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反修例游行前夕 政务司长重申港府不会出卖港人

香港大专学生组织“工学同行”与“社工学联”的代表昨天下午在中联办门外,以铁链缠手,并背负写上“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等罪名的纸牌,游行前往铜锣湾,呼吁香港市民关注《逃犯条例》修订并参与今天的游行。(法新社)

字体大小:

(香港综合讯)香港今天(6月9日)举行的反《逃犯条例》修订游行,有可能成为当地2003年以来声势最浩大的抗议集会,政务司长张建宗昨天重申,修例并非政治任务,强调港府不会出卖港人。

发起今天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预计会有50万人上街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香港一直有一些舆论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是北京秘密交代下来的任务。张建宗昨天接受香港开电视访问时重申,港府“很坦白、没有任何政治任务”。

他指“部分有心人士的的确确用心不良”,制造无谓的恐慌,强调“政府,我们,绝对不会出卖港人”。

今天游行的终点在中环的立法会大楼,而香港立法会议员周三(12日)将在此就《逃犯条例》修订案进行二读,预计在本月内投票表决。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接受《明报》访问时表示,香港近日气氛与2003年七一大游行前的气氛接近,不少中产阶级、平时不太热衷政治表态的朋友,都表示会参与今天的游行,估计游行人数会相当多。

香港2003年七一大游行据主办当局统计也有50万人参与,反对《基本法》23条(国安法)立法。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属于建制派的自由党后来倒戈,港府不得不撤回立法草案。

《明报》早前委托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47.2%受访市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支持的有23.8%。

港区人大代表、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受访时指出,民调有重大参考价值,有“北京来的中间人”向他表示,对香港市民对此事的整体关注度感到诧异。田北辰认为,各方低估了事件的敏感性。田北辰的兄长田北俊是2003年突然倒戈的自由党主席。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告诉路透社,他相信今天参与游行的人数可能迫使港府重新考虑修例做法,“大家真的觉得,(这次修法)是香港的转捩点。”

港府修订“逃犯条例”据称是源自一起台湾杀人案。港男陈同佳去年初涉嫌在台北杀害女友后弃尸返港,但因未有移交逃犯协议而未能引渡他到台湾受审。香港保安局之后提出修订草案,容许在特首和法庭的同意下,与中国大陆、台湾等以个案形式单次引渡,却引起泛民反对,担心有政治犯被押至大陆。

香港商界和在港国际商业社群也对修法存有疑虑,认为修法等同于拆除陆港两地司法体系之间的防火墙,有损香港法治。

虽然港府后来从草案中剔除了九项与商业有关的罪行,且一再说明、强调有足够机制确保政治犯、可能面临死刑者不会被引渡,更有香港法官为引渡程序把关,舆论至今仍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张建宗昨天就说,陈同佳预计10月获释,而立法会7月中休会,港府可以运作的空间不大,希望市民体谅和明白政府已经考虑到各方因素。

前律政司长梁爱诗昨天也在香港电台节目中称,这次修例“本来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但“被政治化和妖魔化”,“希望通过立法程序后,社会的争议能够平息”。

香港六所大学的学生组织前天在校内挂上横幅,全部写上“反送中”标语,呼吁港人参与今天的游行。教育局长杨润雄表示,教师应避免带学生参与可能有危险的社会活动,亲北京的教联会也呼吁教师紧守专业,切勿动员学生参与游行,以免他们被卷入政治漩涡,造成严重后果。

不过,香港主要宗教团体之一的香港浸信会联会、四大国际新闻工作者及出版人组织昨天都发表声明,呼吁港府撤回或暂缓修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