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Team爱玩】罗弄哈鲁士湿地 听,西澳草原在呼唤

 

字体大小:

草原上的呼吸感,可以让人忘却烦恼。但在城市拥挤的钢筋水泥里,人们往往会忘记呼吸。每年都有许多人逃避城市,前往北美或是西澳的草原,穿梭在高高的野草中感受与大自然的近距离接触。如今在疫情下无法出国,本期“Team爱玩”在罗弄哈鲁士(Lorong Halus)找到一处体验草原风情的别致景色。

位于实龙岗蓄水池东岸的罗弄哈鲁士湿地,过去不会被当作旅游景点。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里其实是垃圾埋置场,直到1999年才寿终正寝。从2007年开始,罗弄哈鲁士经过“大改造”,终于在2011年摇身一变成为了本地首个人造湿地,种植了一片片的芦苇,由它们帮忙净化土壤里被污染的水源。

日来月往,这些芦苇长得比人还高,一旦走进这片芦苇床,城市的踪影就被挡在了芦苇之外。在清晨时分,芦苇的湿气会弥漫成层层霏烟,为此地增添了一分仙气。对居民来说,这里也是晨运的好去处,不少脚踏车骑手、慢跑爱好者会沿着榜鹅滨水步道河滨径(Punggol Promenade Riverside Walk)一路向北,穿过标志性的红色行人桥,来到这片湿地欣赏风景。

适合齐家游玩

罗弄哈鲁士最靠近的地铁站是里维拉(Riviera)轻轨列车站台,可以从榜鹅地铁站换乘轻轨东环线。到站后,距离榜鹅滨水步道河滨径只须步行15分钟,途径榜鹅邻里警察局。若开车到此,在警察局旁就有宽敞的停车场,在河滨径周围也开设了多家不同风味的餐馆,不过店主一般在下午4时以后开张,适合齐家大小游玩后共聚晚餐。

沿着河滨径向北走,约10分钟左右就会看见当地的地标性建筑红色行人桥。桥上不准骑脚踏车,只能步行通过,沿途可以望见实龙岗蓄水池的水闸。跨过行人桥之后,即可抵达罗弄哈鲁士湿地。

在湿地观鸟

静谧的水塘,随风拂动的草丛,来到罗弄哈鲁士湿地让人马上把步调放慢下来。这里有五个芦苇床,种植了诸如伞纸莎草(umbrella papyrus)、香根草(vetiver)等可起到净化水源作用的水上植物,另外还建了五个精制塘(polishing pond),通过五个步骤来净化垃圾渗透液。

这里全年开放让公众参观,同时也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来此“捕风捉影”。新加坡自然学会常年在此为学生安排观鸟行程,本地十分稀有的小鸊鷉(little grebe)常常在此出现,它善于潜水取食,尤其喜欢生活在池塘。此外,还有红冠水鸡(common moorhen)、黄腹鹪莺(yellow-bellied prinia)、斑文鸟(munia)、黄胸织雀(baya weaver)等鸟类在此出现。这类观鸟活动一般安排在上午8时至11时之间,爱鸟之人不妨来此试试运气。

日出日落桥头看

从罗弄哈鲁士红桥的两头望去,可以拍到日出日落的美景。尤其是在日出时分,太阳刚好会从湿地的方位缓缓升起,若天公作美,就可以捕捉到天水一色的镜面美感。不过从清晨6时开始,就会开始陆续有人在此晨运,因此尽早到此寻找角度为好。

欣赏日落则须要到桥的另一头等待,风景截然不同,夕阳下是以错落的组屋形成的天际线,犹如画境。喜欢自然摄影的朋友,建议在日出时分来会比较有收获。

Team爱玩宣言:英国考古学家约翰·卢伯克(John Lubbock)在著作《生活之用》中说:“休息不是懒惰。夏日炎炎有时候躺卧在树下的草地上,倾听流水的淙淙声,观看蓝天上浮动的云彩,决不是浪费时间。”

寻找一片草原也是如此,在繁忙的生活里找到平静,把生活的重心放平是重要的心灵调剂。正如芦苇在为土地排毒一样,为自己的心灵也做一次彻底的排毒。

摄影妙招:如何拍出草原的感觉?

捕捉自然风景,需要耐心,更讲究技巧,摄影记者龙国雄传授几招:

●等待蓝天白云:在芦苇丛里须用低角度,拍出芦苇和蓝天白云的画面感。但如果云层太密,又或者阴晴不定,就很难拍出广阔的感觉。

●避开人潮:若要捕捉红桥上日出日落的画面,要尽量选择在平日上午到此拍摄,因为周末到这里运动的访客很多,会影响照片的构图。若在夜间,可以尝试以长曝光的方式拍摄。

●手机不要开广角:即便是用手机也可以把芦苇拍得茂密如林,但尽量不要使用广角镜头,若使用人像模式,反而可以达到更紧凑、聚焦的构图,有助于找到理想的角度和画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