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共享脚踏车停放管理 与“便利”理念相悖?

虽然街道上已划了共享脚踏车停放区,但有些用户依然把车停在路旁,妨碍通行。(叶俊颖摄)

字体大小:

部分城市近日开始划定共享脚踏车停放区和设置“电子围栏”整治乱停放、霸占行人道乱象。专家指出,共享脚踏车最吸引人之处就是“随处取车、随处停车”的便利,划设电子围栏的措施与其根本理念相悖。

共享脚踏车在中国已经普及开来,为广大民众提供了出行便利,但脚踏车乱停放、霸占行人道,也成了城市治理的一大难题。

为整治这一乱象,部分城市近日开始在人行道上划定共享脚踏车停放区和设置“电子围栏”,鼓励用户在规定区域内停车。未来,市民若不这么做,可能无法锁车付款,甚至还会面对其他惩罚。

不过,受访专家指出,共享脚踏车最吸引人之处就是它“随处取车、随处停车”的便利,划设电子围栏的措施与共享脚踏车的根本理念相悖。

官方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共有30多家共享脚踏车运营企业,累计投放超过1000万辆脚踏车,注册用户超过了1亿人。

成千上万的脚踏车突然降临中国各大城市,却为原本已经很拥堵的街道增添新障碍。

以北京中关村地铁站为例,出站后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撼:几排颜色各异、上千辆共享脚踏车几乎占据了整条几米宽的人行道,路人三三两两经过,迎面相遇的不得不侧身才能挤过去。原本宽敞的街道,如今已容不下两人并排行走。

为治理日益严重的共享脚踏车乱象,中国交通运输部今年5月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要求各市政府推进脚踏车停车点位建设,对不适合停车的区域实行禁停管理;要求运营企业推广运用电子围栏等技术,综合采取惩罚、记入信用记录等措施。

据《联合早报》观察,目前北京市多处行人道已划设共享脚踏车停放区,鼓励公众在特定区域内停放共享脚踏车。

据报道,北京市东城区本月中也正式启动“共享自行车电子围栏”试点项目,崇文门地区共划定了37处指定停车区域,各企业的共享脚踏车可自设电子围栏,但都必须是在指定区域内。

据本报了解,各共享脚踏车企业将能按北斗卫星导航等智能系统,精准地监测脚踏车的停放位置,并通过手机应用程序提醒用户在规定区内停车。

本报记者本月中在崇文门的共享脚踏车电子围栏区对一辆ofo脚踏车进行了测试。当记者将脚踏车随意停放在路边时,不到一分钟,手机就收到短信提示:“您把小黄车停放在了规定区域外,请下次文明使用小黄车,规范停车!”

当记者把脚踏车停放在指定区域内时,则收到ofo的两个信用分作为奖励。

除了东城区,北京市的朝阳区、通州区也已先后开展卫星导航和蓝牙感应技术两种电子围栏试点项目。

对划定停放区 北京市民意见不一

受访的北京市民对划定停放区和实行电子围栏的做法意见不一。

田甜(35岁,护士)对治理措施举双手赞同。她说:“乱停乱放问题已到了不能不治理的地步,而且固定的停放点可以保护脚踏车,避免它们在马路上被汽车撞坏。”

不过,24岁大学生张庭山认为,脚踏车数量和停放区的空间并不匹配,“政府得划多少停放区才能满足那么庞大的单车数量?”

据了解,电子围栏试点项目目前还只施行“只奖不罚,引导为主”的措施,但运营企业未来不排除添加惩治措施,并正探讨在禁区内禁止用户锁车付款。

长期研究交通课题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工程学院土木与环境工程系教授李德纮接受本报访问时说,电子围栏若要发挥效用,就应该配合严厉执法,否则用户的乱停乱放行为还会持续发生。

不过,齐纳百思咨询公司的共享脚踏车市场分析师曹楠欣提醒,运营企业在惩罚力度上还是要小心拿捏。

她说:“惩罚力度太大,民众就不用它们的车了。而如果只扣信用分,又可能起不到阻吓作用……所以我认为,电子围栏本身是很难解决停放问题的,最终还是要靠企业定时调度单车,确保单车不阻碍交通。”

李德纮指出,无车桩是共享脚踏车受欢迎的原因,设立电子围栏与共享脚踏车的本意相抵触,这样的措施将对共享脚踏车行业的发展有何影响有待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