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生长 日本动漫票房飙升的背后

字体大小:

疫情让人郁郁寡欢,但看一看日本动漫的票房,豁然开朗。

3月8日上映首日拿下8亿277万日元(约990万新元)票房,《新EVA》剧场版(Evangelion: 3.0+1.0 Thrice Upon a Time)让观众等待超过8年之后,似乎想再次证明日本动漫可以在疫情下逆流生长。

xin_evaju_chang_ban_cropped_1.jpg
《新EVA》剧场版因疫情从原定2020年6月,一再延期至今年3月8日上映,上映首日票房突破8亿日元。(取自影片官网)

上一部引起人们热议的日本现象级动漫《鬼灭之刃》剧场版(Demon Slayer the Movie: Mugen Train),在2020年10月16日上映的首日票房约10亿日元(约1234万新元)。

gui_mie_zhi_ren__0.jpg
现象级动漫《鬼灭之刃》剧场版,创下日本国内最高票房纪录。(取自彭博社)

《鬼灭之刃》代表的是当下的动漫现象,《EVA》系列则是90年代日本动漫标志性的现象级作品,自1995年以来不断重制,并且在2019年登上网飞(Netflix)面向新观众,人们因此普遍看好《新EVA》剧场版接下来的票房势头。

此外,日本漫画家井上雄彦也在今年1月7日宣布《灌篮高手》将制作剧场版,这部电影势必也将唤起一代人的怀旧情绪。

讨论日本动漫的动机,离不开疫情的语境。尤其在全球的电影票房与2019年相比缩水了70%之后,各地的票房表现低迷,日本动漫强劲的票房以及整个亚太地区的票房则让许多人赞叹不已。动漫作品为日本票房的贡献不小,根据日本映画制作者联盟的数据,2020年日本总票房达到1433亿日元(约17.6亿新元),其中动漫作品的票房占超过33.6%。

20210312_world_anime-film-box-office_2-01_Large.jpg

新加坡观众也越来越愿意为日本动漫买单。2020年《鬼灭之刃》在本地的票房冲破236万元,而同年的本地亚洲片票房冠军《釜山行2:半岛》则有290万元票房,日本动漫在本地的影响力可见一斑。新海诚的动漫佳作《你的名字》(Your Name)和《天气之子》(Weathering With You)则分别在2016年和2019年拿下80万元和122万元的票房。

weatheringwithu.jpg
2019年,新海诚《天气之子》(Weathering With You)。(档案照)
yourname.jpg
2016年,新海诚《你的名字》(Your Name)。(档案照)

但这并不是意料之中的。《鬼灭之刃剧场版》本地由ODEX发行,该公司董事经理吴为和就对此表示:预计本地票房150万,但没想到会那么好。

东南亚的动漫商机

日本动漫很久以前就流向了新加坡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培养了潜在的日本动漫迷。但是根据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在2012年的全球流行习惯调查,新加坡人观看的动漫当中,日本动漫只占16.2%。其他东南亚地区如曼谷(25.5%)、马尼拉大都会(52.1%)、雅加达(26.4%)、胡志明(22%),这些地区都比新加坡更热爱日本动漫,但除了马尼拉大都会以外,热情程度都不高。

2013年,日本大力推动“酷日本”文化政策希望把日本动漫、电影、电视等文化产品推向海外。于是我们看到日本动漫的海外市场从2014年开始出现了飞跃性的增长。

20210312_world_anime-film-box-office_2-02_Large.jpg

根据《日本动画2020年产业报告》,日本本土的动漫市场多年来要比海外市场大得多,但近几年,海外市场几乎就要追平日本本土。

universalstudiosjapan_cooljapan_0.jpg
日本环球影城从2015年开始推出不同动漫合作的“酷日本”主题。(取自日本环球影城官网)

据泰国媒体报道,泰国在2016年与日本动漫公司签订了多达54项合约,成为了日本动漫在东南亚最大的海外市场,其次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来到2019年,泰国签订的合约达到了122个,菲律宾(58个)、新加坡(55个)、马来西亚(46个)、印度尼西亚(46个)、越南(26个),由此可以看出东南亚社会消费日本动漫的上升趋势。

