格随意抬高。”

猪肉类罐头销量倍增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的调查,梅林牌午餐肉罐头、水仙花牌猪肉类罐头(包括香菇猪脚腿、五香肉丁、香菇肉酱、红烧排骨、红烧猪、扣肉罐头)、整蘑菇罐头在新加坡市场的销量均名列榜首。2月至3月的梅林牌午餐肉罐头、水仙花牌猪肉类罐头销量增加接近一倍。即使现在“解封”了,吴斯仁透露,水仙花牌香菇猪脚腿罐头已经缺货两个月,梅林午餐肉供货仍不足。

至于水仙花牌蘑菇罐头,由于新鲜原料的产季期限仅为每年12月到3月,因疫情而影响了生产,因此,吴斯仁担心有困难买到足够好质量的产品,让很多杂牌有机可趁。他说:“罐头看起来很容易做,但你看不到罐头里面的内容,因此,对于产品品质的把握就有赖于分销商的诚信与负责,以确保罐头食品的内在品质。老字号罐头品牌以质量建立消费人的信心。”

吴斯仁指出,以前发生过中国食品的安全问题,本地一些人对于中国产品存有偏见。2008年中国肉类罐头发现含有硝基呋喃抗生素残留体,产生负面影响。自恢复供货起,水仙花牌猪肉罐头和梅林牌午餐肉开始全部改用欧美进口的冰冻猪肉生产,以确保品质。水仙花牌猪肉罐头在2008年断货长达一年期间,还有消费者写信到报社。

1990年代本地市场还出现过质量差的仿冒水仙花牌罐头,中粮集团与一丰上法庭打假,成功将假货踢出市场。水仙花牌罐头现均贴有防伪标签。吴斯仁说:“品牌需要长时间建立,但也容易毁于旦夕,因此质量掌控非常重要。”

29062020_narcissus_Small.jpg
国人爱用水仙花牌猪脚腿罐头来炒米粉。(受访者提供)

与厂方合作开发本地品牌

除了代理进口中国品牌,本地食品业者也开发自己的罐头产品,以贴近本地消费群口味。一丰推出自己的品牌AhLing牌少盐版午餐肉罐头,市场反应不错。吴斯仁认为,午餐肉罐头的风味是本地几代消费者习惯的,好像原味的可口可乐汽水是不可换口味的,不过为了配合国人的健康意识,改良是需要的。另外也配合国人爱吃日本餐的风气,一丰也在2018年推出Yifon牌日本味噌口味的鲭鱼罐头。他说:“许多年轻人对于罐头食品生疏了,这次疫情可说是一种介绍。”

疫情期间,销售主力是梅林牌午餐肉、水仙花牌猪肉类以及蘑菇罐头。水果罐头中,Yifon牌泰国龙眼罐头销量也不错。吴裕兴私人有限公司主席吴皆佳受访时说,水果罐头比起肉类罐头销路更少,因为国人吃新鲜水果很方便,不用吃罐头,以前马来人爱吃水果罐头,但现在也少吃了。

29062020_yifon_Small.jpg
配合国人爱吃日本餐的风气,一丰在2018年推出Yifon牌日本味噌鲭鱼罐头。(受访者提供)

销量稳定利润薄

疫情期间,吴裕兴代理的罐头食品(包括中国古龙牌、美国Spam)销量增加了两倍,价格上涨15%。吴皆佳说:“与种族暴动不同,这次疫情危机时间比较长,罐头食品可以囤积。白米煮粥饭一定要配罐头。如果新加坡约一半的人口每人每天买一罐,每天可销8万箱(一箱24罐,总共192万罐)。现在疫情稳定,罐头销售稳定,除非第二波疫情来到。”

尽管中国生产方有两周入口限制,吴皆佳庆幸自己代理的罐头食品没出现断货现象,肉类、豆豉鱼、香焖花生、菜心、毛菇等罐头都好卖。他说,美国Spam午餐肉罐头口味咸一点,中国的罐头偏向北方口味,为了适应本地人的口味,该公司也和中国生产方合作,开发出自己的品牌“美丽牌”(Mili)肉类罐头、人月牌鱼类罐头等。

29062020_mili_Small.jpg
吴裕兴私人有限公司开发自家品牌——美丽牌、人月牌罐头食品。(受访者提供)

罐头生意稳定但利润很薄。吴皆佳说:“国人在1960至1980年代吃最多罐头,当时经济没那么发达,常吃便宜的罐头。现在国人有钱了,就吃新鲜食品。”

迎合本地人口味的罐头食品

市场销量居高的沙丁鱼、鲭鱼、金枪鱼、焗豆罐头等出自本地百年老字号Ayam品牌,由法国人Alfred Clouet开创,工厂设在马来西亚等地,每年生产超过6000万罐罐头销往30多个国家地区,该品牌婉拒访问。

八年前看到本地当时没有罐头厂,从事进口肉类加工的金桥食品私人有限公司增设罐头生产线,每年生产的肉类罐头总重量达200多吨,2月至5月疫情期间罐头缺货,生产线运作从每天12小时增至16小时,产量加倍,销售也增一倍。金桥食品营运董事王秋榕说,这时期一些马来西亚员工出不来,只好请兼职工,为超市快速补货,罐头价格上涨15%至20%。

疫情之前,本地对罐头的需求稳定,约占七成市场,其余的金桥产品则出口到马来西亚、香港、缅甸、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地,每年增长来自出口量。

29062020_luncheon_meat_Small.jpg
金桥食品旗下金桥牌午餐肉罐头加了乳酪、黑胡椒、麻辣等口味。(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制造的罐头会比中国的贵,但又比美国的便宜。同样重量的午餐肉罐头,中国制造约3元,新加坡制造4元多,美国的约6元。中国曾发生猪瘟引发食品安全问题,金桥食品罐头主要采用欧美、加拿大等地的进口猪肉货源。金桥食品旗下的老字号金桥牌有红烧扣肉、东坡肉、午餐肉等,午餐肉加了黑胡椒、麻辣等口味;金狮牌属于低价位的午餐肉罐头。王秋榕说:“一部分本地人会支持本地货,吃得比较安心。罐头不是每天都吃,贵一点影响不大。”

王秋榕指出,为配合国人的健康意识,该公司的午餐肉罐头盐分少了四成,而且没味精、无麸质(gluten)等。主打本地市场的Kelly品牌罐头还有健康标志版本。

为吸引年轻市场,Kelly午餐肉罐头也开发西式口味,比如西班牙黑猪午餐肉、意大利松露午餐肉(200克售价3.90元)。王秋榕说:“尽管这些罐头比较贵,但是,口味品质好的罐头会有市场。国人不吃多,但要吃好的,口味与众不同,比较特别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