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阿里山上教学 满载感动瞬间

字体大小:

郭姵妤趁大学开学前,今年3月赴台湾乡村支援教学。受冠病疫情影响,她延长支教时间,更深刻地体验到台湾实验教育的灵活创意,还有师生与乡民互相扶持的人情味。参与支教是为了帮助他人,过程中也发现自己的不足,获益匪浅。

“这里的学生在小溪边钓虾、找化石,学习采访和拍摄民宿短片。我们也找赞助,组织他们下山骑脚踏车环岛。这里完全改变了城市里的填鸭式教育,因为老师也尊重学生的意见,让他们快乐地上课。”

在台湾嘉义县支教的郭姵妤(19岁)所说的,是被阿里山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山脉环绕的丰山实验教育学校,台湾最偏乡的山间学校之一。

在人们想象中,山上的教育是陈旧落后的,但郭姵妤看到了另一番景象。不少年轻教师怀着热忱从城市来到丰山村,用户外教学的方式开课,新鲜的想法层出不穷。

因为疫情滞留台湾

毕业于华侨中学(高中部)的郭姵妤趁大学开学之前,今年3月赴台湾的乡间支教。没想到许多国际航班因为疫情而阻断,她也因此滞留在台湾。原本计划在4月底结束的支教行程,被延迟到了8月初才终于等到航班回国。  

“当时根本没想到会在台湾待这么久。我在4月份的实习工作也因此泡汤了。”不过疫情所造成的措手不及没有把郭姵妤困住。她选择在熟人的介绍下,带着一点随身行李赶赴阿里山的丰山村,花一个月的时间为当地教育贡献她的力量。因为对学生而言,郭姵妤能为他们打开通向外界的窗口。

丰山位于嘉义、云林、南投三县交界,当地人的生活几乎不需要离开山上,他们产高山水果、野生爱玉、黑糖等等。许多年前曾经做过观光建设,但经历过921大地震后生态面貌剧变,当地也逐渐转为发展农业。从村子里到山下大约要两小时,蜿蜒的山路常有土石流警告。疫情期间,村子里却几乎感觉不到纷扰,不过山上设有卫生部,为当地人分派口罩。

zbfukan.b_Small.jpg
郭姵妤(中)在朴子国小用游戏搭配语音学教导学生提升英文水平。(受访者提供)

混龄教学实验教育灵活

由于青壮人口外流,村子里面对少子化的问题。就读丰山实验教育学校的小学生总共只有13人,他们进行“混龄教学”,即不同年龄的学生在同一空间下学习。但学生都告诉郭姵妤,一天最开心的事就是上学。

“有的家庭生活艰难,妈妈要照顾六个孩子。学校组织学生到山下的城市交流,老师们也会特别照顾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他们不够零用钱花就由老师垫付。”郭姵妤说,支教让她用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待教育的意义,一方面她希望看到学生因为学习而获得更好的未来,但另一方面,她和其他老师们又担心,学生淳朴单纯的心灵会在踏入城市之后受骗,受伤害。

人们惯于用物质条件为乡村和城市生活的优劣下判断,但乡村里的人文温度却是郭姵妤在城市里难以得见的。她发现学校老师和一些村民都很有视野和主见,学校采取的实验教育在很多方面比城市里灵活,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很重感情。

郭姵妤说:“许多令人感动的瞬间都是一些小事。好比环岛游,这是学生自己提出来的,老师们马上去拉赞助。学生们花了两个月时间,每天在山路上骑车锻炼,终于在七月中花七天时间完成环岛,一路上我看到了他们的相互扶持。”

郭姵妤从小穿梭于新加坡和台湾之间,父母在她读小学时,每年的6月和12月假期都会花一个月时间带她到嘉义县的朴子国小念书、交流。这样的经历让她发自内心地去关怀新加坡以外的人和社会。

这次到台湾支教,郭姵妤也分别在朴子国小和大乡国小教书,用游戏搭配语音学的教导方式,帮助当地学生提升英文水平。

她说:“人们认为的成功来自于工作、赚钱,但我来支教是希望自己能够带来改变,不过很多时候我感觉得到的是自己的不足。现在的我还有许多需要努力的地方,在助力他人之前,首先要充实自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