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鄂州黄冈赤壁四市封城 遏制疫情向外扩散

湖北省交通运输厅昨天封闭武汉周边的多处高速公路口,图为警方在武汉市洪山区武鄂高速公路的龚家岭收费站进行交通管制。(中新社)
湖北省交通运输厅昨天封闭武汉周边的多处高速公路口,图为警方在武汉市洪山区武鄂高速公路的龚家岭收费站进行交通管制。(中新社)

字体大小:

(编按,截至24日零时,封城城市扩大到湖北省仙桃、枝江、潜江,增加至七城)

中国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式蔓延下做出罕见决定,一天之内宣布对疫情中心武汉市,以及其周边的鄂州、黄冈、赤壁实施封城,遏制疫情在农历新年前向外扩散。

这是中共建国之后前所未有之举,防控级别超过2003年沙斯危机。受访专家指出,实施封城需巨大决心,能否成功切断病毒传播尚不明确,但这已是防止疫情失控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武汉肺炎疫情近期大范围扩散,截至本报昨晚截稿,中国大陆境内确诊病例已近630个,官方通报的死亡病例达17个。

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昨天凌晨宣布,当天上午10时起,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

中国交通运输部随后发出紧急通知,暂停进入武汉的道路水路客运班线发班,途径武汉的其他道路客运班线要绕行武汉,“坚决禁止进入武汉上下客”。

武汉封城消息迅速传播,一些人赶在封城正式实施前赶往武汉的机场、火车站试图离开,也有赶在高速公路封闭前,开车离城。

封城范围随后在湖北范围内进一步扩大,临近武汉的鄂州、黄冈昨天下午宣布分别从昨晚11时20分起和今天零时起采取类似措施;赤壁则在昨晚宣布,同样从今天零时起实施封城。

鄂州和黄冈都位于武汉东部不足100公里外,与武汉有密切人员往来,前者人口约100万人,后者人口750万人。赤壁则位于武汉西南部,距离武汉约125公里,约有50万人口。

相较于官方前一天仅呼吁人们不要往返武汉,封城范围不断扩大,凸显疫情严峻程度。一名无法离开武汉的王姓市民受访时说:“官方之前说没有人传人,以为事情要过去了,没想到演变到封城,最糟糕的恐怕还没到来。”

中国媒体《财新》昨天引述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称,封城措施已经错过黄金防控期,传播源已全面铺开,“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世界卫生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成员之一、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重点研究项目主任王林发受访时评估:“封城可减少病毒外传,但主要还是为了显示政府对抗疫情的决心。”

但他认为,武汉的疫情防控“为时已晚”,多数传播发生在政府还不知道是否有人传人的时候,但都未引起中央和地方重视。

新加坡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受访时判断,如果没有二次传播迹象,封城会是正确举措,但对中国而言是艰难决定。“错过时机可能要付出代价,太早做却得承受经济损失和不便。”

武汉肺炎疫情已蔓延至美国、日本、泰国、韩国,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等地,新加坡昨天也确诊首个病例。

疫情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世卫组织当地时间22日在日内瓦召开会议,但暂未决定是否要将武汉肺炎疫情宣告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会后在记者会上说,就目前情况看,仍需更多信息才能做出判断,世卫组织专家23日将继续开会讨论。

若确认出现“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世卫会发布一系列包括确诊、隔离和治疗的详细计划,协调各国采取国际应对措施,并视情况考虑对疫情地区实施旅游限制。

中国在2003年沙斯危机时因隐瞒疫情和滞后反应,备受国际社会指责。针对中国此次应对措施,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赞扬称,中国及时分享有关疫情的信息并采取相应措施,展现出相当高的透明度。

他说,中国正采取非常有力的措施,并补充道:“我们向他们强调,通过采取有力行动,他们不仅将控制国内的疫情,还降低了病毒蔓延到国外的风险。他们意识到这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