从2013年至今,身处东南亚的我们也逐渐感受到了日本动漫热度的提高,当年那些耳熟能详的日本动漫作品包括:《进击的巨人》( Attack on Titan,2013年播出)《刀剑神域》(Sword Art Online,2013年)《東京喰种》(Tokyo Ghoul,2014年)《一拳超人》(One-Punch Man,2015年)《Re:Zero》(2016年)《我的英雄学院》(My Hero Academia,2016年)等等。这些动漫以及相关的周边产品、同人作品、Cosplay社群都在本地逐渐形成规模。

c3_anime_festival_asia_st_0.jpg
新加坡亚洲动漫节从2008年开始举办,吸引来自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各地动漫爱好者参加。(取自海峡时报)

串流平台打开新窗口

大部分人更切身的体会是:日本动漫与大众接触的方式正在从电视机,逐渐转移到手机、平板上的串流平台。

经典日本动漫作品有其连带的粉丝群体、周边商品市场以及各类衍生的文创作品。在这个结构下,日本动漫具有吸引忠实观众的能力。

为了让新一代的动漫迷在手机上与经典动漫相遇,这块动漫市场也早已经成为了各大串流平台争相拉锯的战场。而在疫情期间,动漫内容带来的流量也成为了串流平台的增长点。

netflix_ghibli_Large.png
2020年2月1日,Netflix首次将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的21部电影带到了平台上。(取自Netflix)

在2018年,Netflix先后与日本知名动画制作公司Production I.G、Bones签署了合作协议,之后又有不少日本公司和一家韩国公司加盟,直到2020年10月已经有9家动画制作公司与Netflix达成了合作。

这意味着Netflix不仅是串流播放平台,也将成为制作方带来独家内容,这将对日本动漫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尚未可知。其他串流平台如HBO Max、Amazon Prime、迪士尼旗下的Hulu也正在进军日本动漫市场分一杯羹。

taiki_sakurai.jpg
Netflix首席动画制作人樱井大树:2020年全球有1亿家庭在Netflix收看动漫。(取自AniDB)

在“Netflix动画节2020”上,Netflix首席动画制作人樱井大树对外声称,全世界1亿以上的家庭在2020年播放了动画,他也大胆预测这个数字每年会增加50%。樱井大树指出,Netflix上的日本动漫在台湾、泰国、法国、意大利、秘鲁、智利等地占据上位的情况有所增加,其中特别受欢迎的是《七大罪》和《刃牙》系列。

动漫文化将被串流改变?

串流平台的入场或许能为日本动漫带来可观的网络播放收入。《日本动画2020年产业报告》指出,碟片、电影上映和电视播出这类传统合同的数量已经逐渐被网络播放的合同数量超越,网络播放合同占比已经超过了69%。因此也有不少人认为Netflix等平台其实能帮助日本动漫制作公司开辟新的盈利模式。

好比刚上映的《新EVA》剧场版,它最早期的1995年系列就是通过组建“制作委员会”,采用多方投资的方式来支持高昂的制作成本。

制作委员会以作品的版权为回报,吸引来自诸如电视台、玩具厂商、模型公司、游戏公司等方面的投资,这种筹资模式不仅让投资人承受了更少的风险,也降低了推出动画作品的门槛。后来随着《EVA》系列的成功,日本主流的动漫制作也逐渐奠定了这样的制作委员会模式。

但是多年下来,日本动漫从业者也因为制作委员会制度抱怨连连,有些工作室甚至陷入制作周期短、收入水平低、工作压力大的恶性循环当中。

另一方面,日本动漫公司也深刻意识到接下来的作品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仰仗于作品是否打进海外市场。

相对而言,经济实力雄厚的串流平台既能为动漫公司提供稳定的资金,也能打通日本动漫面向世界各地的播放渠道。或许目前串流平台的确为日本动漫敞开了大门,但日本动漫未来如何带着它本有的特色去面对更加国际化的观众,还有待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