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首投族选后愿望清单

字体大小:

年轻人的政治取向是本届大选焦点。受访的首投族虽然是第一次投票,透过社媒吸收海量资讯,交流各种观点的他们谈起政治有自己的信念。他们期许政治人物说得到做得到,照顾夹缝中的弱势者,开放多元声音,负责任地履行与国民的契约。

袁嘉俊(22岁,准大学生)

袁嘉俊未到投票的年龄时,已开始跟父母一同观看历届群众大会的片段。对于这次大选,他说:“我在浏览个人社交媒体时发现,许多参选的政治候选人与过去相比,更懂得如何以更具创意的方式来呈现自己的特点以吸引选民,也有越来越多非主流媒体如时政网站会报道选举相关的新闻。”

今年即将进入新加坡国立大学修读工商管理的袁嘉俊是马林百列集选区的选民。

袁嘉俊身边很多朋友都很直言,发表个人观点与立场,而这些看法往往相当多元。因此在开票前,他对年轻首投族观点的分歧是否会体现在选举结果上感到好奇。

他十分关注同辈中有些人持有非常理想化却可能不切实际的观点。他举例:“当考虑新加坡面临的处境时,应该从长远来看,如岛国缺乏自然资源和土地有限的问题,以及相关的政策可能对目前的生活带来不便,但长远来说国家整体利益或许超越了个人利益。”

对于本地有越来越多人在政治上持有不同的观点,袁嘉俊尊重但也认为选民在投票时应该理性。他强调:“我们不应该仅仅因为反对党很酷,支持他们很潮,或纯粹因为不喜欢执政党,就投票给反对党。相反的,投票给执政党也不代表自己就不酷。投票时所做的决定应该基于理性评估和分析,包括候选人是否有诚信,会否言行一致,值得信赖等等。这是我对未来几代选民的关注。”

社交媒体上难辨真伪观点

这阵子在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持有不同观点的人们畅所欲言。袁嘉俊认同社交媒体作为分享个人看法的交流渠道,但他认为应有适当措施遏制不实言论;作为社交媒体的用户看到身边朋友针对不实的事物发表看法时,也应有责任提出所知道的真相。

他解释:“通过社交媒体往往很难确定人们的真实观点,因为有些人可能在开玩笑,也有些人可能是认真的,不同人的言论也许有不同的潜在意图,并可能造成人们无法分辨出其中的真伪。此外,本地社会结构独特,不同种族和宗教的国人共同生活,但社会和谐关系其实也十分脆弱,因此我们不能助长任何可能造成种族或宗教团体之间关系紧张的谎言出现。”

官民之间的社会契约在于信任

对袁嘉俊来说,要选出最适合的一群人来带领新加坡非常重要,而这需要是可以信任,有远见,可以长远,有能力执行计划的团队。他认为:“我们投票,就像是我们个人和当权者之间的一种社会契约,其中涉及到信任,以及当选者应尽可能为民众争取最大利益。”

在投票时,袁嘉俊会注意政党候选人的经验,提出的愿景,以及如何明确实施计划。他坦言:“与其投选一个言论可引起群众共鸣的政党,我更偏向投选一个没有花哨愿景,但能逐步、务实及可信地履行承诺的政党。此外,我也较关注口才好、自信、面面俱到与迅速回答提问的候选人。这显示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清楚,并且能很好地组织自己的想法,这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候选人需要与基层百姓沟通,说话真诚。我也会留意候选人即使在面对敏感话题时,是否愿意坦言自己的真实想法,所提供的新观点是否有积极正面的意图。”

袁嘉俊也关注容易被社会遗忘的群体,包括精神状况不好且无法确切地表达出自己难处的群体,以及跟不上社会迅速变化的年长一辈。他希望当选的议员能照顾到这群处在社会夹缝中的人,让他们能有安逸空间,自在地分享苦忧,获得所需的援助。

Nur Friday(27岁,大专生)

自认内向的Nur Friday(音译诺·福莱蝶)最近鼓起勇气公开Instagram账号,只为了和更多人分享政治和大选的知识,希望大家做出知情的决定。“政治有很多深奥词汇和专用词,可能让人难以亲近。我们应用容易了解的语言讨论政治,让大家都能明白政治。”有人私信或留言,她一一回复。“无论意见异同,都该沟通、交流。”  

