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走访组屋 登高望远沾庶民气

字体大小:

今年是建屋发展局成立60周年,不同时代的组屋,无论是其设计或推行的政策,反映了新加坡社会的变迁。许多国人每日从组屋出发,打拼一天后,又回到那令人感觉安心的所在,这里收藏了最懵懂和最珍贵的回忆,但你真的了解组屋吗?

组屋,可说是我们最陌生的亲人。我们大部分人每日都由组屋出发,打拼一天后,又回到那令人感觉安心的所在,这里收藏了最懵懂和最珍贵的回忆,但你真的了解组屋吗?

在旅游局的宣传文字里,组屋永远不会是金光闪闪的主角,虽然它和我们的生活最为息息相关,那是千帆过尽后最真实和动人的风景,人生最重要的里程碑,比如婚礼或葬礼,都在组屋上演。这几年如果有外国朋友到新加坡旅行,我也会带他们到组屋区走走逛逛,品尝最地道的本地美食和最货真价实的新加坡生活。

公共建筑最令人感兴趣的无疑就是其公共性,它注定要影响更多人,了解它的存在、发展及使用方式,也更能帮助我们去理解自己。今年刚好是建屋发展局成立60周年,不同时代的组屋,无论是其设计或推行的政策,其实也反映了新加坡社会的变迁。

我成长于七八十年代,偶尔会怀恋过去组屋长长的走廊,在那里时光似乎是停滞的,马来小贩提着篮子沿户叫卖咖喱角,那悠长的声调攀附在空气中蜿蜒的美食香味里久久不散,我们最清楚哪家有卖酸梅霜包,这不是目前时髦的家厨美食(Home Kitchen)的前身吗?小孩都在长长的走廊活动,那是他们永远都玩不厌的世界,谁家烧什么菜,都不会是秘密。

现在的组屋设计多了人们渴望已久的私密性,少了和邻居们的互动,更好还是更坏,谁都说不清楚,时代,就是悄然改变的,失去的时候才发现是真的失去了,唤不回来了。每当有老组屋让路给更堂皇和理所当然的发展,总会引起人们无限唏嘘和惋惜,大批民众前往拍照留念。

解决住房的两个阶段

英殖政府在1927年成立新加坡改良信托局(Singapore Improvement Trust,简称SIT),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新加坡人的住房问题,然而在30年间,才建造了3万2000个公共住宅。1960年设立的建屋发展局,在10年内就建造了5万4000个单位,目前已经在全岛建造了超过100万个单位,为80%以上的新加坡人提供优质的住房。

早期由SIT建造的组屋,现在看起来有种旧世界的美感,其中不少已经被掩埋在岁月的尘土里,一些正面临被拆除的命运,如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达哥打弯(Dakota Crescent,其中六座将获得保留)。保留得最为完好的是中峇鲁,富有装饰主义风格的老组屋,备受时髦人士和外国人的欢迎,整个社区精致漂亮富有气质。

然而我更喜欢另一些年代久远的组屋区,如女皇镇和大巴窑等,经过多年来的发展,不同时代的组屋齐聚一堂,风格很不统一,和规划得整整齐齐的榜鹅等新镇比较,多了一份乱乱的情趣。女皇镇是本地第一个由新加坡改良信托局设计的卫星镇,也收藏了最多故事;东陵福一带就保留了不同时期的组屋,包括一排10层楼高的组屋,因此这里俗称为Chap Lau。过去的新加坡一元钞票上还出现了这些当年象征了现代生活的组屋。

zbfukan20201008.d_Small.jpg
东陵福一带拥有不少建于60年代的组屋。

王室贵宾走访组屋区

历史悠久,也就能让更多故事栖身,位于联邦弄(Commonwealth Close)的第82座更是组屋界里的贵宾楼,1964年落成,楼高16层,也是新加坡第一批以居者有其屋计划供本地居民购买的组屋,让中低收入的国人购买住房,并同时培养对社区和国家的归属感。现在新加坡备受赞誉高拥房率,就是得益于此计划。英国的菲利普亲王,日本明仁天皇,印度前总理英迪拉甘地等都来过这里,眺望过这里的风景。

海外贵宾喜欢参观本地组屋的历史由来已久,英国王室成员访新时也多次游览组屋区,英女王还曾经于1972年和2006年重访大巴窑时,获得同一个大巴窑居民的接待。去年底苹果执行长库克(Tim Cook)的本地行程也去了组屋区。或许他们都想了解新加坡人如何生活,对传统的旅游景点似乎都不太感兴趣。

