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 老朋友 新朋友:JCBC你必须看懂的九个字

“老朋友、好朋友”,这不是随便用的称呼。不过,在这次新中两国领导人和官员的会面中,这个称呼多次用上。

新加坡与中国两国高级别年度会议——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oint Council for Bilateral Cooperation,简称JCBC)会议经历一阵延宕之后,终于在2月27日召开。我国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率七名部长访问中国三天,并参加JCBC。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副总理张高丽与张志贤会面时,称张志贤为“老朋友、好朋友”。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也称张志贤为“老朋友”。陈振声也说,他与重庆市委副书记张国清互相认识,见面都是以“老朋友和好朋友”相称。

翻查一下资料,这不是张高丽第一次在与我国领导人会面时称呼“老朋友、好朋友”。2013年5月,在北京与时任我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会面;2013年10月及2015年4月分别在新加坡及北京与张志贤会面时,张高丽都用了上述称呼。

“老朋友、好朋友”怎么解?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清敏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中国人处理外交关系往往从感情、关系出发,羞于谈利益,而是代之以朋友的称谓。”

中国媒体曾引述中国老外交官周尊南说,“老朋友”这一概念并没有准确的定义,原则是为中国与其所在国关系发展作出贡献,或者个人与中国交往时间不短,对华态度友好。周尊南还说,“好朋友”并非全是外交辞令,更亲切,“对方听着也高兴”。另有报道指出,在中国的外交辞令中,“老朋友”算是很高的评价了。

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只要认识时间不算短,又参与推动两国关系向好发展,双方领导人或高官不一定经常见面也可叫老朋友。赵乐际就说,他与张志贤曾多次见面,最近一次是两年前在井冈山的会晤。领导人和高官日理万机,时隔两年再见面当然还是老朋友。

老朋友见面,阵容当然也强大。新加坡方面派出11名担任政治职务者随行,几乎半数内阁部长都出动了,其中包括几名被视为第四代领导人的政治人物,显然是希望未来领导人能与中国领导人建立关系,让“新朋友”都成“老朋友、好朋友”,推动新中关系继续向前。

当中的七名部长是:贸工部长林勋强、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教育部长(学校)兼交通部第二部长黄志明,以及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三名高级政务部长: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也随行。

上述部长当中,有好几位都是我国与中国设立的七个经贸理事会的新方主席。

张高丽显然也乐意与新朋友见面。他在与张志贤会面时说,本次参加联委会会议的“都是老朋友,也有新朋友”,“我特别高兴看到有年轻部长,大家都是中新合作的直接推动者。”

除张高丽和赵乐际外,中方登场的有外交部长王毅,中联部部长宋涛、新上任的商务部长钟山、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清和天津市长王东峰等等中央与地方重要领导人。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张高丽也说,中方高度重视发展中新关系,愿同新方共同努力,积极落实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牢筑政治互信,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拉紧利益纽带,夯实民意基础,深化互利合作”,推动双边关系实现更大发展。

JCBC虽迟开 这个春天不太冷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11月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双方确立“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将双边关系提升到新的高度。

两国的事业单位、企业等这次签署了19份合作协议,合作领域也差不多是全方位的,包括物流、资讯科技、水资源管理、生物医药等,其中涉足了天津生态城、苏州工业园区、重庆互联互通项目和广州知识城。

迟到好过未到,JCBC虽然延至春节过后才举行,但总算是开了。一切向前看,就新中两国关系而言,北京这个春天不太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