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武汉”引争议 医者“逆行”获赞许

在一些人逃离武汉之余,也有医护人员逆向而行,响应号召返回武汉对抗日益严重的疫情。这张由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出的照片显示,多名医护人员握拳相互鼓励。(路透社)
在一些人逃离武汉之余,也有医护人员逆向而行,响应号召返回武汉对抗日益严重的疫情。这张由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出的照片显示,多名医护人员握拳相互鼓励。(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不少市民试图赶在封城前出城,引发舆论对“逃离武汉”是否是安全和道德之举的争议。不过,也有医护人员逆向而行,前往武汉前线支援救治工作,获网民和官媒赞许。

受武汉肺炎重创的四座湖北城市昨天(1月23日)起陆续封城,进一步加剧湖北民众的恐慌情绪,不少市民试图赶在交通全面封锁前出城,引发舆论对“逃离武汉”是否是安全和道德之举的争议。

不过,在疫情恶化之际,也有医护人员逆向而行,前往武汉前线支援救治工作,获网民和官媒赞许。

武汉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昨天凌晨宣布封城举措时,大部分市民还在睡梦中,但仍有不少获知消息的市民赶往火车站和飞机场,希望能在交通管制早上10时生效前离开武汉。

据财新网报道,从凌晨3时开始,武汉汉口火车站开始出现人潮,由于凌晨后不能网络购票,他们只能到火车站现场购票。他们告诉记者:“只要能出武汉就行,买到去哪里的火车票都行。”

一些错过乘搭火车或飞机窗口时间的市民,则赶搭私家车离开武汉。一名陈姓市民告诉《联合早报》,昨早醒来后获悉机场和火车站关闭,赶紧和几个人拼车通过高速公路离开,才得以顺利回到湖北荆州老家过年。多条武汉高速公路昨天下午起也陆续封闭出城口。

“逃离武汉”昨天成了微博热门话题之一,网民普遍对武汉市民的处境表达关切,但也有部分舆论对一些人洋洋得意地宣扬自己“成功逃离”疫区表示不满。

一名署名“于辰辰Barbie”的网民前天便发文宣称,自己和一名发烧的朋友吃了退烧药,降温逃离武汉后前往上海迪士尼游玩,引发大批网民谴责他缺乏社会责任和公民意识,罔顾他人安危。

不过,也有不少人对武汉市民离开的决定表示理解。有人认为,健康市民想带着家人离开疫区无可厚非,但如果出现症状,就应该自我隔离并在当地就诊。

除了武汉,湖北另三座城市鄂州、黄冈和赤壁昨天也宣布,将陆续关闭全市铁路车站通道。黄冈市民刘思涵(25岁)昨天傍晚获悉黄冈将从午夜起“封城”后告诉本报,她并不打算趁几小时的窗口时间离开黄冈。

虽然受访市民对政府封城之举表示相当程度的理解,但一夜之间失去行动自由,仍不免让留下的市民人心惶惶。

有网民问道,如果没私家车,出行怎么办?前线医护人员和各类工作人员如何上班?不少人因此呼吁政府作出部署安排,确保武汉和其他受影响城市能维持基本运行,并接收到所需的食物、医疗用品等关键物资。

人在武汉的市民黎艳群(38岁)受访时说:“封城消息一出,一下子惶恐了。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解封,物资供应会不会断,大家都在储备食物。”

在一些人逃离之余,也有医护人员逆向而行,响应号召返回武汉对抗日益严重的疫情。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一名29岁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病理科医生吴小艳前天原本已踏上火车准备返乡过年,但上车几分钟后接到医院发出的支援号召,决定在最靠近的高铁站下车,买最早回武汉的票支援救治工作。她的奉献精神获许多网民和官媒赞许。《钱江晚报》昨天发表评论呼吁,勿让这些“逆行者”流汗、流泪还流血,应把他们放在重中之重,采取切实措施加以保障。

(记者杨丹旭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