1991年,建屋发展局推出“设计和建造”计划,邀请私人建筑公司参与组屋的设计和建设,这为千篇一律的组屋设计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也摆脱了功能性强、设计单调的宿命。首个由私人建筑公司设计和建造的项目,就是位于淡滨尼45街,一组由红砖砌成,围绕着庭院而建造的组屋,落成于1994年,今天看依旧不过时。参与设计的公司是历史悠久的P&T Consultants,前身为成立于1895年的公和洋行(Palmer and Turner),曾经是亚洲叱咤风云的建筑公司,上海、香港和新加坡的中国银行大楼都是其代表作,设计履历上还包括不少经典大楼,如外滩的上海汇丰银行、和平饭店等。

这些新派组屋,获奖连连,记得有设计师朋友来新加坡时,就专程想去看2018年在世界建筑节获得年度建筑设计奖的海军部村庄(Kampung Admiralty),这个集养老、医疗、住房和商业空间的组屋区拥有大量绿化和休闲空间,让整个项目看起来更像个村庄,居民还能在屋顶的空中花园种菜。这是面对人口老龄化,建屋发展局所提供的解决方案。海军部村庄由本地知名建筑事务所Woha设计,他们也设计了拥有超级无敌风景的杜生庄(SkyVille@Dawson),组屋设有多个空中花园,让人们在休闲时也有风景伴随,促进邻里生活和感情。

位于淡滨尼北的Tampines GreenRidges也是获奖的组屋,设计将园林的元素融入生活里,各个单位都能眺望到绿意,让居民能轻易接触到满眼青翠的公园。公园内有提供歇息、运动及休闲的空间,组屋刷上深浅不一的绿,和设计的主题相得益彰。

zbfukan20201008.b_Small.jpg
杜生庄以空中花园为设计灵感。

2000年后高楼揽胜景

组屋在2000年以后越长越高,空中花园甚至成了高层组屋的标配,位于牛车水的达士岭(Pinnacles@Duxton),楼高50层,是本地也是全球最高的公共住房建筑。两座开放式的天桥无疑是达士岭最抢眼的标志。第50层的天桥对一般公众开放(入门费6元)。天桥将七座组屋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种满了绿色植物并摆放了不少户外家具及装置艺术等,住户能在桥上漫步闲坐看日落,眼前是见缝插针的金融区商厦,底下是牛车水战前老屋的瓦海,不远的无敌滨海湾海景加上葱郁的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让普通人的家也有五星级的风景。如果不想花钱,位于红山的City Vue@Henderson,以“多层花园”为设计概念,站上28楼空中天桥也能将繁华城市景观尽收眼底。

zbfukan20201008.e_Small.jpg
达士岭楼高50层,是本地也是全球最高的公共住房建筑。

不只有丰富的历史价值,我们也能由设计美感的角度来欣赏组屋,让这些忠实牢靠的民居成为旅途上辅助你拍摄照的 “道具”。有时候,眼前的街景平平无奇,但有了高度后,一切显得新鲜有趣,“一览众山小”的风景就铺展在眼前。

历史保留区如牛车水、小印度和甘榜格南都有漂亮的店屋和历史建筑,在这里闲逛时,我会留意周围的组屋,并搭电梯到最高层,眼前经常会出现比想象中还要精彩的画面。由高处俯视屋瓦的海洋,远处是万丈高楼平地起的城区,更远可能还有连绵不绝的青山,再更远是蔚蓝的新加坡海峡,如果你刚好在海边或河边,比如马林百列面向东海岸公园的组屋,就能眺望到漂亮和繁忙的新加坡南部海岸,顺便在高楼吃吃风。不用花钱就能买到快乐,这绝对是人生一大乐事。

了解多一点

想了解组屋的历史、政策及各种最新发展,建屋发展局位于大巴窑的总部设有讲解详尽的展示厅,然而在疫情期间,展区目前关闭中。

网上能下载建屋发展局的年报,这些制作用心的年报,能让你了解到不同年份的组屋大小事等。建屋发展局也刚出版新书“Home, Truly”,介绍了60年来的发展历程,全书可通过www.go. gov.sg/HDBHomeTruly下载。

可以关注本地组屋摄影达人苏建隆(Darren Soh)的面簿账号,他经常以独特角度拍摄组屋,并通过文字介绍各个组屋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还曾经以一张本地组屋的照片在苹果手机举办的摄影大赛中获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