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一线让回忆历久弥新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暴发后,许多人的生活节奏因此缓慢下来,也更懂得珍惜慢活。洪雪莉在去年阻断措施期间学起刺绣,一针一线绣出风景与回忆。她的作品还吸引了不少人向她定制全家福刺绣,欣赏有别于拍照留念的针线细活。

白天当景观建筑师,下班后拿起刺绣针,一针一线勾勒出重要的人、景、物——对从小喜欢手工和大自然的洪雪莉(37岁)来说,刺绣不单结合了自己的两个喜好,也让她找到自我疗愈的时间和空间,她在去年7月创办了自己的刺绣品牌Theory of Thread。

洪雪莉认为自己的正副职业相辅相成:“景观设计师的工作让我学会找出整体景观的关键细节,并把那个特征放大,从而塑造该作品的独特风格。每件刺绣作品和每个景观空间都有一样的目标,就是唤起情感,发掘某些被隐藏起来的回忆。不过,景观设计工作比较系统化,而且有一定结构性,刺绣正好相反。”

Theory of Thread缘起于去年4月阻断措施实行期间,放产假的洪雪莉在“值夜班”照顾宝宝时有不少时间空档,便开始学刺绣。洪雪莉的母亲是裁缝师,从小就对针线活感兴趣的她颇有天分,刺绣技巧完全靠自学,“设计和画画一直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关于刺绣则是从数千个视频和数千张照片中学习。”

她为了记录刺绣过程和经验而开始在社媒分享作品,没想到渐渐引起注意,除了朋友还有其他网民询问能否定制刺绣作品。目前每月平均有两三人提出要求,而且数量渐渐增加,但洪雪莉每个月最多接五个项目,因为其余时间想用来学习新刺绣技巧和尝试不同刺绣风格。“我喜欢为客人定制作品,因为会迫使自己进入一个不安稳的状况,但我也喜欢有时间探索新风格和刺绣技巧。”

每件刺绣作品平均要花上洪雪莉至少10到15个小时,从准备材料到画设计图,从选色到刺绣,最后是包装并送货。“我只能在下班后以及忙完家里的事才能刺绣,每晚时间有限,所以可能要四五天才能完成一件作品。”

售价按作品大小和难度而异,植物和风景图一般是$60至$100,肖像作品$150起;最小的作品直径10公分,最大可达36公分。

用针线定格重要回忆

上网看洪雪莉完成的刺绣作品,包括生动的肖像和全家福,充满生命力的园景,还有包含美好祝愿的汉字如“福”和“乐”。洪雪莉说每件作品都蕴含不同的回忆和感受,因此都是独一无二,每件都让她印象深刻。

她说:“许多顾客定制刺绣作品,其实是想纪念特别的日子或时刻,例如有个新婚女生请我刺绣她的结婚手捧花。鲜花会凋谢,制成干花的感觉又不一样,但刺绣图案却可以历久如新。除非是经常曝晒,否则刺绣作品的颜色不会褪色。”

每次完成一件作品,洪雪莉都会回想创作过程,反思个中挑战以及细节背后的详细步骤,这也是她满足感最强烈的时候。

“或许很多人不会理解我为何要花这么多时间经营这个爱好,但刺绣其实也是我的‘冥想’和疗愈时间。难得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事物,又能扩大它的意义,真的让我觉得这个过程非常有价值。Theory of Thread不是纯粹集结已经完成的作品,而是收集一路走来的过程和体验。”

洪雪莉认为,任何创作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决定”。她形容自己做决定非常快,有时甚至太快做决定,但刺绣过程中的每一针都是缓慢的过程,迫使她必须留在“不能做决定”的状态。

“刺绣让我学会不要迷失在熙熙攘攘的忙碌生活中,要懂得慢下来,而且是放慢到缝纫一般的速度,好好享受每一件事物。”

上网看洪雪莉更多作品:www.instagram.com/theoryofthread/ 

创作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决定”,但刺绣每一针是缓慢的过程,迫使自己必须留在“不能做决定”的状态。

——洪雪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