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海局势

被蓝营批从“不准参加”到“南北呼应” 民进党为救选情自办“反并吞”游行

字体大小:

亲蓝的《联合报》昨天也发表社论指出,从“不准参加”到“南北呼应”,民进党的转变除显示高雄选情不太乐观,也说明蔡英文和独派“欲语还休的取予关系”。

台独团体明天将在台北发动大规模“反并吞正名公投”游行,地方选情不佳的民进党为避免节外生枝,原先急着切割,如今却改变策略,决定同天在高雄自办“反并吞,护台湾”游行。尽管泛绿阵营表面上看似分进合击,分析认为,执政后一直不满深绿“扯后腿”的总统蔡英文,有意借此削弱急独势力、化解压力,同时利用“反中”议题在市长选情陷入胶着的高雄地区催出选票,巩固绿色基本盘。

由于民进党政府拒绝承认以“一个中国”为核心的“九二共识”,两岸关系自蔡英文前年上台后急冻。祭出“两手策略”的北京一方面升高对台军事和外交压力,一方面推动拉拢台湾人民的磁吸政策,包括居住证和惠台31项措施等。

面对北京愈发强势的作为,多个独派团体组成的“喜乐岛联盟”定于明天以“拒绝中国霸凌,全民公投反并吞”为诉求号召10万人,到民进党中央党部前,向国际社会宣示台湾人追求“独立建国”的意志。这相信是台湾民主化以来规模最大的台独公投游行,恐对疲于因应两岸僵局的蔡英文政府造成不小困扰。

“每一个台湾人都应该有权决定台湾的未来。这是属于2357万台湾人的决定,而不是中国或(大陆领导人)习近平的决定。”喜乐岛联盟召集人郭倍宏日前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他是现任台湾深绿媒体“民间全民电视公司”(民视)董事长,过去因主张台独而在前总统蒋经国时代被列为“黑名单”异议分子。国民党政权曾悬赏重金,甚至发出12张拘票追缉他。郭倍宏未回应《联合早报》的采访要求。

计划推动明年独立公投

按规划,获前总统李登辉和陈水扁力挺的喜乐岛联盟将以“正名”加入联合国为宗旨,推动明年4月6日举行独立公投。明年4月6日是台独运动人士郑南榕因抵抗国民党政府拘捕自焚身亡30周年的前一天。然而,以民进党为多数的立法院去年修改俗称“鸟笼公投”的《公民投票法》时,虽全面降低公投门槛,修法却未纳入修宪和领土变更等敏感议题,引发独派强烈不满,故刺激喜乐岛联盟举办游行呼吁民进党尽速修正法条,也间接曝露出绿营因各方势力对台独解读不同而分裂的情况。

“(蔡英文)应该没有把郭倍宏放在眼里。”早年从事党外运动,并与郭倍宏熟识的东华大学民族事务与发展学系教授施正锋告诉《联合早报》。施正锋指出,主张“维持现状”的蔡英文政府上台后,标志着尚未放弃《台独党纲》的民进党已正式走向“中华民国派”,这令一生悬命争取台独的深绿人士无法接受。身兼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在今年“双十节”演讲中,正式把“中华民国台湾”定调为凝聚台湾全民共识的最大公约数,结果遭北京批评讲话充斥着“两国论”的分裂谬论。

台独联盟副主席沈清楷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则指出,民进党“误会了”喜乐岛办游行的重点。他说:“这是团结全体台湾人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当你受到中国打压的时候,你当然要有相应的回应,如果没有相应的回应,你当然会被压得更惨。”不过,沈清楷认为,民进党因“怕刺激中国”而决定与喜乐岛切割。

民进党中常会日前决议,由于喜乐岛联盟游行存有“举办时间不适宜、活动地点不恰当、诉求将使选战失焦”等疑虑,因此下令党公职人员,包含县市首长和议员参选人不应参加明天的活动,不仅引发独派反弹,亟需稳住深绿选票的部分民进党县市长参选人也陷入尴尬。喜乐岛联盟原定要在总统府前举办游行,却被台北市政府因路权已划给其他团体而否决,地点最后敲定为民进党中央党部前小草坪,令郭倍宏质疑蔡政府从中作梗,暗讽:“是要方便民进党监督吗?”

陈水扁痛批与喜乐岛切割

保外就医的陈水扁也看不过去,在面簿发文痛批民进党与喜乐岛切割是“最大的不智”。享有“台独教父”之称的前总统府资政彭明敏也投书媒体,炮轰民进党不但“汲汲于维持中华民国体制和现状”,更“以敌为友,以友为不共戴天之大敌”。

眼见情势不妙,总统府秘书长、民进党中常委陈菊近日衔命与多方本土社团沟通,最后决定明天在高雄市也举办“反并吞,护台湾”大游行,既化解党内及独派压力,也顺势带动高雄市长参选人陈其迈的选情。对于郭倍宏对此虽没有意见,并给予祝福,但外界认为绿营看似“南北呼应”,实际上“拼场”意味浓厚。

前国民党立委邱毅昨天(10月18日)在一场记者会上分析,民进党一方面有意借助高雄的场子孤立喜乐岛,稀释喜乐岛举办游行的正当性,另一方面却担心绿营支持者年底不出来投票,结果“重演国民党2014年和2016年的惨状”。出身高雄的邱毅说:“民进党知道选举最后一个月一定要催票,最好的方式就是反中、反统一,所以靠这背水一战的方式来抢救危机。”民进党原本十拿九稳的高雄选情,因国民党参选人韩国瑜日益高涨的网络声量和人气而陷入胶着。

亲蓝的《联合报》昨天也发表社论指出,从“不准参加”到“南北呼应”,民进党的转变除显示高雄选情不太乐观,也说明蔡英文和独派“欲语还休的取予关系”。

针对外界种种质疑,民进党发言人郑运鹏接连两天发布声明,除否认民进党介入喜乐岛的路权申请,也强调高雄游行是民进党“适时的向国际社会表达我们对中国鸭霸行为的愤怒”。

尽管民进党和喜乐岛联盟为游行一事闹得不快,施正锋认为绿营仍不至于分裂。他说:“对郭倍宏来说,(台独是)我的诉求,民进党不方便,那我自己来做,政党认同没那么容易撕裂。”

但在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看来,民进党的处理方式无异于“狠狠打了喜乐岛一巴掌”。他说:“我佩服郭倍宏对理念的坚持,但民进党为了救选情,该丢就丢,可怜喜乐岛被民进党卖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