对政治兴趣浓厚,可归功于她在圣玛格烈中学的高年级社会学老师。“他很棒,鼓励我们提出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培养明辨思考的能力。看到我对政治有兴趣,他常提名我参与相关活动,让我有更多学习机会。”

她原应是2015年大选的首投族,但当时她在泰国清莱游学无法投票。关心大选的她仍然勤读各党政纲,并在投票日当晚努力连接频频中断的网络,与朋友追看直播。返新后,她在朋友提醒下联络选举局重新登记为选民。今年大选首次投票,她读了各党政纲也检索自己的选区候选人在国会的表现。她认为反对党不少候选人有一定可信度,也观察各党社媒宣传策略。“我保持思想开明,不会单看事情表面,或对所有讯息照单全收。”

不投废票 让每一张选票发挥影响力

对她而言,投票就是行使公民权益。“面对艰难决定,很多人可能投废票。我们必须知道投废票的结果是间接助长了得票较多一方的胜算。我们可以让自己的一票发挥影响力,行使投票权可以抵消投给得票较多的政党的另一票。可能有些人认为一张选票没有任何作用,但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立刻要有成效的想法。投票给某一方,就是用行动表示支持,他们是否胜选其实是次要。”  

过去即便无法投票,她都抽空参加各党群众大会,“静静聆听候选人的演讲并观察大家反应,我喜欢看到大家的参与,这意味着他们非常在乎选举。”今年少了群众大会,她认为非常可惜,“线上演讲感觉比较正式,但好处是可以随时观看。” 

年轻人鼓励家长支持声音多元的国会 

本届大选,她观看所有政党演讲,也留意各党政纲是否提及如何弥补冠病暴露的制度缺陷,如数码鸿沟。对于大选成绩,她认为这显示选民想法有所改变,大家认为工人党具公信力,而且选民关心的不只是经济增长,更多人认为应以人民为先。“选民没投票给行动党并非出于恶意,而是因为爱国,希望国会有更多元的声音。”她认为国人阅读量增加,年轻人的信息来源尤其丰富,她的一些朋友主动搜集资料,结果发现像新西兰和韩国等国虽有许多反对党的声音,却在控制冠病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因此开始热烈讨论。“我的朋友最终为更多元的国会投出一票,他们也鼓励家长这么做。”

罗纬璘(23岁,上班族)

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已有三年的罗纬璘从2011年开始关注本地政治新闻。目前也在大学修读人力资源专业的她说:“爸爸在家里经常和我们讨论政治课题。耳濡目染之下渐渐对政治产生兴趣。”

首投族罗纬璘在2011年第一次参加群众大会。“当时候选人在台上激情高昂地演讲,支持者在下面大声欢呼。现场热闹的氛围至今印象深刻。”本届大选在疫情下举行,各政党只能在线上针对不同的课题讨论。罗纬璘认为,选举少了群众大会有些美中不足。“就好像听演唱会要在现场听才有感觉。实体的群众大会无法被线上战场取代。”

罗纬璘认为,电视台在本届大选邀请各党候选人上节目,就不同课题进行辩论非常有趣。“我们很少有机会看见不同政党的政治人物聚到一起提出不同的看法。希望来届大选会有更多的辩论场合。”但罗纬璘说,反对党候选人在华语辩论的表现有很多进步的空间。“部分年长者听不懂英语,政治人物应提升自己的华语水平,才能有效地与老一辈的人沟通。”

问及这次选举最关注什么课题,罗纬璘说,她更关心社区里的设施建设。“我们区里有不少工程进行到一半,一直未完成。有些电梯服务许可证已经过期,但迟迟未见更新。候选人讨论就业机会、消费税等课题固然重要,但居民社区里的问题也不该被忽略。”

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

针对这届大选的成绩,罗纬璘感到意外。她认为,政府在防疫上做得不错,考虑在这个时候举行大选或许相信选民会投执政党一票。“如今得票比上一届低有点出乎预料。”  

她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接触的信息更广更多。“年轻人能从不同的视角看事情,也会先衡量其中的利与弊,才投下手中的一票。”她认为,大选的成绩或许是本地政治生态逐渐成熟的一种表现,“年轻选民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

随着大选画上句点,罗纬璘说,下来执政党和反对党将如何携手一起带新加坡人走出冠病疫情的危机值得关注。她希望议员能多站在民众的立场思考,在国会里积极地为民众发声。她认为,政府必须给予人民保障,但人民也要与政府合作。“只有共同努力才能够让新加坡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